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幸隆的思考(1/2)

加入书签

  三月二十三日,信浓小県郡内某处山道上几十名头戴斗笠的武士跋涉而行,远远的山巅飘荡着厚厚的雾气,那是信浓著名的天气现象“逆雾”,这是信浓境内乃至整个天下独有的气候特征。

  普通的雾气都是自山腰升起的谷雾,山上的冷空气与山低的热空气对流产生的温度逆增现象,空气中温暖湿气遇冷凝结成细微的水滴悬浮空气中所形成的雾气,然后才会逐渐遮蔽整座山峰。

  逆雾则是自山梁上形成的浓雾,沿着山梁的沿着脊状斜坡有层次的向下眼神,远远看去仿佛一块白色海浪自天空直垂而下,自山峰以下近半被浓郁的雾气遮蔽住,形成一道天然防护罩,这那就是户石城、砥石城的所在地。

  这支队伍走走停停,越过一道又一道山梁,距离小県郡越来越远已经渐渐看不到那座云雾缭绕的山峰,而此时天色已晚,一行几十人投诉在一座村庄外的小小寺院中。

  把生硬的饭团泡在滚热的南瓜汤里热乎乎的吃下去,是最近两年流行起来的吃法,越后优质南瓜经过北信浓私下贩运到武田家治下,价格只有同等重量大米的一半,吃起来格外香甜。

  人们已经逐渐接受来自越后的饮食文化辐射,比如这一行几十名武士就穿着皮毛大衣,越后流行的服饰风格总是能以最快的速度流入信浓,而且冬季防寒保暖确实没有比皮衣更好的选择。

  行走一天的疲乏逐渐散去,武士们早早的睡下,唯有两名中年武士坐在火塘前发呆。

  “兄长听到了没有?路上的旅人都在讨论越后传来的消息。透破的出浦伊势守刺杀失败。还有长尾景虎还俗复出。平定一向一揆内乱的消息。”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愤愤不平的说道:“我们竟然毫不知情!不知大殿到底在想些什么!”

  另一位留着长长胡须的中年人苦涩的一笑:“这一切我早就料到了……”

  壮硕的中年人问道:“兄长料到什么了?”

  “透破忍者的异动本不是新鲜事,半个多月前越后突然平定越中一向宗骚乱事件,还有春日……高坂昌信的活跃,足够说明问题了!”长髯中年苦涩的笑道:“如今我幸隆已经到了这份田地了吗?”

  矢沢赖纲连忙劝道:“兄长不要这么说!信浓离不开您,没有您的辛苦筹谋,武田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打下半个信浓的!我真田家可是信浓国人第一武家啊!”

  “呵呵!主公可不这么认为,赖纲没有发现本家的地位越发下降吗?”真田幸隆无奈笑了笑,嘴角的苦涩却无法掩饰。

  “还是在记恨那场失败的原因吗?”矢沢赖纲愤愤不平的说道:“可那不是兄长的错呀!透破没有发觉吉良赤备的异动。致使我们惨败……”

  “家臣团的谱代宿老们不会这么认为,主公家的一门众不会这么认为,主公或许也在怀疑我幸隆吧?”真田幸隆的笑容里少了往日的洒脱和自信,多出许多痛苦和无奈。

  自从两年前川中岛合战的大败,武田家的发展势头开始走下坡路,真田家也不可抑止的有胜转衰,信浓国人围着真田家转的景象一哄而散,来自越后的压力让他每天都得打起精神小心应对,比起几年前的风光显赫,如今他的日子真是越来越难过。

  在那场合战结束后不久。踯躅崎馆的战后评定会上,武田晴信顶住因为战败而恼羞成怒谱代家臣们。选择放弃追究真田家失败的罪责,但同僚的冷漠对待,武田晴信的信重降低却是无法避免的。

  “还是本家没有把握住机会啊!如果去年那场夜袭准备的再缜密一些,情报获取的再充分一切就好了!”真田幸隆依然对去年奇袭须须贵城的失败,这场大败耗尽最后一点反击的希望,也让武田信繁失望的返回甲斐,真田家的地位由此一落千丈,不但失去武田晴信亲口承诺的赋税、军役自主特权,还要面临同僚以及信浓国内的诸多非议。

  矢沢赖纲安慰道:“但是,这次大殿的计策还是失败了呀!”

  “本家早就知道会失败的。”

  “什么?兄长早就知道了?”

  真田幸隆慢慢说道:“主公精擅调略到是没错,但论起调略的手段却比本家差出一些,越后如今被吉良家经营的犹如铁桶,休养生息近两年毫无动作,其耐心远远超过主公,单从这一点就能得知这次的行动成是要失败的。”

  “是啊!主公去年还在用兵上野,劳师远征的跑到西上野打了一场不亏不赚的合战,又从城下町和乡村的农民手里抢来一点点补给,勉强算不亏不赚吧!”矢沢赖纲面带嘲讽的说道。

  这场合战与真田家毫无关系,他们家被定义为“小県郡内国人旗头”,也就是让他老老实实呆在真田乡哪都不要去,钉死越后方向的进攻指向的同时,也把自己钉死在这一块土地上无法动弹。

  结果这场上野入侵战耗时日久未下一城,算算损失的人员以及沿途的粮草补给压力还亏了不少,肆意抢掠上野的町民、农民手里最后的口粮,这一次不但和西上野的国人结下死仇,还逼得农民们更加憎恨武田军,下次的入侵战只怕会更加艰难。

  听着自家兄弟的抱怨,真田幸隆微微一笑道:“联络越中一向一揆军夹击越后本是一步妙招,如今却被用在最不该用的时机上,越后大军未动毫无破绽,修养两年根基极稳,哪里是一次刺杀,一场一揆能撼动的?除非很走运的杀死吉良义时或者长尾景虎,只是这样一来另外一人必定会恼羞成怒,对我武田家还是不利的!”

  “除非一口气杀死长尾景虎、吉良义时两个人。然后一向一揆又恰好攻破春日山城。把吉良、长尾的家臣一窝端了……”此时夜色渐深。小小的寺院显得格外安静,矢沢赖纲又小心打量远处的武士们睡意浓重,才继续嘲讽道:“只是这有可能吗?大殿的那个宠伴春日虎纲大概就是这么想的吧?真是个只有屁股没有脑袋的人!”

  “他现在叫高坂弹正少忠昌信,香坂筑前守宗重的婿养子。”

  “对对对!就是这个高坂弹正少忠昌信!”矢沢赖纲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