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血火一退(1/2)

加入书签

  天边的最后一缕余晖散尽,茫茫黑夜一队队足轻不辞劳苦的打扫着战场,武田军匆匆撤退丢下几千具尸体,那里有着属于胜利者的战利品,千曲川上的水军早已不见踪迹,凄厉的乌鸦仿佛诉说着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清冷的残月映在这血染的八幡原上。

  一簇簇熊熊燃烧的大火冲天而起,尸首必须尽快焚烧,尤其在旱灾、蝗灾、瘟疫横行的时节,军营里时而传来一阵阵痛苦的哀号,随军医师忙着烧开水处理伤员的伤口,经过反复蒸馏的清酒能够超过七十度,作为消毒用酒jing也凑合着用,好在那群爱喝酒的越后武士还不知道,否则早晚要惹出麻烦。

  战争取得胜利,战果却并不丰富,除了重伤瘫痪的武田军士之外几乎没捞到俘虏,从战争的收益上来看,这一场合战打的得不偿失,具体能捞到多少利益,还需要在战后和谈来慢慢确定。

  武士们有的兴奋着唱起家乡的民谣,有的皱眉思索总结一战得失,更多的是欣喜之后的茫然无措,损失不轻收获不多,死伤的同袍还在痛苦的呻吟着,有几位擅长撰写文书的佑笔积极的制作战争记录。

  旭山城内,吉良义时的心情非常恶劣,越后传来的糟糕消息让他连召开军议的心思都没有,他的心早已不在川中岛,恨不得立刻长出翅膀飞向chunri山城,但一堆军务必须要他点头处理,忙到半夜只小睡三个时辰,当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才勉强爬起来。

  佑笔松井信之拿着一叠文书兴奋的说道:“馆主大人来的正好,此战的统计结果已经出来了,我方战殁两千六百七十六人,重伤一千五百三十三人,轻伤六千三百七十五人……武田军战殁四千八百五十九人,重伤、轻伤不计,不过武田军的损失绝对比我方的损失要大的多,此役我军大获全胜了!”

  “战殁三成多,重伤不会低于三千人吧!以老臣观察,武田军几乎人人有伤,这一次确定是要伤筋动骨了吧!”山本时幸勉强笑了笑脸上的忧虑一闪而过,深知这位家督的xing格,能坐在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

  “没有焙烙队决定胜局的突击,恐怕只能获得一场惨胜吧!”浪冈顕房也知道己方军势有多少斤两,所占的优势无非是训练专业、军纪严明、装备jing良,令行禁止而已,无论是标枪还是枪盾都远谈不上百战jing锐。

  “但是我方已经占据巨大的优势了……”本多时正刚想反驳,但想想确实没那么好打,最后摇头道:“武田军的坚韧出乎我等的预料,两翼半损仍然死战不退,确实很艰难啊!”

  “不过,武田军这次讨死的武士可是不少呀!”

  “呵呵呵……”众武士们大笑起来,相比于己方的损失,武田家的名将死了一大摞,元气大伤是肯定没办法推卸的,看他还怎么说“五分胜”。

  很快长尾家臣团、信浓国人众陆续赶来,这一场久违的胜利让大家都很兴奋,兴高采烈的讨论着如何击败武田家以扬家名,很快有人发现吉良义时的脸sè很不好看,低声提醒自己的同伴,兴奋讨论声渐渐消失,上百人又恢复寂静。

  “此战虽胜,武田军未退,诸君就不能掉以轻心!”吉良义时严肃的说道:“师匠,下一阶段就是钉住武田军不得动弹,信浓国人众汇合柿崎和泉守、村上羽林中郎将的军势尽力攻城,以九月底为最后界限,确定最后的和睦疆域划界,本家不但要川中岛,更要小県郡!”

  在座的信浓国人热血沸腾,那是别离几年的故土,再次回去会是怎样的景象,许多人幻想起衣锦还乡的美妙感觉。

  “这里就交给老臣与本庄美作守、小笠原信浓守来负责吧。”

  “嗯!本家就先回越后了!”吉良义时起身而去。

  “武卫殿要回去?”越后、信浓的武家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战争刚打完尚未达成和睦,总大将就赶回去,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山本时幸皱眉不语,几个知道内情的武士也纷纷闭口不语,待武士们的低声猜测与议论渐渐消失后,这位谱代家老出声说道:“昨ri大胜殊为不易,本来今天是应该开庆功宴的,但此战尚未尽全功也只能先行押后,如今战争尚未结束,有宴无酒也请诸君多多理解,至于此战胜利的赏格,诸君不用忧心,我主早已做好规划,待与武田家达成和睦后就立即发放!”

  ……

  武田晴信痛惜的听着阵亡武士的名录,作为家督他要负担巨大的责任,怎么去面对甲斐的家乡父老,怎么去见那些殷切期盼着胜利归来的亲人,辛苦记载十几年的家底被打掉三成,武田家的未来又该怎么办!

  “此一战损失倍于上田原、砥石崩啊!”武田家臣团唉声叹息着,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什么武家名门,大义名份都抵不上战场上取得胜利,能打赢战争比真金白银都真,打不赢战争说的再多也白费。

  “那吉良义时好狠的计谋,定是打着一场喝骂把我等军心骂散的算盘吧!真是为打目的不择手段啊!以老臣看来,这合战是打不下去了!”今井信甫目光灼灼的扫过武田家臣团,尤其在谱代众驹井政武、迹部信秋、长坂光坚等人的脸上停留的格外久。

  往ri里活跃的谱代家臣们一个个闭紧嘴巴,他们到是像解释其实是战争的失利打击武田家,而不是被檄文的喝骂打击到武田家,可是有多少人相信呢?信浓国人可不管你是被哪个打击的,只知道你被骂完就昏了个家督,然后就败了,只有武田家臣团才知道并非如此。

  吉良义时骂的到是欢快,但武田家有几人在乎他骂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武田家那点陈年旧事翻出来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信浓国人众更不在乎他在说什么,战场上谁的拳头更硬谁能取得胜利才是真的,耍嘴皮子打不赢战争,更打不出源氏名门的称号。

  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他不但骂的欢快还骂昏自家主公,让不明真相的国人豪族们以为自己理亏,那些信浓国人都在想你武田家真不济事,有本事泰山崩于前而sè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有本事打赢合战啊!

  武田晴信很乐意宣扬自己身为源氏名门的称号,给祖先增光添彩给自己加上辉煌神圣的外衣,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前提是别碰上吉良义时这样既有名份,又不缺威名的的武家贵胄。

  这次他运气不好,毫无防备之下被吉良义时一封檄文骂的当场昏过去,直接导致武田军中枢指挥失灵,整个战争的局势再也把握不住,只能被动的比拼战斗意志,等于是放弃自己的战争节奏去努力适应对方的战争节奏,能打输一点都不奇怪。

  武田家臣团知道这场合战输的窝囊,即便不能赢也不至于输,打个平分秋sè也行啊,起码双方都能各自宣扬自己取得胜利,至于到底谁赢谁输都不重要,面子里子占一样才是最重要的,两样都占不到只能硬生生吃个闷亏,还没处说理去,可想而知武田家臣团心里有多窝囊。

  好歹他武田家也是几百年的武家名门,比不上吉良家也的名份也不算太差,几百年发展起来的谱代家臣团不会因为一篇檄文就骂散,武田家也不在乎他怎么骂,只要能打赢战争早晚还能扳回来。

  “砰”的一声,武田晴信的拳头砸在案几上,各怀心思的家臣、国人jing神俱是一震,只听他高声说道:“诸君!此为我武田家生死存亡之际,请诸君务必提高jing惕与我晴信一道稳住局势,奉行众立刻行动起来,安抚国人医治伤兵,武士们团结起来鼓舞衰退的士气,所有人都要行动起来,与我晴信一道保卫信浓,保卫武田家!”

  慷慨激昂的声音与语调是那么的熟悉,再次唤起武田家武士们略微沉寂的满腔热血,在场的武士不约而同的撑地俯身道:“我等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

  信浓川中岛上发生的激烈战争在悄无声息之间过去,在通往越后关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