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甲斐的密谋(1/2)

加入书签

  这次不但是大熊朝秀一人说话,越后上杉派的家臣纷纷发言,而另一边本庄实乃所代表的长尾家守护代派也跟着反击,两边吵的不可开交,大熊朝秀瞅准时机追着本庄实乃穷追猛打,冷嘲热讽差点把这位长尾景虎的授业恩师给气昏过去。

  被吵的头昏脑胀的长尾景虎当场宣布评定会到此结束,两方越后家臣气氛的互相瞪视一眼不欢而散,三河的武士大多抱着看热闹的心情,而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吉良义时也收起折扇离开。

  “武卫殿请等一下!主公有请!”一名武士拦住吉良义时的去路,仔细一看原来是长尾景虎身边的心腹武士,名字叫做琵琶岛弥七郎,年纪与长尾景虎相仿,是琵琶岛长尾家的遗子,当年长尾为景奉命长尾家一门众去继承琵琶岛的领地,后来被宇佐美定满给突袭满门被杀,只留下尚在襁褓中的弥七郎,自此他就成为长尾景虎的心腹一门武士。

  吉良义时点点头,跟着他来到天守阁,此时的长尾景虎正一杯接一杯的饮酒,才不大一会儿就已经喝光两瓶陈年佳酿,看着他面sè微红酒气冲天的样子,吉良义时只能摇头劝道:“景虎殿还是应该节制一些,饮酒虽好然则过度则伤身。”

  “没事,我的酒量很好!义时还不知道吧?饮酒可以便于进入禅定啊!”长尾景虎端起酒盏一口喝尽,醉意朦胧的说道:“义时知道吗?彻岫宗九禅师曾经告诉我,人生来的智慧才觉及善良之心皆不足以恃,一要打坐,二要打坐,三还是打坐,除却打坐无他,打坐吧!”

  “禅师还告诉我一个赵州狗子的寓言,有一位学僧问赵州高僧从谂大师曰:‘狗子还有佛xing吗?’从谂大师曰:‘有!’而后不久,学问僧又问曰:‘狗子还有佛xing吗?’高僧却说:‘无!’

  我景虎思量半个月也不得其解,后问禅师而告曰:妄想思维,不是参禅,如冷水泡顽石,想千年也无用,告诫我若能领会便是会了,若不能领会其中三昧,狗子有佛xing,也不必妄想!”

  长尾景虎一杯接一杯的已喝的东倒西歪,而侍立一旁的琵琶岛弥七郎却依然无动于衷,这让吉良义时有些不满,伸手要去夺走酒盏,却被长尾景虎灵巧的闪开,笑道:“别以为我醉了,这一点点酒量还难不倒我……”

  话正说着,长尾景虎的身体突然一晃险些摔倒,好在如木偶似的琵琶岛弥七郎眼疾手快的扶住,吉良义时摇头说道:“还是别喝了,喝酒伤肝,发怒伤心,我知道景虎殿心中有气,但切不可拿自己的身体出气啊。”

  “你知道吗?我已经厌倦了无休止的争吵,中条藤资与黑川盛実之间因为三个田庄的争夺已经持续了三年,几乎每个月我都要听到一次这种程度的争吵,就是为了这个,我的恩师光育大师才会不辞劳苦的来回奔波,为我排忧解难!我真的已经厌倦这一切了,几个月前甚至一度想留在京都当一介禅僧也好啊!”

  长尾景虎的悲观情绪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在他的印象里越后之龙永远是锐意进取的模样,何时会变成现在这副颓废的样子,吉良义时有些不解,但还是出于本能的劝说道:“不要灰心丧气,敌人正躲在暗处嘲笑我们的失落,身处逆境才越发不能灰心丧气。”

  “敌人在哪?甲斐的武田晴信吗?那个狡猾人,现在一定在为关东甲信的地震而苦恼吧!”长尾景虎大笑起来,越后因为这场地震而损失严重,但地震发生地的关东、甲斐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次强震也被认为是几年前那次大地震的余震,震级也只比上一次大地震低一点而已。

  “这次地震好像是集中在武藏国,对相模、甲斐的影响也很大,据悉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千余人,无数房屋倒塌,大地开裂农田被毁,这次有难的可不止他一家。”吉良义时是有所指,让长尾景虎也跟着笑着摇头。

  其实他的意思是,大灾之后必有大疫,上次关东大地震就因为泛滥的瘟疫逼迫农民抛弃土地逃亡,这次也肯定少不得瘟疫泛滥,细川藤孝提出的灾后应对条例就是为了预防这一问题,可惜的是越后的国人看不出这一点,而是选择粗暴的拒绝。

  吉良义时担心的说道:“我担心的还是灾后重建的进度和灾民的安置,今天评定会上这么多人反对,让我很担心这些灾民的安置工作,一旦处置不当,这些居无定所的流民很容易因为缺衣少食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