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游佐长教之死第三更(1/2)

加入书签

  “喝!”吉良义时拿着加料的沉重木剑努力挥剑,这让他回想起一年前的平淡生活,每ri除了课业教导就是武艺锻炼,唯一陶冶情cāo的娱乐活动还是钓鱼,虽然生活苦闷平淡如一潭死水,但是现在看来还是挺不错的。

  “喝!”本多三弥扛着木枪也在挥汗如雨的训练,旁边还有渡边源五郎,岛左近属于高端水准,已经不用拿着木枪练习了,他被渡边高纲正式收为弟子传授渡边家的真传枪术,同时又被内藤正成收为弟子传授内藤家的真传弓术,目前是他们四小里混的最好的一个。

  吉良义时觉得总是这么修炼太枯燥了,于是趁人不注意突然问道:“诶!对了!庆次郎呢!”

  “庆次郎去兴福寺找大师学枪术去了!”本多三弥立刻跳出来回答他,出枪的节奏也随之被打断,他身旁的渡边源五郎只能苦着脸瞪他一眼,接着就被一只大手拎起来,渡边高纲亲自压阵的威力是巨大的,拎着本多三弥走到一旁低声训斥:“我说过多少遍了!修炼的时候绝不能走神!你在战场上与敌军作战能这样走神吗?笨蛋!”

  “呜呜!三弥错了!呜呜……”这家伙就是个笨蛋,每次中招的都是他,吉良义时敢打赌,只要过一阵子,再找个话头引诱一下,本多三弥照样会犯错。

  “馆主大人!有新消息!”山冈时长跑过来小声对他说道,山冈时长比起以前有什么新消息就大嚷大叫要好许多,在马迴众里历练一年的效果还不错。

  “河内的消息,九月五ri游佐长教在若江城被一名珠阿弥的僧人暗杀,同一天恰好发生畠山家的家督畠山政国病死事件,畠山家陷入内乱!”

  “这个消息本家已经知道了,你要说的不会就是这个吧?”吉良义时侧过脸看着山冈时长,后者连忙说道:“臣下要说的消息是,在内乱中畠山家家臣安见宗房抬头夺取了家内的主导权,拥立已故家督畠山政国的嫡子畠山高政成为新家督。”

  “哦!又换人了啊!畠山家才乱了几天就这么快决出新家督,那个游佐长教好像有个儿子叫游佐信教,他怎么说?”他还记得游佐家那一茬,这家挺有意思的,本来作为畠山家的谱代重臣代代担任河内守护代,还参与应仁期间畠山家的家督争夺,本来ri子过的挺好。

  直到了近二十年随着木沢长政的崛起,游佐长教也变的不在安分,伙同木沢长政干出废立家督的勾当,后来这两人掰了又打起来,游佐长教依靠三好长庆夺取了畠山家的大权,自然投桃报李的与三好家结盟,嫁女儿只是加强联盟的手段,这次他也是求仁得仁死得其所。

  “因为游佐长教突遭暗杀,所以游佐信教就留在若江城内安定人心,并没有来得及参与畠山家的主导权争夺,不过据说游佐信教已经宣布效忠畠山高政了。”

  “那路或多!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撵走山冈时长,吉良义时继续他的修炼,游佐长教都死了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只要做好板凳看戏就好了。

  事情的发展果然那不出所料,畠山高政一上台就让畠山家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