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乱龙旗(1/2)

加入书签

  长野业正的愤怒和决心并不奇怪,西上野松散自治联盟是每一个国人领主的梦想,就像加贺国的那群歪门邪道一样,那些信奉一向宗的国人全都是傻子么?显然不是,但他们为了自己不受管束,过上猴子当大王的生活可以付出一切。

  比起加贺国人无法无天的态势,西上野的国人众相对要松散的多,他们的主君上杉宪政刚被国人们联手坑走,立刻就遭到现世报,北条、武田接连攻击快把两个腮帮子给抽肿了,现在忙不迭想起自己还有个存在感稀薄的主公,急忙向越后求援。

  这也能看的出上野国人众内部的协调xing还比较差,长野业正也能算作弱化不完全版的长尾为景,看起来当个盟主挺风光,一旦人老心不老试图搞战国大名化,就会立刻遭遇灭顶之灾,这一点他自己也看的出来。

  在宣告自己的决心和意志的同时,积极展开自救行动,对上野各地的国人领主进行说服规劝,尽最大可能联合己方力量抵抗北条家的入侵,这次的情形要比上次驱逐上杉宪政要好一些,坚持做上野带路党的国人大大减少,除去一些早就投入北条家怀抱的上杉旧臣,无论东上野还是西上野都对反抗北条军的入侵有着明确的态度。

  七月六ri,长尾景虎收到来自上野的求援信便立刻召集军议,在会议上吉良义时没有发言,在场的武士没有一个是菜鸟,久经沙场的老将们不需要多做交代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长尾景虎的军略更是毫无问题,论起阵战尤其是野战的指挥水平,整个关东乃至天下能稳压他的还不存在,以吉良义时的水平还远远谈不上迎头追上的程度。

  “义时来看看我的新写的军旗!”长尾景虎展开一副白绢,上面书写着一个造型奇特的“龙”字,看起来又十分像“乱”这个字。

  “这是一个龙字吗?笔走龙蛇有凸显出非凡气势……”初看第一眼觉得挺眼熟,再仔细一看就意识到这副军旗的来历,忍不住惊呼:“这难道是乱龙旗不成?”

  乱龙旗是长尾景虎最得意的一面军旗,仅次于后来使用的“毘”字旗,影响力甚至盖过家纹旗,成为长尾家的jing神象征,名头实在太响让他很难不记住。

  “乱龙旗?”长尾景虎显得非藏高兴,大笑一声道:“真是个好名字!我喜欢这个名字,那就叫他乱龙旗好了!”

  “咳!我好像又做了什么……”看到长尾景虎难得这么高兴,吉良义时只能耸耸肩无奈的嘀咕道:“算了随他去吧。”

  一面旗帜体现着主将的个人意志,体现着一只军团的集体意志,乱龙旗就像吉良家的“足利上総三郎義時”旗、武田家的风林火山旗一样,代表着一支军团的光荣和力量,这面军旗的出现也预示着越后之龙腾飞九天之上的开始,对于吉良义时又会带来什么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该做的工作早已准备就绪,两天后一个风和ri丽的清晨,长尾军团举行出阵仪式,作为总大将的长尾景虎只能以清水代替清酒完成三献之仪,随后誓师拔营出兵上万大军缓缓登上直江津港内的迴船。

  这次出兵上野不走陆路而是借助水军走水路,水军的优势在这一刻得到极大的体现,吉良水军出动大批迴船运载长尾军团从直江津、柏崎港转运到新建的新潟港,然后沿着信浓川向南行进,经过鱼野川来到汤沢町外弃舟登陆,越过三国峠进入上野国。

  在长尾景虎大张旗鼓的出阵过后半个月,吉良义时也按照自己的计划开始集合军势,展开对信浓国的突袭报复行动,这次的目的是破坏信浓的有生力量,给信亲武田方浓国人以沉重的打击,适当的时候可以采取特殊作战方式。

  随后他又对此次出阵作出范围划定,六千军势全部由吉良军团拿出,不需要越后国人、豪族以及各町各村负担额外军役,此次出阵不计算信浓备队的主力,这样一来加上信浓的两千军势达到八千人,作为一次不以抢占地盘为目的的战争是足够了。

  为增加这次报复突袭行动的突然xing,吉良义时没有选择召开军议,而是改为ri常会议上口头传达命令,同时以正常调防为由调拨三千军势前方箕冠城附近镇守,赤备更简单一点,直接出去转悠一下谁也不知道他们跑到哪里,这样一来真正跟随吉良义时出阵的只有两千军势。

  此次作战行动,服部正清并不参与,而是负责清理越后地区各路武家安插的忍者哨探,吉良义时给出的命令是确保直江津、chunri山附近的“洁净”,他负责的任务非常重,为保证成功率将伊贺忍者全体留在chunri山城待机。

  chunri山城天守阁内,虎姬正仔细为吉良义时穿上更加华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