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铁炮改良(1/2)

加入书签

  整个冬季就在忙碌中渡过,时间飞快的进入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初。

  又是新年伊始的正旦大朝,吉良义时带着家臣前往京都拜见足利义藤,这一年里京都又变了一个新样子,整齐的街道再也看不到臭气熏天的污水,衣衫褴褛的贫民逐渐减少,担任京都所司代三渊晴元到是增添了许多白发。

  这次朝会不但有京都的幕府一干臣僚,还有摄津,丹波,河内,纪伊,大和,近江,美浓,越前,若狭,丹后等近国大名亲自出席,畿内豪族纷纷派出使者送上礼物,表示自己对幕府的顺从之意。

  骏河的今川义元,相模的北条氏康,甲斐的武田晴信,越后的长尾景虎等武家纷纷献上礼物,西国的大内家自大宁寺之变以来第一次作出表态。

  现任家督大内晴英派出使者献金两千贯,名刀三把,白银三百两以及南蛮镜一面,依照幕府的惯例,足利义藤将正讳“义”赐下,由此改名为大内义长,同时从朝廷要来従五位下左京大夫赐予他,这也是回赠的一部分。

  同时大友、岛津等九州大名也派出一门、重臣前来京都献礼,岛津家派来的是岛津忠良次子,现任岛津家家督岛津贵久的弟弟岛津忠将,与他一道前来的则是岛津贵久的次子,此时还名叫岛津忠平的岛津义弘,年纪轻轻的岛津忠平捧着一瓶南蛮的朗姆酒恭敬的呈上,三渊藤英接过就凭仔细检查一下才交给足利义藤。

  “岛津殿不远千里送来贡物真是忠谨幕府的忠臣啊!余对岛津一族的忠顺之心默记于心,辛苦了!”

  “是!我忠将代家主谢过公方殿下!”岛津忠将眼圈都红了。哽咽着跪伏下去。

  “岛津殿请起。”身为政所执事的摄津晴门。代替公方殿下发话。

  “是!”岛津家的叔侄两人轻轻的站起来慢慢退出大广间。

  岛津家自源平时代发迹。初代家督惟宗忠久,就是镰仓幕府御家人,担任岛津庄地头一职,由此代代担任镰仓幕府御家人,为河内源氏镇守九州南端的土民,南北朝时代先是从属于南朝,又归附北朝并与今川了俊对立,随后成功确保自己的地位不失。

  同时岛津家也是室町幕府奉公众。御供众格,无论幕府衰微几何,岛津家始终保持对幕府的恭顺态度,包括几年前献上种子岛铁炮等行动,让幕府将军及一干重臣十分满意。

  岛津家参见足利义藤的整个过程他都在一旁看着,此时名号上総足利家的吉良义时就坐在足利义藤的左手第一个位置,而原本左手第一个位置的主人,管领细川晴元正在观音寺城守着他的老岳父第四次病危,所以吉良义时就当仁不让的成为公方以下第一人。

  接着又是一轮又一轮的参见,虽然吉良义时觉得冗长而无趣。但是却挨不住幕府重臣们兴致勃勃,他们兴致勃勃的观看每一个前来参见的人。从早晨到旁晚基本就没怎么闲着,还好他是盘腿而坐,要是跪坐的话,两条腿就可以丢掉不要,比如他刚才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就个家伙让同伴抬着走出大广间。

  吉良义时对岛津家非常感兴趣,正旦朝会刚一结束就去找他们,只可惜岛津家走的太快,似乎只是单纯来京都送上贡物,没等第二天他去打听就已经离开京都,没能领略到岛津家猛将的风采,这让吉良义时感到很失望。

  今年的今川义元似乎很活跃,不但向幕府献金一千贯文,还向畿内五山、本宗妙心寺献上礼钱,随后从朝廷处获得一直想要的三河守,不但在战场上完胜织田信秀,还把他的三河守从土财主织田信秀手里度夺过来,可谓春风得意。

  只不过今川义元挣回这个面子稍稍晚了些,织田信秀早已病入膏肓不能视事,并于在年初没挺过去病逝于末森城,随后在龟岳林万松寺内织田信秀的葬礼上,织田家广邀高僧为这位尾张之虎做法事,在法事上土田夫人带着次子信行,三子喜六郎参加葬礼。

  包括织田信秀那个没用的大儿子织田信广,还有一堆大大小小的子女如数参加,唯独嫡长子织田信长仍然不见踪影,当所有家臣都以为这位家督不会来参加葬礼法事的时候,冷艳高贵的杀马特倾奇之王织田信长出现了,他精赤着上身竖着冲天扫把头脸上抹着一道道古怪的花纹,身上挂着各种奇怪的坠饰叮当作响,腰胯太刀肋差以非常华丽的造型登场。

  在众臣们目瞪口呆的盯视之下,这位战国杀马特中二帝面无表情的走到他父亲的灵位前,抓起香炉中的香灰猛地抛向空中,一瞬间弥漫的香灰遮住织田信秀的灵位,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眼神注视下扬长而去,如此荒诞离奇的表现自然引起他的母亲以及重臣们的愤怒,中二大魔王才不会在乎他们的想法,他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就可以了。

  六角定赖终于还是挂点了,从去年秋末开始发病,一连发出五次病危通知之后,这位顽强的老人没能撑到第六次病危通知就升天了,六角家一代英主,管领代就这么去世,享年不到六十岁,六角家上下都在愤怒的大喊着,为什么?

  鬼才知道为什么,只是这六角定赖一死,六角家内也产生一点变化,原本没有明显倾向的家臣团开始逐步亲近幕府,也有人趁着人心浮动的档口大肆中饱私囊,更有谱代重臣准备扩大家内的权柄,提出六角定赖时期所没有重臣合议制,也不知这六角义贤能不能撑住家臣们的狂轰乱炸。

  国友村的新居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仪式,闻讯赶来的吉良义时带着一干随从前往出席店里,也给足国友善兵卫的面子。另外他还从幕府讨来一份委任状。大意就是幕府钦定铁炮锻造点。国友善兵卫再接再厉创造更好的成绩云云。

  这种不要钱的鼓励话也不废几个字,足利义藤只需要盖上花押,连委任状都不是亲笔书写,如国友善兵卫这种匠人是最吃这一套的,这位年纪不小的名匠激动的表示一定不负公方殿下的重托,随后国友村就紧锣密鼓的投入新铁炮改造的研究之中。

  首先是对西班牙铁炮进行减重,第一步是更换铁炮的枪托,在不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