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望月千代女(1/2)

加入书签

  在近江从军令发出后不久,望月家也突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由原来死抱着六角家不放的口吻转变为可以派遣望月家忍者,甚至可以联络几家关系亲密的甲贺忍族一起被雇佣。

  吉良义时虽然没闹明白这是什么原因,但是根据服部保长传来的信息来看,似乎没有太大问题,所以他立刻就接受了他的请求,并准备在坂本城设宴款待望月一族的人,等来等去,等到了一阵烟雾散开,一个小萝莉跑出来。

  “我是望月家的忍者,请多多关照。”小萝莉个子矮矮得看起来发育迟缓的样子,看他的样子应该还没有十岁大,突然在廊下玩起大变活人,差点把吉良义时吓晕过去。

  “你……是望月家的忍者?”刚结束一天的修炼,吉良义时全身虚脱的很,看到这个小女孩头上的双马尾的发型上还有一缕呆毛,带着探究的目光审视着小女孩,身穿着淡黄色的小袖,哪里像个忍者明明就是个邻家小萝莉。

  “是!我就是望月家的忍者!”小女孩眉毛都没动一下的回答道。

  “我怎么知道你是望月家的忍者,而不是假扮的?”

  “诶?这个还可以假扮吗?”小女孩一下被问住了,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纠结在一起,看起来正在努力思考着。

  看她想了半天仍然没有摸出头绪来,吉良义时不禁为这个笨蛋小萝莉捏一把汗,然后带着一份好心的提醒道:“如果是望月家的忍者的话,一定有什么特殊的证明的吧!”

  “证明……证明……证明?对诶!证明!我终于想到证明了!”小女孩高兴的一下跳起来。吓的本丸内的武士呛啷一声把武器全都拔出来。小女孩似乎不明就里带着三分好奇。五分惊慌,还有两分勇气,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们要干什么啊?把刀子拿出来做什么?”

  吉良义时感觉自己碰到强敌了,一种速手无策的无力感随之而来,他只能强自提起精神,勉强的笑道:“呃,他们是在锻炼身体,呵呵呵……锻炼身体。是不是啊!善次郎?”

  “是啊!我们在锻炼身体,身体是武士的立命之本,力比千钧不入长命百岁,大家说是不是啊!哈哈哈!”山冈时长立刻配合着摆出一个挥刀劈砍的动作,顿时几十个马迴武士抽出雪亮的刀片挥出一道道银色的刀光。

  “好奇怪的锻炼方法,是和我们甲贺流一样的秘法吗?”小女孩头上的两个羊角小辫子随风飘舞着,大大圆圆的眼睛满是好奇和探究,看起来她已经不害怕这些家伙舞刀了,反而兴致勃勃的去观察每一个动作。

  “甲贺流的秘法是什么?”

  “甲贺流的秘法是……是……我不能说!”小女孩痛苦的揉着额头,小声说道:“苏米吗塞!我真的不能说。父亲大人知道了会打我的。”

  “弹额头一定很疼吧。”

  “是啊!很疼的!父亲大人弹我的额头,吉长叔叔也喜欢弹我的额头!大家都好讨厌啊……”小女孩大大的眼睛里噙着泪花。让在场的几十个大老爷们一阵无语。

  “好吧!那就不问秘法的事情了……说说你怎么证明吧!”吉良义时决定不和这个笨蛋少女纠结这种问题,转而研究她会什么秘法。

  “是!”小女孩的声音一落,只听“砰”的一声,脚下腾起一朵白色的烟雾,并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到整个广场,山冈善次郎见状不禁大急,连吼着:“保护馆主大人!”

  “好了!我没事,你们不用大吼大叫的!”烟雾里的吉良义时没感觉到什么异常情况,而且有服部小五郎与诘众在,他也不怕出什么意外。

  烟雾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十个呼吸就全部散尽,当吉良义时屏息凝视着寻找那名小女孩的时候,突然从他身后不远处传来小女孩的声音:“吉良大人,我的忍术很厉害的吧!在场的这么多人都没有看到我哦!”

  “呃?”吉良义时转身一看,梳着两只羊角辫的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他身后,此时正用双手捧着下巴双眼发光看着他,就放佛在说:“我很厉害吧?快来夸我吧!快来夸我吧……”

  “我看到了!”一道突兀的声音从吉良义时身侧的另一边传来。

  “我看到你刚才的动作了!”服部小四郎不知什么时候跑过来也坐在他身旁,一脸肯定的冲着他点头说道:“我看到她刚才走哪里绕过来。”

  “你骗人!你一定没看到!”

  “我就看到了!看的很清楚!”

  “你骗人!你是个大骗子!你一定没看到!”

  “看到了!就看到了!”

  “骗子!大骗子!你一定没看到!”

  两个小孩你一言我一语的吵起来,服部小四郎就一口咬定他看到了,小女孩就坚决否认他看到了,然后就无休止的争吵循环。

  “你一定没看到!”

  “我看到了!”

  “没有!”

  “有!”

  “好了!你们两个适可而止吧!”吉良义时拿着折扇照服部小五郎头上敲了一下,对他们说道:“有理不在声高!你们俩一个一个说。”

  “是!我先来!”服部小四郎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我看到他从那里绕……”

  “骗人!骗子!大骗子!”小女孩似乎被他拙劣的伎俩给激怒了,小脸霎时间被气的通红,大大眼睛里噙着泪水,指着服部小五郎说道:“我明明不是从那里走的!你这个大骗子!我明明是从……”

  “啊哈哈哈!好了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吉良义时一挥纸扇打断了小女孩自揭老底的笨蛋行为,随即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服部小四郎,见他满面羞惭的缩在那不发言语。笑眯眯的说道:“对待朋友不应该使用诈术。难道不是吗?小四郎?”

  “是!馆主大人所言极是!我小四郎一定吸取教训!臣下告退!”小四郎深深的一个撑地躬身。然后一闪身消失不见。

  小女孩拿出一只手绢擦了擦红红的眼圈,还不忘关心那个战败者,一脸担心的问道:“大骗子怎么了?他好像被打击了的样子!”

  “他在思考人生的道路,没关系,不用多久就会好了!”

  “人生的道路啊!看起来好复杂的样子诶!”

  “是吧!我也觉得挺复杂的。”

  “诶?那样的话,他不用多久就会好吗?万一不会好怎么办啊?要不要叫医师啊?”

  “……不用!”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搭着话,经过刚才这么一闹他也没心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