第130章 关东的风潮第二更(1/2)

加入书签

  对于畿内的人们来说,今年的夏天显得格外漫长,短短几个月里发生的故事比任何一本物语都要好看,不知道多少公卿、文化人们从中受到启发,在未来写出一段可歌可泣的史诗故事,据传闻街头的猿乐师们都在编纂各自的段子,讲的就是少年名将吉良上総三郎为幕府浴血奋战深草谷,一骑讨杀死敌将鬼十河的故事。

  吉良义时乍一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哭笑不得,他的虚岁才十岁,你让他骑马还可以,扛着大身枪一骑讨杀死十河一存那个变态男?这难度不比让他摘下天上的星星容易多少,他无法组织民间对传奇故事的向往,真实的历史总是与传说故事大相径庭的,比如十河一存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魔王,三好家是地狱来的恶鬼军团什么的,就完全脱离实际了。

  再加上京都旁的鸭川上爆发的水战,雷神下凡惩戒三好家的传说被传的神乎其神,京都附近的贺茂上下神社,祇园神社,伏见稻荷神社都宣称是神灵显圣,当然有神社插手,寺院也不能放过机会,东寺也跟着表示是毘沙门天下凡惩戒进犯京都的逆贼。

  京都的舆论一下变的很欢乐,各种小道消息与传说乱飞,公卿们则凭借自己的人脉关系努力弄到第一手真实资料,比如山科言继为了写他的日记,就跑到坂本城做客,像个自身记者似的,非要弄清楚两场合战的真实情况,总之因为这几场爆发在京都周围的合战,为畿内的平民增添了茶余饭后的新鲜故事。

  随着漫长的夏季已经结束,前几个月因为洛中一系列合战的原因,让所有人忽略了近畿之外的消息也纷至沓来,在近畿恢复平静的九月初,关东天文之乱的消息也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入畿内。

  自从今年年初,古河公方重新夺回失守的古河御所后,簗田晴助为他的外甥足利藤政在镰仓的鹤岗八幡宫举行关东公方继位典礼,请来关东八屋形及各国人众首领观礼,按照惯例鹤岗八幡宫寄进名刀,书籍之后,足利藤政也学着京都的公方殿下足利义藤那般,用血写下了“打倒北条,重振镰仓”的誓书,关东国人众纷纷宣誓,愿为关东公方驱策打倒北条氏康。

  在关东国人开始陆续回到各自领地经营新占土地的时候,北条家却在春播的紧要时节出其不意的出兵,北条家经历整整半年的艰难忍耐,在今年三月初开始发力,先是联合今川与武田向关东发起反攻,北条氏康亲自挂帅,带领一万两千大军在南武藏发动进攻。

  在野战中成功的击溃太田家的反击军势,并一举夺回了失守半年的江户城,同时他的盟友今川、武田家也应邀进入关东,太原雪斋率领八千大军出河东,经伊豆、相模两国进入关东,武田晴信带领五千大军出八王子进入关东,两路大军分别在中武藏、北武藏接连出击,接连夺下几座城池,一时间关东人心浮动,似乎预示着几年前的河越夜战又要重演。

  面对如此紧急的的局势,关东国人在撑过春播之后,果断吹响集结的法螺,关东八国的土地上四处涌动起巨大的洪流,在一个月之内再次蜂起组成关东联军,太田、里见、佐竹、小田、千叶、真里谷、等南武藏,上総,下総、常陆国人再次组成联军对江户城展开拉锯战,小弓公方足利頼純也凑起了热闹,要为他战死的父亲足利義明报仇。

  他们从四月三日出阵,一直持续到八月份连续交战数十次,虽然北条氏康有一万两千大军中有五色备的强力支持,但南武藏地方一下涌入五万大军还是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尤其有几家还是北条家的死敌在对战北条时出力甚多,双方的角力拼杀互有伤亡,但这种大规模对峙拉锯战始终没有结果。

  北武藏成田长泰向关东管领上杉宪政发出要请,西上野国人再次出阵关东,这一次指挥权被白井长尾家的当主长尾宪景代理,实际指挥权交给了长野业正,上杉宪政继续做他的光杆司令。

  东上野众也在由良成繁的带领下随着古河公方出阵,武藏国人灘波田正広,上田朝直等原上杉家遗臣复起,藤田泰邦、大石纲周等被北条氏塞了继子的国人也立刻把养子踢走随之蜂起,北武藏国人众笔头,忍城城主成田长泰之弟,武藏国骑西城城主小田家时也随之蜂起。

  古河公方身边侧近重臣木戸晴範以及他的同族,从属于管领上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