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水军进行时(1/2)

加入书签

  在吉良军奋战的同时,淀川上并不平静,在三好长庆出阵的同时,淡路水军总大将安宅冬康,也在七月二日亲率大小战船数百艘侵入淀川,比起愚蠢的野口冬长,他的经验可要老道许多,不但三令五申与淀川众秋毫无犯,还允许民船继续活动,只要不是小早关船出现,安宅水军一缕不过问。

  这样以来就彻底封锁淀川干流的主航道,吉良水军被堵在宇治川出不来,吉良家九千主力守在伏见山过不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好军在京都侵攻,幕府为守备京都另行征发两千军役,即使如此想要抵挡两面夹攻的三好大军也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

  接着安宅水军出动大半主力,由主将安宅冬康的指挥四千水军众乘坐大小船只数百艘侵入淀川流域,并将淀川的干流彻底封锁,这位三好家的仁厚之将下令安宅水军对淀川众秋毫无犯,并声明此为权宜之计,外海水军绝无对内河水道觊觎之意,安抚淀川上的船头们放心。

  而且淡路水军表示自己既不征集当地船只,也不逼迫淀川上的武士负担赋役,唯一的要求就是禁止宇治川流域上特殊通航权力,所谓的特殊通航就是要接受他们的检查,如果发现吉良家标志的船只,抱歉只能罚没充公,这是一种很伤吉良家根本的做法,要知道吉良家的生意全都依靠这条淀川的水运,禁止物流转运就等于切断吉良家的经济命脉。

  淀川的干流主要是由合并鸭川的桂川干流,经过大和、伊贺汇合的木津川。以及琵琶湖流淌出来的宇治川组成。三好家两次在内河水军收下吃了大亏。先后折损了十河一存和野口冬长,以安宅冬康之能,自然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同样的麻烦还有吉良水军,走不出宇治川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便捷的水运优势,此次淡路水军耗费血本来封锁淀川水域,同时又伺机寻找歼灭吉良水军主力的企图,同时又派出一支由五艘安宅船,二十艘関船沿河而上试图将目标对准琵琶湖内的吉良水军。这次出动了安宅水军近乎一半的主力,打算将它们一举消灭。

  九鬼重隆所率领的吉良水军也已经扩大到一千五百人,对于淡路水军再一次不守规矩的侵入,九鬼重隆利用几艘关船作为诱饵引诱敌军进入伏击圈,再利用设置好的口袋阵,铁炮与焙烙玉的远近组合进行狙击。

  让安宅水军猝不及防之下吃了个大亏,充当先头部队的被一举烧掉大半,还顺利俘获一艘受损不太严重的安宅船,被射杀、溺死的水军众超过,这次伏击战没有让一艘船一个人逃出包围圈。

  淀川的某个深水河湾中。停靠着几十条战船,看船上飘扬的旗帜就知道是来自三好家的安宅水军。某艘安宅船内正在进行一场军议,一群武士聚在一起激烈的争吵着,而安宅水军的主将安宅冬康却对此视而不见,仿佛在思索着。

  小田将监铁青着脸说道:“竟然损失这么多!到底因为什么?我们遗漏了什么?”

  “是啊!五艘安宅船、二十艘关船!五百军势就这么没了?”船越景纶困惑的说道:“他们到底怎么做到的?”

  “吉良军一定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底牌,到底会是什么呢?”田村经赖思索道。

  沉默许久的安宅冬康忽然说:“应该是焙烙玉,也只有焙烙玉才能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可是吉良水军的焙烙玉从哪里来?三岛水军矢口否认与幕府有勾连,根据一年多的调查也没有发现畿内有西国水军活动的迹象,吉良水军又从哪里获得的焙烙玉?”加藤主殿助摇头表示不能理解。

  “不好说!如果吉良水军真的掌握着焙烙玉的制造技术,可以轻易炸毁我方战船,这可就棘手了!”安宅冬康十分清楚这种假设有多可怕,随即命令道:“将淡路大岛内库存的铁炮、焙烙全部调过来,这次兄长下令务必要封锁淀川水道,我等肩负的任务很重,一定要加强宇治川的封锁力度,这件事就交给诸君了!”

  “是!”安宅水军众对视一眼,也只能认可这个命令。

  九鬼重隆突然发现,安宅水军的行进路线变的诡异起来,每次出击都是十几艘船,船队之间又分为前后队,前队与后队相隔半里,使得其舰船互为犄角相互支援,安宅水军活动范围也被限制在方便相应支援的宇治川下游附近。

  相比于安宅水军的稳扎稳打,吉良水军的突袭、诱敌策略也逐渐部起作用,双方相持数日,期间有过几次小规模水战,虽然都以吉良水军胜利结束,但是一次次的船只人手损失还是让九鬼重隆感到吃不消。

  吉良水军的关船不多,加上缴获的船只也不过二十多艘,另还有三艘安宅船,至于那艘缴获的安宅船还在坚田港维修,没一两个月用不上,基本排除战争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