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足利暗杀团第一更(1/2)

加入书签

  三好家的代理商人给出的价格是足轻每六十文,武士每人一贯文,但是松井友闲对这个价格并不满意,尤其这属于资敌的买卖自然要比正常贩卖要贵的多,他给出的价格是士兵每人五百文,武士每人五贯文,有名有职的武士价格另算。

  这个价格虽然没有赎回四国众的价格离谱但也够黑的,三好家的代理商人表示,除了山城众不要之外,那四千多人全部吃下,对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被暴露,干脆就玩起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把戏,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斗的不亦乐乎。

  松井友闲背后的吉良义时到是不急,可是三好长庆却急的有些上头,近畿的国人众又有了不稳的迹象,畠山家在近畿可是和细川家一样是一块金字招牌,畠山高政这一嗓子喊出去,那些脑袋不清醒的国人又扛起武士刀准备揭起反旗。

  据说河内,纪伊两国正在聚集军势,一旦让他们出兵,那他从四国招来的大军只能和河内的畠山高政开战,这不符合三好长庆的战略目标,他要先打压京都的那个小将军,要先为他的倒霉弟弟报仇,而不是和河内的畠山高政扯皮。

  三好长庆试图与畠山高政达成和睦,但是这位从小就过着软禁和流放生活的年轻家督却对三好长庆的提议不屑一顾,他对足利义藤的遭遇十分同情或者叫同病相怜,同时又对幕府有些特殊的想法,总之三好长庆的努力注定要成为泡影。

  畠山高政从小就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还曾一度尝过被软禁的痛苦,虽然没有去京都面见过足利义藤,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两人却成为关系亲密的笔友,足利义藤秘密派人联系他,打算在畠山政国病死的当口暗杀把持河内国政的游佐长教,给他争取上位的机会。

  因此年轻的畠山高政毫不犹豫的同意这个提议,虽然足利义藤比他更年轻,随后两人自然要结为攻守同盟同盟联合对抗三好长庆,足利义藤还许诺赶走三好长庆后将管领一职封给他,可以说这么多理由里,只有管领才是对他最有吸引力的一条,任何一位畠山家的家督都无法抵抗管领的吸引力。

  畠山家可是自从明応政变衰退后近六十年没有尝过管领的滋味,所以当足利义藤提这个作为交换后,不但畠山高政心动了,就连安见宗房和刚死了爹的游佐信教也跟着支持畠山高政,不知道游佐信教发现他父亲就是被这位盟友暗杀的会怎么想。

  随着近畿的事态急转直下,松井友闲这边的谈判也出现新的变化,或许是松井友闲违反常理的咬死价格不松口,让谈判陷入僵局使得他很被动,三好家在后面催的又很急,最后这位堺町来的商人只能咬牙同意了他的要求,每名士兵五百文,武士五贯文,高级武士价格提高十倍到五十倍不等,最后成交的价格高达一万两千七百贯文。

  这个令人咋舌的价格让吉良义时大呼过瘾,同时又感叹三好家的财大气粗,三好家从堺町征收一次“矢钱”就有几万贯,在四国的老家阿波,讚岐经营印染用染料的蓝屋,还有近畿,西国,东海等地区非常受欢迎的木材都十分赚钱,依靠这两样财政收入三好家才能以阿波为据点,控制讚岐,淡路一点点打入近畿称霸。

  游佐长教很顺利的被暗杀,也预示着对其他人的暗杀行动也随之展开,三好义贤与安宅冬康都是十分小心的人,而且两人还都不在畿内,让暗杀团混进去搞暗杀的难度成倍增加,最后的结果也印证了这一判断,没有一个摸到他们身边就被暴露,最后只能以失败告终。

  松永兄弟也不是善茬,两人一文一武掌控三好家内不小的权力,所依靠的就是谨小慎微、防微杜渐,暗杀的苗头刚出来就被悄无声息的掐灭,甚至连一丝风声都没传出来就没了声息,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