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隐藏的阴谋(1/2)

加入书签

  ps:  说个题外话,不算字数的。

  撤并新村到没什么,主要是农业合作让许多书友诟病,其实不用这么严肃,就是在地多人少的情况下想出来的权宜之计,同时也是个典型的不成功改革,前进两步再后退一步,等待问题陆续出现得到大部分领主的反馈后,再进行相应改革调整就是。

  去年越前的北陆军神,朝仓家的定海神针朝仓教景入道宗滴病逝,敦贺郡司由其养子朝仓景纪继承,朝仓家由此走下坡路,另一个病死的是日野晴光,他的去世也预示着本愿寺失去一个有力强援。

  其嫡子日野晴资体弱多病有早夭之兆,只得从同族广桥国光家领养刚出生的幼子作为继承人培养,他这一手有备无患到还真被猜中用上,不得不说真是幸运中的大不幸。

  刚出正月京都就传来公卿加官的名录,其中就有中院通実,昇叙従三位,参议、左近卫中将如元,久我晴通辞去権大纳言、右近卫大将,正式昇叙正二位内大臣,亲近吉良家的另一位清华家家督菊亭晴季,也昇叙正三位権大纳言。

  跟随这个消息一道传来的,还有吉良义时的官职加叙,在原本正四位上左兵卫督的基础上,加叙镇守府将军,这次不同于上次的内定知会,而是朝廷诏告天下让天下群雄知道这位上総足利家的年轻家督,已经不知不觉中成为举足轻重的大大名。

  镇守府将军是做什么的许多武家都知道,当初河内源氏在前九年后三年战争中,就是依仗镇守府将军插手出征陆奥讨伐俘囚。这个消息对陆奥的武家简直是个噩耗。陆奥已经近两百年没镇守府将军压在头上。时至今日早已忘却的历史再次拾起,心中有多么不爽是可以想象的。

  冬去春来在冰雪消融的同时,新一年的春播也在此时陆续展开,比起前几年大规模的新田开发,今年春季没有再开出更新的土地,人员缺口没有解决之前,开拓更多土地只会造成极大的浪费。

  经过前些时日的一场争论,撤并新村被越后武家广泛的认可。各地都在陆续开展撤并新村的准备,其中长尾家的核心地区关川流域执行的最快,这一地区基本被长尾、吉良两家囊括在内,法令下达后没多久,附近的中小豪族陆续拆毁无用的城砦。

  撤并新村、拆毁城砦、重修街道这三大主要环节,在撤并新村中又分为设立临时居住点、划分各村的耕作范围、水源分割等等细节都需要人力物力支撑着一步步去做。

  以吉良、长尾两家的奉行众人数是绝对无法同时开展三大项目,所以工期理所当然的要顺延下去,先努力把关川附近的撤并新村、拆毁城砦、重修街道做成示范样板,然后徐徐图之就成为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一直缺乏人口的越后,在今春来临之前得到初步环节。吉良家的物见奉行服部保长发力,在长尾家本土忍军轩猿众的配合下。从越中、陆奥、出羽陆续拉来五万农民,为了拉人口服部忍者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连哄带骗画下若干的大饼,甚至把越后描述成人间天国,神佛眷顾的土地等等手段,总算完成吉良义时定下来的任务。

  按照以往的算法,这五万人对家大业大的越后来说完全是杯水车薪,一眨眼就能被吉良、长尾两家给分个干净,但是撤并新村一开始就完全不一样,新迁入的流民没有土地没有房屋,一切都要按照吉良家的规矩走。

  这部分流民是最容易安抚的,只要有房住有饭吃无论怎么操持都可以接受,十几个大村子只用三个月就拔地而起,矗立在关川上游的巨大村庄给予关川地区,乃至整个直江津的居民以极大的鼓舞,撤并新村的速度明显加快。

  “轰隆隆!”

  一道惨白的亮光划破乌黑的天际,春雷炸响似乎在诉说着春天的脚步逐渐靠近,不过一会儿,万千条雨丝自天上垂挂而下,淅沥沥的细雨绵延不绝的落下,把行人们的衣衫打湿,宽阔的街道上两名头戴斗笠的年轻人脚步匆匆的走入街上的一间酒屋。

  挑开门帘扑面而来的喧闹让人不适应,空气中飘荡着酒气、香气以及汗臭的味道,让两个年轻人不由自主的捂住鼻子,几个醉汉吐了口酒气醉醺醺的说道:“快看!是两个毛小子。”

  个头少矮的年轻人想冲过去,被身旁的高个年轻人给拉住,两人默默的掀掉斗笠、除去蓑衣,露出胯在腰间的太刀,几个醉汉一激灵醒劲酒了大半,佝偻着身子畏缩道:“原来是武士老爷。”

  “哼!这地方真是太烂了!”小幡信贞撇着嘴巴无视那几个前倨后恭的醉汉,走到角落边的案几前坐下。

  店主连忙走过来奉承道:“两位武士老爷来点什么?本店有上好的鸡汤、鱼生,陈年清酒……还有秘制山鲸肉哟!”

  “休得啰嗦,拿手菜点上来。”小幡信贞拿起十文永乐钱朝桌子上一拍,把店主拍的嘴巴都快笑歪了,连忙接过赏钱屁颠屁颠的跑回去。

  长野业固苦笑着劝说道:“咱们的经费有限,还有你家的赤备武士要养活,还是省着点花吧!”

  “没关系!马上就不用负担了!我已经决定打发他们回去了!”小幡信贞抱着膀子嬉皮笑脸道:“你不是说越后很安全吗?咱们东跑西颠那么久也没出事情,让他们回去还能省下点钱。”

  长野业固惊讶的看着小幡信贞:“你这是要留下来?”

  “你不是常说要留在这走走看看吗?那我也陪你在这转转得了!反正多留几个月也没关系,我们俩不是连新年都没回去吗?想想我父亲还有你哥哥的表情,一定会很生气的吧!”小幡信贞无所谓的耸耸肩。这几个月里在越后见识学习了不少。感觉比窝在山里强多了。

  没过多久店主就端着汤菜酒肉送上来。香喷喷的鸡汤和红烧野猪肉让人直流口水,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甩开腮帮海吃猛塞,酒屋的一个角落里聚集着一家四口表演民谣的艺人。

  看他们的言行装扮不像附近的农民,其中的老人家弹着三味线,在他身旁中年人敲着太鼓,妇女吹着尺八,小女孩在那清唱着越后的乐曲,仔细一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