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研究燧发枪(1/2)

加入书签

  为了让吉良家的武士心服口服,这次他果断让五名瑞士雇佣军拿起武器以五对一,这五个人可都是身高一米八多的大个子,尤其擅长战阵合击之术,五人联起手来打出让人目不暇接的精彩合击,结果还是被汉斯的精妙剑术轻易的化解掉。

  许多人发现汉斯的剑术有种非常可怕的感觉,那就是使用剑术技巧里却从来没有仰仗身高臂长,或者剑身的长度使用大开大阖的劈砍,基本所有招式都是围绕要害部位的狠辣阴招。

  握住长剑的姿态也很奇怪,始终保持剑柄在自己下巴附近游走,剑尖一般都始终罩着对手的要害,拆招时剑刃贴着对手的兵器走,占据顺势,戳、抹、洗对手的腕、颈、腹等要害部位,用的全都是阴沉的粘劲。

  通常汉斯的剑招是先用巨力挤开几个人的合击,再瞅准一个落单的瑞士雇佣军进行穷准猛打,银色剑光闪烁不定始终在对方上半身晃悠极度凶险狠辣,往往一对招就是两把剑几乎平行的纠缠在一起,俩人好像小孩儿打架似的互相戳抹对手的要害,谁的剑稍微被粘到外围,立马就会中招。

  对面五人组合就被这种狠辣的剑术在第一回合击破其中一人,使得五人合击的流畅进攻被彻底打破,而且汉斯的还如影随形的不断纠缠阻挠,让剩下四人重新结阵变的很困难,接着四个人又被抓住机会一个个打掉武器,这场短暂而激烈的战斗也就此宣告结束。

  骑士剑术的特点就在于以手腕的运用,剑术中许多招式也非常相似。山本时幸说道:“这门剑术确实很厉害。”

  吉良家的武士们全都心服口服了。面对这种层次的合击术还能一一击破。将心比心换做自己是绝对做不到的,许多武士开始说起南蛮武士大老远来吉良家做教官,自然得有两把刷子,很快他们就接受这个新教官。

  接下来几天,汉斯开始教导武士们的持剑姿态,还有站桩动作,猛然听到站桩许多人都感到很新鲜,然后汉斯就说道:“无论使用什么种类的近战武器。都是需要有扎实的基本功,站稳自己的脚步能够最快发力击倒对手,骑士剑术的要求是在对抗状态中,保持前四后六的状态。”

  “然后是步伐,无论是双手剑,片手剑还是德意志刀,对步伐的要求都很严格,首先的交替步前进后退!还要结合弓步灵活使用”汉斯作出左右跨步的动作,接着又演示交替步的变种步法,身体重心随着移动中转变。接着又变换一种丁字步单脚轻跳步前进后退,包括向转向时的丁字步步伐。

  “这种步伐也可以叫做斜上步。斜后撤步,原理的一样的。”汉斯演练的步法都是他用过的,所以理解起来并不困难,接下来又接着说道:“我发现大家对步法基础都很好,只要坚持训练就可以掌握步法的诀窍……下面我要教的是四个起势动作,它们分别是犁位起势、牛位起势、顶位起势和骗位起势。”

  汉斯的教学水平非常高,而且教起课来一丝不苟,每教完一部分就会停下来要求武士跟着他的动作一起练习,就连中条时秀也看的津津有味。

  山本时幸啧啧赞叹道:“水平确实很高超啊!谁能想到南蛮国也会有如此高水平的剑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只可惜云林院殿已经回到京都了。”吉良义时笑着说道:“要不然也能叫他来与汉斯切磋一下。”

  “以老臣看来,也只有鹿岛剑圣亲来也难有必胜的把握吧。”

  “是啊是啊!”吉良义时不以为然的撇撇嘴,鹿岛老剑圣年过六旬精力已经大不如前,让他和正当盛年的汉斯对决的难度太大了,老剑圣乐不乐意和这个条顿骑士试合还是个问题。

  几天的基础训练接下来就安排分组练习,汉斯表示先让他们学到这里,等待基础扎实以后再学习更复杂的剑术。

  接下来几天就是鲁伯特带着瑞士雇佣军表演超长矛阵,他们用并不太合用的三间枪做了几个基本的战术动作,后排持长矛平举将矛杆搭在第一排长矛兵的肩膀上,第一排长矛兵则将矛柄抵在脚上,将矛头斜着对准前方,这个动作是标准的正面防突击长矛阵,瑞士雇佣军也是依靠这种战术一次次战胜对手。

  还有行军中的持矛动作,战斗中前进时平举长矛前进的动作,高举长矛突然放下的刺杀动作等等各种技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