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少年们的发现(1/2)

加入书签

  春日山城下原本有一块荒地,以前附近城下町的孩子们最爱玩耍,自从三年前吉良家兴造新町,这里被一圈木栅土塀圈起来,改造成为身兼驻军守备,军事训练的大教场,高高的箭橹和小天守无不预示着这里是一座军事设施,春日山上的小教场所摆不开的集团训练全都可以在这里做到。

  山冈时长挺直腰杆,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站在大教场边上的吉良义时,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像一个合格的马迴大将,今天是检阅马迴众训练成果的日子,自三年前接受训练马迴众的重担以来,除了出阵作战的日子,山冈时长都把时间泡在这里。

  经过三年的大浪淘沙似的遴选,从越后近八千名适龄少年中抽选出三百位骑术天赋出色,并具有一定弓术天赋的少年人,这两年里少年们吃最好的食物、用最好的器械、还把附近的一眼温泉圈起来供他们洗浴放松,曲直濑守真率领的医疗组,每隔半个月就会来到这里给少年们做一次身体检查,对于越后的苦孩子们来说,这简直就像在做梦一样的美妙生活。

  当然得到多少回报就要付出多少努力,从最初的一个月里,每天四个时辰的训练时间,一点点增加到六个时辰,从负重跑步到摔跤训练,再到骑术、弓术训练,每天的日程安排都被排的满满的,少年们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有回过家。

  一组二十名年轻的骑士排成一排在步道上策马奔行,他们每人手持和弓抽出箭矢瞄准三十六米外的箭靶,一声声弓弦颤动。陆续有人完成一轮射击动作。这一段五十米长的步道上。每名少年骑士要完成三次规定的骑射动作。

  高难度的特训才能体现出武士的职业素质,有些少年从容淡定的完成一次次骑射,每一个动作对应不同的节奏,三箭射完还没跑完全程,而有的少年两箭射出就已经跑完一大半路程,急忙弯弓乱射连准头都找不到,最后只能垂头丧气的退到角落里发呆。

  十五个小组完成一轮骑射需要一刻钟,看着远处箭靶上密密麻麻扎满了箭矢。吉良义时为少年骑士的出色表现鼓掌喝彩:“做的不错!两年的功夫练成这个水平就很不错了!当年善次郎还不一定有他们的水准吧?”

  “呃……馆主大人!别提以前的事情好吗?”山冈时长尴尬的擦擦头上的冷汗。

  才过几年山冈时长的形象就有了很大改变,嘴巴上蓄起两撇颇具威严的小胡子,乱糟糟的武士服也被收拾的整齐体面,比几年前不修边幅的样子高出一大截,吉良义时也没去管他的形象如何,带着几名随从走出靶场继续下面的考察。

  随着越后不断涌入各路流民,三年多的时间里人口增长二十万,如今的越后已经是五十万人的人口大国,土地与人力资源冠绝北陆,整个关东也只有武藏国能与之媲美。

  人口虽然不断增加。但接受武装训练的预备武装人口却没有多少增加,原因来自越后超量土地开发带来的人口短缺。仅吉良、长尾两家的新田就面临十几万劳动力短缺的矛盾,大量土地开发出来却没有足够的人力去种植,只能撒上草种简单施肥收割牧草,这是对土地资源的极大浪费。

  为解决劳动力短缺的矛盾,原本计划的预备武装训练制度不得不陷于停顿,农村及町并内的剩余劳动力被组织起来接受奉行众的统一调度,组成若干支队伍下到田间地头俯身务农。

  这只是权宜之举能解一时之急却治不了劳动力缺乏的根本问题,町民们也纷纷抱怨这种不近人情的赋役制度,哪怕他们能在秋后分到一定数量的粮食收益也不甚满意,最初这些町民多数都是不愿意再当农民,才来到城下町、港町、门前町谋生的,现在日子过的那么好,谁愿意丢下町里的生意跑到乡下去干粗活。

  于是在去年年初,吉良家的奉行众着手准备相关议题,如何解决劳动力短缺无法满足农业生产所带来的不利影响,一年多的讨论,几易其稿最终形成撤并新村的新法令,乡民轮作式到底能否达到理想中的效果还未可知,目前只是从关川地区开始试行,视效果决定推广程度。

  大教场分成几块,最外的土塀木栅以及箭橹全天候守卫,内部分割为靶场、阵战场、训练场、屋敷、汤所、药馆、食堂等多项设施,占地面积十町步,当初因为这块土地的归属问题,山本时幸还和本庄实乃吵了好几天,费了好大力气才给弄过来。

  这里的地势绝佳,恰好处在春日山山麓间平缓的高坡上,这块土地完整平坦,西面依着春日山也是大手门外众多路口之一,东面、北面被地势更低的城下町所包围,南面有一道高度有七八米落差的天然峭壁阻隔,峭壁下面不远处就是一片农田,更远的地方则是炊烟袅袅的村庄。

  山本时幸就在训练场上整训一支新军,人数只有两千人,从基础的队列训练到格斗,角力,负重跑等等方法都参考南蛮教官留下来的训练法,才训练两年的新军目前就有不错的素质,令行禁止以及效忠吉良家的理念得到彻底贯彻。

  “应该说越后国尚武的风气非常好,这些孩子的天赋也都很不错,再训练一年就可以形成战斗力,老臣准备找点机会让他们经历点战阵见见血光……”山本时幸拖着瘸腿努力跟上吉良义时的脚步,最上还不忘解说自己的训练理念。

  作为一个不守规矩特立独行的武士,有着放浪诸国的丰富阅历,对于南蛮人的不同理念加以吸收总结并不奇怪,如今以他的年纪已经无力支撑过于繁重的政务加担,于是在去年主动提出淡出政务圈。把主要精力用在培养合格的武士以及军事研究上。

  吉良义时也发现自己的脚步太快。赶忙停下来等待自己老师赶上来。看着苍老的山本时幸,再看看训练场上那一张张稚嫩的面孔,吉良义时不禁感慨万千:“转眼间师匠已经鬓发如霜,而本家也从三尺童蒙渐渐长大,真是岁月无情啊!”

  想起当年山本时幸花费五年的时间打造出八百精锐,而今不过两年就组织其两千优秀的士卒,只能说时代在进步,吉良家越来越强大。但岁月不饶人曾经无所不能的山本勘助终究还是老了。

  “老臣也感觉自己真的老了呀!最近的睡眠越来越短,阴天下雨腰酸背痛两腿疼的很,背上的旧伤尤为严重,人呐!就是越老越没用了。”山本时幸自嘲的苦笑着,

  转眼间,山本时幸已经五十六岁,这个年纪放在战国也算标准的老人,可他膝下无子毫无依靠,最近一年更是搬出独居的跨院来到大教场里全力培养新军,评定会上。他的发言越来越少,就像一个暮年的老人。多数讨论都在打盹中渡过。

  “听说师匠在写军记物?不知写的怎么样?能不能提前拜读师匠的大作呢?”

  说起军记物,山本时幸毫不掩饰眼眸中的豪气峥嵘:“还称不上军记物,只是老臣这些年做的笔记整理删改一遍,从永正十年1513年,今川氏亲发动远江侵攻开始记录,把臣下年轻时在三河、远江、骏河的见闻全部写进去,大永六年老臣放浪诸国,到返回三河又放浪远江、骏河这一段已经整理出来,目前正在整理回到三河出仕到如今的部分,大概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才能整理完成。”

  吉良义时也了解他这位老师的想法,著书立说永远是文化人的事情,山本时幸就偏偏不信这一套,在吉良家的时候就没少拿着高僧的字帖习练书法,日积月累的练习让他写的一手颇为可观的行楷。

  在吉良家一直不倡导使用假名书写,用吉良义时常挂在嘴边的话来说,假名者不通汉学生造之字不足为用,对于主君关于文化改革上的态度,身为文化人的细川藤孝、浪冈顕房等人只能抱以苦笑。

  《古事记》里记载:“然上古之时言意并朴,敷文构句於字即难,已因训述者词不逮心,是以,今或一句之中交用音训。”

  自奈良中期形成假名以来,经历《万叶集》的系统影响,至今八百多年假名历史形成强大的惯性,就连目不识丁的农民也能借着假名连蒙带猜的写个起请文,请求领主在灾年见面税赋,让他们去学复杂的汉语真字体系实在太困难。

  “从骏河枭雄今川氏亲时代开始记录吗?那真是了不得的一段历史啊!说起来几十年前真是风起云涌英雄辈出,不知到本家这一代又会是什么样的景象。”两人慢慢走到训练场边,观看年轻的新军展示各种复杂的战术变化。

  山本时幸捏着乱糟糟的胡须,笑容满面的说道:“馆主大人贵为武卫公、镇府殿,乃当时第一流英雄人物,何必羡慕那些故去之人的风光体面,而今我越后一国之力辅以近江两郡支持,就超过今川家三国之总和,来日家业大兴指日可待。”

  “只是一时感叹罢了!”吉良义时用眼睛稍稍一瞥,惊讶的发现密集的队列里有几个熟悉的身影:“咦?那不是长尾定春吗?还有渡边守纲也在里面,他不是刚元服吗?”

  “馆主大人是说他们两个小子啊!那个堪九郎自从去年见到新军出操后,隔三差五就跑老臣这里来转悠,非要赖进来不走,老臣被缠的没办法就同意了……源五郎是他父亲在他元服第二天亲自送过来的,还特意请求老臣多加管束,真是个聪明人啊!”

  在吉良家内能看出这只新军重要意义的不超过两掌之数,这里面除去参与制定计划的几位重臣、主要奉行官之外,也就只有那几个排名最前面的备队大将能看出点道道,高强度的耐力、格斗力量训练,最好的给养供应,全方位的培养治疗体系。这明摆着是要培养精锐的思路。

  一水的十六七岁毛头小子。最小的如渡边守纲才才十四岁。这等潜力想象一下就让人畏惧,也难怪渡边高纲巴巴的跑来送孩子,还不知道未来一年多的时间里还会有多少人来送孩子。

  比起十年前的西条备,这些孩子的个头要高出许多,几乎没有一米六以下的矮个子,如此新军训练三年将会发挥多大的威力还未可知,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超过当年的西条备要强出一截是绝无问题。

  “这些小子的身体素质如何?力量、体力都达标了吗?”他所用新词“标准”来衡量新军的身体素质是否“达标”。这种考核首先是要从这支新军开始,不能武装行军的新军是不合格,有猴子两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