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惩罚卑鄙者(1/2)

加入书签

  不得不说地理位置的劣势有的时候也能化为优势,甲相骏同盟里最具优势的今川家就没有左右开弓的机会,以两国吞并一国消化起来格外麻烦,既耽误时间又浪费资源,结果一耽误把太原雪斋搭进去,到底是亏是赚还不好说。

  如武田、北条这类有能力有野心的大名崛起就会很麻烦,当量变积累到质变以后将无人能挡,但是在积累的过程中受到一次打击就可能万劫不复,武田家就吃了一次亏险些缓不过劲。

  深知吉良家之难缠的武田晴信,才会铤而走险派出透破首领暗杀吉良义时,对他来说死个上忍不算什么,只要能换掉吉良义时就算死掉半个家臣团都是值得的,只可惜功亏一篑什么都没捞到。

  他也不是很担心吉良家会立刻报复,以武田家的算计,只要吉良义时不傻就不会选择在出兵上野的同时出兵信浓,再说刺杀没伤到人,一向一揆却杀死不少人,于情于理都应该先报复越中一向宗。

  因此在当初策划刺杀的时候,武田家臣团就有考虑过如何应对吉良家的愤怒,选择在上野危机即将爆发的口子上安心的使出这种恶心招数,让吉良家有火没处撒,只能顶着北条家打合战,等他们拼完无论谁胜谁负,都方便武田军出兵北信浓夺回“失地”。

  武田晴信非常有把握,给他一两年的时间就能把局面给翻回来,到那时谁胜谁负还不好说,即使武田家还是打不过吉良家,他也可以体面的和吉良义时谈和睦问题,到时可以视情况来决定是否签订盟约。

  这次他的如意算盘又是打错了,武田晴信一副愁眉不展说道:“想不到这吉良家竟然如此决绝,宁愿请长尾景虎出山也要报复本家,以诸君看来本家该如何应对?”

  见众臣都不愿意开腔,身为谱代家老的迹部信秋就只得率先发言道:“实在摸不清这位吉良殿的态度啊!反复变化从不按规矩行事,以至于让我等的计划屡屡出错,这实在不好对付呀!我信秋苦思冥想也难觅一策,不知诸位有没有新想法?”

  “饭富源四郎攻略飞騨会不会受到影响?”饭富虎昌才不管策略不策略的,他还是对这个弟弟有些不太放心,从小迟缓个子就是家里最矮的,早早的成为武田情信的近侍也是饭富虎昌的一种姿态。

  几年前凭借攻击神之峰城中,获得一番乘的功绩而名闻武田家,被喻为源四郎勇往无前,随后提拔为一百五十骑侍大将,属于被武田晴信所看重的新兴谱代众,说起来饭富虎昌还是对这个弟弟很自豪的,他站在一门众首席担任太郎义信的师范,源四郎又是新谱代众主力,未来谁能撼动饭富家的地位。

  “应该不会,作为别动队昌景殿应该不会受到影响。”驹井政武瞥到饭富虎昌得意洋洋的表情也不生气,笑着说道:“这次三千军势出阵飞騨一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们应该担心的是来势汹汹的吉良军该如何应对。”

  “怎么办?固守?还是求和?”今井虎甫似笑非笑的说道:“甲斐如今只有五千可用之军,信浓先方众三千,诹访先方众两千,以及信浓各地国人五千军势,加起来一万五千大军到是足够多,但而今的情形哪还有时间召集大军?眼下尚未秋收,豪族手里没有粮食怎么招募军役,如今我等最缺的就是时间!”

  小山田昌辰光洁的下巴,沉吟道:“从情报上来看,吉良军攻击小県郡的先手役是村上义清队,暂时不清楚吉良军此次出阵多少军势,以真田弹正以及信浓先方众的抵抗,小県郡内的布置得当应该可以支持一阵,信浓可用之兵不会超过五千,吉良家可真会打时间差,恰好打在我武田家有力无法使的当口。”

  长坂光坚的担忧的说道:“更重要的是越后有实力支撑两场战争,去岁越后秋收粮食两百万石,两百万石是什么概念!近五十万人的越后国可以轻易武装起一只万人军团,如果这位武卫公真打算侵入信浓,对我武田家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武田晴信沉思良久,扫过厅内的家臣团,用沙哑的嗓音缓缓说道:“要做两手准备,派出使者携带重金去京都,请幕府公方殿出面调停吧!另外出动大军固守主要城池,绝不能让吉良军打入南信浓!为今之计只有忍耐,等待源四郎胜利归来,就是本家反击的时刻!”

  ……

  吉良义时在此时此刻大举出阵信浓国,大大出乎信浓国人的预料,或许应该用光复信浓更确切,幕府授予的信浓守护已经是个明确的信号,吉良家在信浓展开的任何军事收复行动都是合理的。

  且不说如今尚未秋收,越靠近秋收,武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