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家督的课程(1/2)

加入书签

  “噗通!”远处的矢作川上一朵巨大的水花翻过,好像是什么巨型鱼类从矢作川中慢慢游过来。

  “咦?这是什么东西?海豚?江水里能游海豚吗?”拍了拍还在假寐中的老爷子,惊讶的指着矢作川里的大家伙,其实他也没见过真的海豚,但是这东西看起来真的很像那种海里游的同类。

  “唔?噢!这个是白鱀!馆主大人第一次见吗?这种鱼不能招惹,只要不理它,一会就会游走了。”山本勘助瞟了一眼水里的生物又开始打起呼噜,吉良万松丸也听说过白鱀,似乎就是江豚的意思。

  “我去!它为什么一直都不走,喂,别咬我的鱼钩啊!喂!这个不能吃啊!擦!还我的鱼竿!”这只长的很像海豚的家伙游过来游过去,最后盯住了他的鱼钩,一口吞下去,好像怕他追讨过来,一个翻滚连鱼竿一起扯进江水里不见了。

  “啊拉!我的鱼竿没有了,这下还钓什么鱼啊……对了!鱼竿被鱼吃了,钓不到鱼也是个理由的说!”刚才还在那闷声生气的吉良万松丸,似乎想通了一个道理,又立刻恢复了状态,拾起一根芦柴棒在泥地上胡乱画起来。

  “画什么呢……干脆就画百兽之王老虎吧!”想了想决定先画个老虎头,然后一点点勾勒出身子,最后在脑袋上画个“王”字,一只头上有王的花猫就此完成,还没来及仔细欣赏自己的作品,就见一只脚伸过来在土地上踩了几脚,把他的画踩的七零八落。

  “还我的画!混蛋!”

  “臣下主张带馆主大人钓鱼是为了陶冶情cāo,不是让馆主大人睡觉发呆乱涂乱画,如果馆主大人实在觉得无聊,就多想想家中的问题吧!”山本勘助说话很有水平,无聊的时候才让吉良万松丸想想家业的问题。

  “哼!少瞧不起人!”他决定给这个老头一点颜sè瞧瞧,把芦柴棒一扔大声说:“本家ri思夜想皆是家业之事!怎奈幕府公方殿权力失堕,今度本家又遭受松平、今川与织田袭扰,致使家领丧失威权无继,配下豪族动摇,本家家业如风中飘零之叶,随时有倾覆凋零之危!为今之计应当整军备武,内修德政外御敌侮,只有如此才能振兴家业,并在这乱世中谋得一份功业!”

  “唔!这是馆主大人自己的见解吗?看起来馆主大人终于长大了!以后本家的内政也应该多听听馆主大人的意见才是!”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尤其配上这老家伙一脸欣慰的表情,吉良万松丸就感觉仿佛掉进坑里一样。

  “天sè不早,臣下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河内但马守,馆主大人以后应当勤参政务,是时候该回去了!”山本勘助的手脚非常麻利,三两下就收起了家什,一声呼哨把马迴众召集起来,返身把还在发愣的吉良万松丸一起拉走。

  “这跟天sè不早有什么关系啊?”抬头望了一眼头顶的太阳还没到正午,但是这话多山本勘助说是没有用的,只能怏怏不乐的被马迴众簇拥着回城,过了不久他终于想起哪里不对劲,惨呼道:“山本勘助!你算计我!”

  ……

  按照吉良万松丸算法今年他还不到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