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1/2)

加入书签

  吉良义时正是希望从医院骑士团里找几个教官教导武士们的作战技巧,欧洲的骑士与日本的武士类似,都是封建制度下常年作战的脱产职业战士,他们从不务农,每日磨练技巧加强体魄就是为了在战场上获得胜利以及荣誉,如果能学习到欧洲最优秀的作战技巧,他就更有信心打造一只所向披靡的军团。

  他原本也想提出弄几门三磅鹰炮试试,这种炮既小又请便而且不如半蛇炮那么扎眼,如果再请一位炮术教官就再完美不过,但是他的提议刚提出来,就被克劳迪娅翻着白眼拒绝道:“不可思议!异想天开!”

  “为什么是异想天开?”

  克劳迪娅终于找到奚落他的机会,于是冷笑着说道:“以我们商会的规模,孤注一掷的远洋贸易就是在赌博,如果不是被汉萨同盟的特权商人所逼迫,我们怎么也不会冒着危险跑到这里寻求利润,安安稳稳的在波罗的海和北海跑固定航路不是更好吗?”

  火炮是这个时代的大宗军火货物,葡萄牙人为获得北九州的霸主大友家的支持,才不惜血本的拿出一门三磅的轻型鹰炮,他们尼德兰船队都只有火枪没有火炮,海上遇到海盗只有靠接舷战打退敌人。

  而且他们大老远的穿越葡萄牙人的航线,冒着巨大风险来到日本也是为安稳赚钱,如果因为他的一点想法就携带违禁品,一旦被西班牙人或者葡萄牙人发现,那他们阿歌特商会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炮术教官什么的就更不要多想了,以阿歌特商会的实力请炮术教官的资格都没有,在这个大航海时代的萌芽期,所有炮术教官全都是贵族子弟,想请他们得看你有那份实力以及相应的身份地位与否。

  就算你侥幸请来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们的薪水也能吓死你,因为海上贸易的繁荣使得他们很抢手,现在一名优秀的炮术教官年薪要五百英镑,也就是五百磅白银,让他们来日本可能就是翻上五倍到十倍的价格,这简直是坑爹。

  “好吧!我没别的要说的了!咱们定下最终协议吧!”最后蘑菇半天,吉良义时还是放弃挣扎痛快的签下协议,吉良义时支付给他价值两百磅白银,她需要在明年年底之前带着他需要的人来履行合约。

  合约签完,克劳迪娅收起他的那份河越,突然说道:“你不怕我捐款逃走,以后再也不回来吗?”

  “这就是个投资协议,我看好你,所以投资你,如果你愿意放弃你将来的名誉,做出这种不名誉的事情,那我也没办法不是吗?”吉良义时与她对视一眼,接着相视一笑。

  接下来经过几天的煎熬之后,由松井友闲出面与王旦的率先达成瓷器,生丝的贸易,王旦一脸欣喜又带着歉意的表示,一定会在半个月内把他们需要的工匠运到堺町来。

  接着松井友闲又拉着这些货物和近江运来的茶叶、腌菜、豆子连同白银一起转交给弗兰克阿歌特,经过双方代表人员的仔细查验货物,双方的贸易最终达成,弗兰克阿歌特再三向他表示,明年一定还会来一趟,他需要的东西也一定不会少一样的带过来。

  经过查验,吉良义时所能确定的蔬菜种子里有,土豆、玉米、甜菜、南瓜、葡萄、辣椒、苜蓿,遗憾的是烟草、甘蔗这两种重要的经济作物,不过他也不灰心,用弗兰克阿歌特的话来说,这些种子就当是见证他们的友谊赠送给他,根本没收取任何费用。

  同时吉良义时也悄悄支付给金发小萝莉两百磅白银,看到克劳迪娅露出开心的笑容站在船舷上向他挥手作别,吉良义时默默的注视这支南蛮船队渐渐远去。

  这时津田宗及带着一干天王寺屋的商人乐呵呵的走过来,恭敬的对吉良义时说道:“没想到坂本殿下亲临堺町,有失远迎实在抱歉啊!”

  “你们早就知道本家在堺町坐镇了吧?”吉良义时阴着脸闷哼一声。

  “呵呵!”津田宗及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吉良义时的行踪或许隐秘,但连续坐镇堺町七八天,又频繁调动坂本城的力量赶往堺町,他如果还不知道那就太蠢了,之前一直在装聋作哑想看他的好戏,再坐收渔翁之利。

  但从今天一早的变化一直到刚才那只南蛮船队的交易,让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眼睁睁看着价值二十几万两白银的货物落入吉良家的手中,要说没有后悔过那是在自欺欺人,但是他这会儿却来不及后悔,必须要抢在别人没反应过来之前找上来谈生意,于是就在吉良家与南蛮船队验货的档口,津田宗及亲自待着家随来到港口等待,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津田宗及笑眯眯的说道:“坂本殿下时间宝贵!小人也不敢感悟您的时间!这些货物由我津田家一口吃下,与坂本殿下的借贷就当他没发生过,我天王寺屋再支付给吉良家十五万两白银,不知坂本殿下意下如何?”

  吉良义时撇撇嘴说道:“这些货物里面的一些种子和弗兰克的赠品是非卖品,一百支铁炮里我还要留着三支,还有发条钟、镜子、毛毯、呢绒,本家也要各留几件送人。”

  “没问题!坂本殿下非卖品我天王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