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哀伤与愤怒(1/2)

加入书签

  “怎么样?”一群越后谱代家老将曲直濑守真团团围住。

  曲直濑守真面sè沉凝的走出来:“轻微脑卒中!又可叫作轻微风疾或者轻微中风,自古就是一种很麻烦的病症!发病的原因是急怒攻心,但主要病因却是弹正殿长期饮酒、吃高盐量饮食,不正常的作息,臣下也是第一次治疗这种病症的病人,具体有几分把握也不得而知了。”

  “中风?”吉良义时吃了一惊,中风可是鼎鼎大名的心脑血管疾病,就算他这个医学小白也多有耳闻,未知的恐惧一瞬间传遍他的身体,犹如堕入冰窟的yin冷感觉,让他的冷汗一下冒出来:“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中风?”

  他可是记得历史上上杉谦信是在四十九岁时,才因饮酒过量而造成脑溢血,突然昏倒于厕所并失去知觉,然后没过几天就去世,没想到这一眨眼竟然提前二十五年,这才天文二十二年,距离天正六年还早的很呢!

  曲直濑守真努力安慰道:“幸好以目前看来弹正殿的情况属于最轻也是最好治疗的那种,臣下的父亲曾经成功治愈过几例轻微脑卒中,所有病患都能在三年之内消除病症恢复健康,根据家父偶尔提及脑卒中又分三类,以臣下看来弹正殿应该是这三类之一的风邪入中,经络痹阻的症状。”

  其实他的心情也很复杂,第一次治疗脑卒中的对象竟然是越后的国主,以他的医治水平实在不敢说有多少把握,但如今的情况由不得他选择,只能拿着他父亲寄给他的诊断资料硬着头皮上。

  长尾景信早就不耐烦他叨叨一大堆听不懂的名词,见曲直濑守真终于停下嘴巴,就急问道:“那又该如何治疗?多久能完全康复?”

  “根据《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中记载中风外无六经之形证,内无便溺之阻格,知血弱不能养筋,故手足不能运动,舌强不能言语,宜养血而筋自荣,大秦艽汤为主,好在弹正殿身强体壮,经过检查没有发现口眼歪斜,舌强不语的症状,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恢复起来必定事半功倍!

  因此在下大胆选用秦艽三两,川芎、独活、当归、白芍、石膏、甘草各二两,羌活、防风、白芷、黄芩、白术、茯苓、生地、熟地、各一两,细辛半两,上为粗末,每服一两,用水煎煮后去滓温服。”

  本庄实乃耐着xing子询问道:“这些药材都有吗?需不需要我们做些准备?只要能治好主公,需要什么尽管提!”

  曲直濑守真稍稍欠身道:“请美作守殿放心,这些药材在下都有。”

  站在旁边等待许久的长尾政景也靠过来关心道:“有多大把握治好?”

  “这个在下不敢保证,只能说希望很大,尽力而为!”曲直濑守真躬身朝吉良义时行了一礼就返回室内,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包括研究资料盯着煎煮药材的火候,如此紧要的关头更是一个细微的差错都不能出现,可以想象如果闹出医疗失误,他的脑袋一定会被愤怒的越后武士给摘掉。

  直到二更天,吉良义时才抱着哭昏的虎姬回到馆舍,让一个小姑娘遭受这么大的打击也怪难为人的,轻手轻脚的把她送回房间,结果还是把她给惊醒,见自己又回到馆舍,少女死活不愿意,非得去天守阁的守着自己的兄长,最后拧不过倔强的少女,吉良义时也带着铺盖一起到天守阁里看护病人,反正那里的房间也足够多。

  三天过去,虎姬依然在低声饮泣,每次看到兄长的病容她都要哭一阵子,压抑多年的悲伤随着这场变故全部爆发出来,随着她断断续续的叙述,让吉良义时渐渐了解她曾经的那段灰sè记忆。

  她的父亲是越后乃至关东的名将长尾为景,一生戎马倥偬近四十载,闯下长尾家诺大威名,最后却因为盘外因素致使一生功业尽毁,最终带着无尽的遗憾含恨而逝,从父亲去世那一刻起,她的幼年生活就充满铅灰sè的晦暗,几位兄长为了守护岌岌可危的家业高举九曜巴旗帜奋战。

  但是他们的努力都毁在一门亲族的野心觊觎,谱代家臣的背叛中逐渐崩坏,更可怕的是兄长们互相猜忌,长兄忌惮优秀的弟弟长尾景康,讨厌同父异母的虎御前所出的弟弟,舅舅与姐夫为谁才是长尾家大佬的位置发生激烈冲突。

  军心不齐时左时右的长尾守护代派,野心勃勃的越后上杉守护派,居心叵测的扬北众,让幼年的她总以为自己被这个冷漠的时代所抛弃,孤孤单单的她常常要与树下的野花,墙上的小鸟做朋友,每个孤单的夜里只有缩在被子里哭泣。

  母亲在父亲去世的时候落发为尼本就不问世事,长尾家经过一连串打击更让她产生厌世心理,整ri清心寡yu青灯古佛,除了督促女儿的文化教养之外从不,随时发生的战争要求她要学会如何掩藏和躲避,身边的人就不停的告诉她被抓住的公主下场有多么悲惨。

  为了保护自己在落入敌手时不被侮辱,幼年的虎姬就像一个男孩子一样接受武士训练,始终陪伴她的小侍女也逐渐成为姬武士,她们用钵巻束起长长的刘海,ri复一ri盯着冰霜烈ri弓矢马术,只有始终的弓矢才是护卫身体的武器,就像坂额御前、巴御前那样。

  接连三天的时间,她都把自己所有时间用在陪伴兄长上,哪怕吉良义时软硬兼施也没有用,三天的时间就让一个水灵灵的姑娘瘦了一整圈,最后还是他实在看不下去,在少女的后颈轻轻敲一下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双手环住虎姬的腿弯和细瘦的后背,用一个标准的公主抱将她抱起她,缓缓走回馆舍休息,这三天里她ri以继夜的抄写《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斑斑泪渍沾满书上娟秀的蝇头小楷,除此之外在她的身边还有那本形影不离的牛皮ri记本。

  打开ri记本看到一行行熟悉的字迹,上面星星点点的泪痕,仔细读着看到少女这些ri子里的ri记,其中还有三月初补上的记录,看起来她又把事后的想法写进去。

  “三月十六ri,晴岚,那天晚上我真是杀死了,当时我们被包围了,可恶的千代猪丸,他想要抓我回去,这个下越的狼崽子,一直都对我们家心怀敌意,竟然要我抓他回去?真是太荒谬了!我就算死也不会从了他!

  阿绪哭了,她说都是她的错,但我并不怪她,这是我的选择,或许是神佛对我的惩罚,我只能祈祷死后能够得到安宁!不知为什么,当时我总是会想起吉良义时,想着那个可恶的混蛋一定在chunri山城洋洋得意吧!如果他知道我我死在这里,我在想他如果知道她死在那里的时候,到底是会惊愕还是会伤心呢?”

  “他救了我!他一直很努力的背着我站在冰凉的河水里,那个大笨蛋一直在安慰我,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忍受刺骨的河水折磨,还对我说可惜如此良辰美景没有办法和我一起赏月作歌,现在想来还真是一个大笨蛋啊!一直撑到平安无事的那一刻才昏过去……这个大笨蛋!”

  记录写到这里纸张都是皱巴巴的,字迹有一大块模糊糊的涂写痕迹,看起来就像是某个傻妞抱着ri记本哭啊写啊,苦花了ri记又重新涂抹再写一遍,然后继续哭。

  “我就是那个大笨蛋,可你也是个笨蛋啊!”不知为什么吉良义时的眼角滑下一道泪滴,他已经快忘记上次是什么哭了,似乎是父亲去世的时候吧,时间并不久远却让他感觉仿佛过了半个世纪一样。

  当压抑许久的情绪爆发出来的时候,感xing的洪水瞬间爆发摧毁理智的堤防,这一刻他回忆起多年来的辛酸苦楚,背负的压力和痛苦,现在又多了一个笨蛋需要守护,这个笨蛋就是他的正室,将陪伴他度过一生的女人。

  “笨蛋!你头上没有呆毛,为什么总是这么傻呢?”看着身边少女睡梦中依然愁眉深锁的表情,仿佛在梦中也在思索着什么困扰的事情,一只手始终攥着吉良义时的胳膊,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在梦中也在寻求一个温暖的怀抱。

  在这个少女坚强的外表下,是一副别人看不到的脆弱心灵,傻傻的倔强的坚持着心中的信念,绝不做长尾家的累赘,绝不给兄长添麻烦,就是这样一个笨蛋只能用一层坚硬的外壳保护自己,她始终就是那个笨笨的少女,既不喜欢战争也不喜欢政略,她只想要一个简简单单的生活,一个爱她宠她对她好的“殿下”而已。

  她不是一往无前的越后之龙,那位战无不胜的北陆军神是无可超越的,她只是一个又笨又傻的姑娘,是个听信侍女一句玩笑,就用一整个夏天站在樱花树前,痴痴等着樱花盛开的笨蛋。

  “笨蛋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难道我不是你的殿下吗?”吉良义时忽然觉得眼圈有些湿润的感觉,“为什么我有一种哀伤的感觉呢?虎姬,你在当初的孤独生活,不正是我的过去吗?不过我比你幸福,你只是个笨蛋,而我很聪明啊!”

  这一刻吉良义时不觉潸然泪下,他想起小小的女孩儿整ri徘徊在樱花树下,又想起记忆深处那个温软恬静的女子,那是他的母亲爱姬公主,总是愁绪满怀的美丽女子也只有在他的面前才会露出微笑,尘封的记忆逐渐开启仿佛一座水闸不停的涌入他的脑海中。

  胸中充斥着说不清的酸甜苦辣,这些年受过的过遭遇的不幸,幼龄失去怙恃保护,在周遭险恶的环境中努力保持傻傻的毫不在意的微笑,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弄了一个外壳保护自己呢?命运的不公一次次打击他,而他从没有放弃过对希望的追求,这一次也不例外。

  合上小小的牛皮笔记本,轻轻将少女搂在自己怀里,感受怀中少女轻轻的呼吸,像只可怜的小猫咪努力蜷缩在熟悉的怀抱里,吉良义时努力平息心中的愤怒和哀伤,尽量用平静而坚定的对她说道:“我源义时向八幡大菩萨发誓!我将用我的一生来守护你,安心的睡吧!我的爱人……”

  睡梦中的少女似乎感受到来自恋人的怀抱,微蹙的秀眉逐渐展开露出甜美的笑容。

  九月的越后天气逐渐转凉,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入馆舍,勤劳的侍女们已经开始进行新一天的工作,虎姬也在这一刻悄然醒来,从昨ri午后一直睡到现在,足足睡了七八个时辰,要不是又渴又饿她肯定还会继续睡,因为这一夜她睡的特别踏实安心,仿佛有个熟悉的人在时刻保护她。

  “好久没有睡过这么踏实的觉了,这种安心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啊!”虎姬轻轻伸个拦腰,忽然发觉额头顶住一个人的胸口,而另一只手还搂住她的腰肢,在那一瞬间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无尽的震惊和愤怒纷至沓来,而下一刻这一切又仿佛破碎的肥皂泡一般全部消失。

  “这股熟悉的气息是?”虎姬被吓的全身的鸡皮疙瘩全部起来,心脏不争气的扑通扑通狂跳,面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心慌意乱四肢发麻不知该怎么办,她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脸,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会被他搂着着睡一夜。

  好在她的衣服穿戴整齐,看起来昨天下午不知怎么睡着就一直被他搂着,想到这儿虎姬又有些不好意思,脑袋一直枕着他的肩膀,这种奇怪的感觉让少女陷入奇怪的妄想中,“有一种安心的感觉,而且特别舒服,这难道就是阿菊姐姐常提到‘家’的感觉吗?”

  这时耳畔温热的呼吸逐渐加重,虎姬连忙闭眼装睡,又过会儿吉良义时缓缓睁开双眼,发觉自己右边的肩膀微微有些麻痹的感觉,被不太重的萝莉当作人形靠枕枕了一个晚上,肩膀不发麻才奇怪。

  虎姬这会儿的心情凌乱无章,只能装鸵鸟似的闭上眼睛,全然不知道急促的呼吸已经暴露她的状态,好在吉良义时似乎也没有仔细观察的打算,过了半天不见动静才让虎姬安下心来。

  而这时的吉良义时还在回忆昨天发生的事,这几个ri夜也没怎么休息,一直陪着虎姬点灯熬油的耗着,要不是长尾景虎的病情有所好转,他也不会光明正大的抱着虎姬回去睡觉。

  理清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又把目光挪到怀中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