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骑兵的屠戮(1/2)

加入书签

  时值仲秋万物萧索,并不巍峨的chunri山也被一片红叶树给染红,在这个秋高气爽的ri子,一身戎装的长尾虎姬却在和一群谱代家臣激烈争吵着,原因还是出在她这一身打扮上,长发被带钵卷高高束起,身穿那件长尾为景传给她的沢潟威大铠。

  长尾景信苦口婆心的劝道:“公主殿下!万万不可啊!”

  “公主殿下怎能亲临战阵,这绝对不行!”

  “公主殿下怎能……”斋藤朝信被少女瞪了一眼,讷讷道:“其实我觉得也不是不能去。”

  长尾景信怒目相视:“下野守说什么呢?现在不是添乱的时候,公主殿下怎么能出阵?这简直是胡闹!”

  “舅舅认为我是在添乱吗?”长尾虎姬不悦的扫了一眼长尾景信,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着冷声道:“我是长尾家的女儿,长尾家的家督,越后的国主!未来还会是足利上総三郎的正室,我平氏的女儿将成为源氏的女人,请您务必要时刻牢记这一点……”

  长尾虎姬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说话时的音调有多么冷漠,让长尾景信顿时一惊,不可置信的望着昔ri傻乎乎的小外甥女,竟然在悄无声息之间成长为一个敢于怒斥她的姬武士,哪怕她今年不过十二岁,哪怕她的个子还不及他的兄长,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武卫殿曾经说主公是越后之龙、北陆军神,所以公主殿下要做越后的龙女吗?”长尾景信怅然若失道:“罢了!随公主殿下决断吧。”

  长尾家谱代众们惊呼道:“丰前守殿?您怎么会……”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就出阵吧!丰前守、越前守以及大家来镇守了!”长尾虎姬起身离去,留下一群失望的谱代家臣们。

  斋藤朝信拍打着衣衫从容站起来,看到谱代家臣团一个个失魂落魄的样子,撇着嘴用一种怪异的腔调,略带嘲讽着说道:“诸君到底在怕什么?难道害怕那大熊朝秀和城正资?还是担心神保家的援军打不过?山本佐渡守殿都没说什么,我等为什么要担心?公主殿下既是我长尾家的家督,更是武卫殿的正室妇人,要担心也应该是山本佐渡守殿担心公主殿下的安危吧!”

  “呵呵……”山本时幸似乎才注意到大家看着自己,随即笑着说:“其实没什么问题,公主殿下如果身穿为景公的大铠出阵,或许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是这样吗?”长尾景信沉思片刻,又不放心的对斋藤朝信吩咐道:“下野守带着本队也跟着公主殿下一起出阵吧!不求活捉大熊朝秀,只要能击退越中叛军就好!”

  “知道了知道了。”斋藤朝信站起来慢悠悠的走出去,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道:“不就是一个大熊朝秀吗?交给我好了。”

  长尾虎姬穿着父亲的大铠来到天守阁中,他的兄长似乎刚刚睡下,室内燃起安神的檀香,永田德本正坐在室内静静修禅,他与曲直濑道三一样都是临济宗信众,在轻声诵读的声中长尾景虎睡的很安静。

  站在门外少女望着室内的静谧安然,曲直濑守真走过来对她说道:“公主殿下,要不要进去看一看?”

  “不用了,我这就要走了。”少女悄悄侧过脸抹去眼角的泪水悄悄离去,这时长尾景虎忽然睁开双眼,明亮的目光盯着室外渐渐离去的背影,又缓缓阖上。

  ……

  泷川时益一手执缰,另一手倒持皆朱枪,双脚猛然发力磕击坐骑柔软的腹部,战马吃痛之下猛地加速发足狂奔,背后那面足利二引两旗印在疾风中猎猎作响,一千骑赤sè骑兵如汹涌的cháo水,而另一边两百骑身背九曜巴马印的长尾骑兵也冲下山地,在两股骑兵的交叉点上是那八百名芦名军。

  “糟糕!”小田切孙七郎面sè一变,急忙下令足轻整队,一百五十骑武士分左右护住左右两翼,五十名弓箭足轻在催促中弯弓shè出第一轮箭雨,恰好顺风的箭矢被北陆旷野上的山风吹出很远,但这并不能给吉良军造成任何麻烦。

  “叮叮叮……”依然是箭矢碰撞铁甲发出的声音,仔细看会发现他们身披的具足与原来的装备截然不同,那是一次成型的薄铁板在表面进行渗碳后的当世具足。

  这是汉斯强烈要求的新工艺,无论武士多么勇猛,没有一身防御出sè的铠甲绝对不行,哪怕做不到米兰铠甲那样全身板甲,也需要配上最优秀的铁甲护身,于是就有了这种新式桶型南蛮胴,也就是十几、二十年后才流行起来的当世具足。

  “怎么伤不到他们!给我继续shè!shè马!”小田切孙七郎急了,暗骂:“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