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猪队友与神吹(1/2)

加入书签

  秋去冬来,北方呼啸的寒风吹来携带着狂风暴雪倾泻在越后南部的群山中,上越颈城郡,中越鱼沼郡、浦原郡,下越岩舟郡等地区的山岭成为风雪的重灾区,三国垰被大雪封山,包括陆奥、出羽方向街道也被封闭,整个越后成为一座孤悬于外的世界,这也就是为什么越后一直具有国土防卫优势的原因。

  春日山城天守阁内,红红的火盆熊熊燃烧,坐在四轮小车上的长尾景虎,正拿着一根竹竿拨弄火盆里的炭火,他的身上披着一条羊绒毯子,精美的印花显示出颇高的水平,这是来自万里之外英格兰的羊绒织品。

  长尾景虎的气色非常好,经过两个月的调养还富态许多,永田德本开出饮食疗养、中药调养、以及针灸、推拿理疗相结合的康复方案,对他的身体恢复有极大的促进作用,双手的活动早已无碍,也能自己坐起来活动上肢。

  最近一个月他一直在做双腿活动,正在尝试被人搀扶着行走,吉良义时着人送来一副拐杖很有用,皮质衬套的拐杖可以自己试着站起来,这都是永田德本带来的积极效果,经此大变的打击又渡过漫长的治疗期,长尾景虎有足够的时间思考和反省自己的人生。

  说起来这十几年他走的步子太快,以至于没有时间停下来思考总结得失,随着一场场的胜利助涨他的骄傲,同时也掩盖住越后内部的隐患,一旦遇到内部的难题就变的格外愤怒,总觉得自己做这么多为什么家臣就不理解。却从未思考过家臣团根深蒂固的矛盾要如何化解。

  过于偏执的性格影响他的冷静判断。愤怒蒙蔽他的理智。骄傲让他忘乎所以,饮酒让他情绪冲动,这都是他总结出来自身的毛病,当然他不会承认禁欲主义是错误的,信奉临济宗与饭纲权限都强调禁欲主义,这也符合当世的佛教思想。

  冷静的越后之龙是富有魅力的,他博古通今熟读兵书,还对和歌书道茶道有极深的造诣。在京都时经常参与和歌酬唱,被京都的公卿赞誉为北陆一流的文化人,每次聊起文化、历史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让吉良义时也感叹长尾景虎的聪明敏锐。

  高深的文化修养是来自他的蒙师天室光育的启蒙,也有他父亲长尾为景从京都购来大量书籍的缘故,以前草草读过几次粗通道理的书籍,又被他一一翻出来,不是着琵琶岛弥七郎为他诵读,就是子拿着书卷细细品读,时日已久还积累下许多读书笔记。用他的话说:“这是一个难得的休息时机,我要好好总结我的前半生。”

  吉良义时坐在火盆另一边。依偎在他怀里的是长尾虎姬,这对小恋人分离还不到一个月,等到吉良义时回来就纠缠在一起如胶似漆的让人羡慕,长尾景虎展颜一笑道:“明年八月八日是个黄道吉日,时间也不早了,是该早作准备了,你们早一日成婚我也能早一日安心。”

  “兄长!这还早啦!还有十个月呢!”虎姬小脸红彤彤的,将小脑袋埋在吉良义时的怀里,换做普通武家这种婚前僭越的行为早就大加喝斥,但长尾家的情况不太一样,吉良义时一直当作长尾家的人来看。

  这一点从长尾景虎安排他们俩在一间馆舍就能看出,随后两人又发生一系列事情好不容易走到一起,长尾景虎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呵斥两人一点亲昵动作,两人还小根本不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亲昵点就当作培养感情了,何况两人一个成为国主,另一个代行国主权力,早已在政治上联为一体,也不在乎这点小动作。

  “呵呵,或许是早了点吧!”长尾景虎笑了笑,这些日子不用思考家业负担,除了配合疗养什么都不用想,不知不觉中他的性子也开朗许多,笑的时候比往日更多,过了会儿他又说:“永田大师建议我还俗,我考虑了下还是同意了。”

  “兄长是说,现在要还俗?”两人很惊讶,印象中长尾景虎可是一个偏执的佛教徒,怎么会还俗呢?据说直江実纲有个女儿叫阿浪,从几年前就开始服侍他,那个女子长相清秀待人温和,只是因为直江実纲的长女阿船病故,才在去年年底返回直江家还没。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见两人一脸疑窦,长尾景虎立刻就明白这两个小人儿在想什么,摇头失笑道:“永田大师告诉我,多吃荤腥有助于身体恢复,作为出家人是不能沾荤腥的,只能还俗了再说。”

  “哦!原来如此啊!”虎姬点点头,她知道所谓的荤腥就是河中的鱼虾之类的水产品,两条腿的飞禽能不能吃还是两可之间,四条腿的动物肯定不行,当然你要硬说山猪就是山鲸那也没办法。

  吉良义时吐槽道:“还俗也好!总是叫宗心大师听奇怪的。”

  长尾景虎无奈的摇摇头,身为妹妹的虎姬也跟着捂嘴偷笑,过了会儿才想起帮他哥哥说话:“哪里奇怪,明明是殿下这么说更奇怪诶!”

  “哪有!我这么说才不奇怪呢!”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拌起嘴。

  在这一年畿内依然不太平,因为去年那场桂川合战的重大失败,给三好家内外造成巨大创伤,丹波国人再次造反也给三好家对畿内的支配权带来不利影响。

  为了尽快扭转不利局面,在今年四月初三好义贤率领一万八千大军再次攻入丹波国,伤愈复出的内藤宗胜再次担任先锋,此君的军略水平确实不错,在八上城外与波多野联军打了一场激烈的合战。

  内藤宗胜对阵的敌人,就是未来的丹波赤鬼荻野直正,双方激战一整日各有损伤却依然不分胜负。最后还是三好义贤率军突袭前来支援的籾井教业所部并将他击退。同样作为援军赤井家也在随后撤退。波多野晴通再次被逼降。

  这次香西元成、三好政胜很不幸的与波多野晴通在城内坚守,最后也不得不跟着一起降服,三好义贤对这两个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