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千代女的要求(1/2)

加入书签

  刚回到天守阁,一脸正春风得意的吉良义时,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女童的声音:“我也要做殿下的侧室!”

  这声音可把吉良义时给唬了一跳,转过身来才看到望月千代女正老老实实的跪坐在他背后,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仿佛是在说:“你就答应了吧!”

  吉良义时又惊又气道:“你在说什么?”

  “千代女也要做殿下的侧室!”望月千代女认认真真的回答道。

  “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仿佛是心里的想法被人发现一样,吉良义时气急败坏的说道:“……好吧!你一定又去偷听墙角了吧?”

  “因为千代女是殿下的贴身忍者,所以殿下所做的事情千代女都知道哦!”望月千代女睁着大大的眼睛,两个羊角辫发髻晃来晃去,直晃的他眼睛发晕。

  “我不是说你不能太靠近我吗?等等,你刚才说全部?”吉良义时尽量用平缓的语气重复一遍。

  望月千代女晃着小辫子,理所应当的说道:“是啊!全部哦!殿下喜欢裸睡什么的千代女也知道哦!”

  “混蛋!别那么大声啊!裸睡的事情千万不要说出去啊!”吉良义时连忙捂住小女孩的嘴巴,然后心有余悸的说道:“这件事情连小四郎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嘛,算了,以后记得不要窥探我的懂不懂?”

  “可是殿下不是让千代女做贴身忍者吗?”望月千代女疑惑的问道。

  吉良义时尴尬的解释道:“咳咳……贴身忍者的话,不是让你盯着我裸睡的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望月千代女一脸懵懂的追问道。

  “……细节什么的就不要太在意啦!说了你以后一定会明白的!”吉良义时挥着折扇终结望月千代女的追问,又说道:“对了!刚才你说什么?要做我的侧室?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因为千代女本来就是要做殿下的侧室的啊!”望月千代女十分笃定的说道。

  “……这是什么逻辑?”吉良义时又是虎躯一震。难说我这是在走桃花运吗?

  “因为女忍者的宿命就是为主君做侧室什么的。虽然千代女不是很懂。但是父亲大人就是这么告诉千代女的!”望月千代女自信满满的回答道。

  “纳……纳尼?你父亲见过你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吉良义时觉得自己脑袋不太够用。

  “就在刚才,千代女与殿下谈话之前。”

  “混蛋,他怎么来无影去无踪呀?服部正清怎么没发现?还有小四郎呢!这个大混蛋跑哪去了?”吉良义时出离的愤怒了,这简直是不可饶恕的罪过啊。

  “那个神秘兮兮的大叔好像看到我父亲了呢!小四郎现在大概还在廊下睡觉呢吧!”

  “果然忍者的世界很难懂啊!”吉良义时还是决定继续转进:“好吧!咱们不纠结这个问题……说说你父亲为什么让你当我的侧室吧!”

  “因为父亲大人说,殿下是个有器量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公务在身一定会亲自追随殿下的!”

  “可是上次我见他还明明十分强硬的拒绝我来着!这才不到半年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种掉节操的行为真的没问题吗?”

  望月千代女捂着通红的小脸,一脸羞涩的说道:“虽然听不懂殿下在说什么。但是千代女好欢喜啊!”

  “混蛋!不要作出一副满眼都是小星星的表情!我是不会吃你这一套的!”

  望月千代女抱着小脑袋,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啊眨,表情认真的说道:“殿下说出千代女听不懂的话什么的最喜欢了!所以千代女决定一定要做殿下的侧室!”

  “混蛋!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刚才不是真心要做我侧室吗?”

  “刚才的话是父亲大人的命令,可是千代女现在也很想做殿下的侧室呢!千代女好喜欢殿下说一堆听不懂的话哦!”望月千代女露出一副很崇拜的表情看向他。

  ……

  随着桂川合战的结束,吉良义时的声望进一步拔高,也给坂本城带来了更多的客流,许多远道而来的商人选择在这里设立商屋,畿内的商人也更愿意在这里交易,当然招贤令的效果也更好。

  最近一个月来前来吉良家应征的浪人比以往多了好几倍,人员一多坂本城下町的治安也就愈发捉襟见肘。许多浪人在此地寻衅滋事引发治安诉讼问题,于是吉良义时命令骑马大将大河内国纲每日巡逻城下町。并任命幡豆小笠原氏摄津守家的嫡子小笠原安次,担任坂本城下町治安奉行,其从弟幡豆小笠原氏安芸守家嫡子小笠原信元因为尚未元服而担任吉良义时的侧近众。

  在遴选浪人的过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