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佐渡金山(1/2)

加入书签

  李定一身长袍大袖的儒生服嘴巴上续起两撇漂亮的八字胡,黝黑的脸膛上一双明亮的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辉,原本瘦弱的身躯越发强壮,大步流星的走在最前方显示出不凡的气度,把作为陪衬的松井信之远远的甩在身后。

  大明的秀才走到哪里都会得到非同一般的礼遇,自诩文化人的浪冈顕房就爱没事跑过来凑个诗词歌赋什么的,细川藤孝也曾在新潟町开过不少场饮宴,期间吟诗作画好不自在,若不是心怀故国存着回乡建功立业的念头,他都有点定居于此不再回去的想法。

  “李先生,松井殿快请坐!来尝尝今年鱼沼雪山上采摘的新茶,此茶只在鱼沼群山中某处深谷里才有,据说是几百年前荣西大师的高徒途径越后时洒下的茶种,一年也只有少量的新茶可以采摘,今天赶巧正好得到馆主大人赐予在下的名物,所以来请二位品尝一二!”

  三井虎高的明国茶道水平颇为可观,手持竹夹清洗茶具,从治器到品茶数个步骤坐下来足足用了一刻钟,听着窗外球风吹拂风铃的叮铃声,醒竹汲水的叮咚声,整个静室呈现出自然和谐的安宁感。

  品尝着澄黄的茶汤,李定的表情非常满足,看的出他很享受这异国的生活,在老家做个不受待见的秀才那里有呆在异国有趣,当然家是要回的,在回家之前做一番功业结识一些朋友,给自己的人生划上一段美妙的音符,大约没有比这更有意义了。

  以他的眼光来看。日本的农业是落后的甚至蒙昧的。不懂选种育种。不知施肥追肥,不会杀虫防病,秋收的秸秆随手烧掉,在他眼里这就是个落后荒芜的时代,大明朝的农业水平可以轻松碾压日本。

  在他的传授下,从选种、育种到浸种的全套技术,肥料的作用及应用,甚至连授粉、嫁枝、移载以及种子的改良。生产工具的改进和使用等多项技术都传授给吉良家,作为报答吉良家逢年过节都会送上一份重礼。

  基本上李定所住的居所里全套用具都是送的,大到檀木桌椅板凳,黄花梨木床,小到古玩字画,宜兴紫砂壶,唐伯虎的画,文徵明的字,只要能通过九州王旦那条线上弄到的艺术品基本都跑到他这里来。

  目前吉良家已经基本断绝与王五峰的联系,此人自称净海王常有割据称霸之心。又于平户松浦党,前任西国霸主大内家。现任西国霸主毛利家沆瀣一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大明朝剿灭,吉良家如今远离京畿与他减少打交道的次数也是一种自保。

  李定知道自己的身份很受忌讳,想顺利回乡最好的办法还是傍上吉良家这棵大树,否则就他里通倭寇的名声洗不掉,回到家乡多半也是要下大狱,革除士籍流配三千里的结果,还不如等吉良家这颗大树成长起来,他再借机讨来一份赦免状什么的风光回乡。

  以他一个外人的观察也看出吉良家内非同一般的气象,少少几次与吉良义时的交往也知道这位日本的贵族胸怀大志,从日本的史书里也能看出他是要做那源赖朝、足利尊氏式的人,只是不知道有没有靖难之志。

  三井虎高发觉李定有些走神,咳嗽声提醒道:“李先生,这圩田建设的速度是不是可以加快一些,我家馆主大人对进度催的比较紧,先解决主攻几个大圩田如何?”

  “就这么急?”李定的眉毛皱起来,每次听到催促他总是很不高兴,正想拿点腔调就发觉衣袖被扯一下,瞥见松井信之向他递来一个眼神,又想起来之前松井信之的交代,腰杆弯下来没了刚才的气势。

  “工期比较慢的原因还是在等待挖新堀川堆起来的土方,这是原计划中的前期工作,现在新堀川也已基本挖好,闲置的人工可以在秋后开始兴建圩田,有人工有土方兴建起来才更方便。”李定的腰杆不软不行,谁叫他刚娶了松井信之的胞妹为妻,三个大舅哥都是吉良家的新谱代,他这个妹夫再硬气就不合适了。

  前几次他的书生脾气上来硬给顶回去让三井虎高、松井友闲甚至包括细川藤孝都下不来台,回到家他新婚妻子眼圈一红,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他这个七尺男儿连忙赔礼道歉又写保证书,保证自己再也不犯这种错误。

  才新婚半年就吃过几次亏,李定算是悟透一个真理,女人的眼泪是男人最大的克星,尤其是刚怀上身孕的女人更不能惹,他妻子松井幸子生气的时候也不吵闹,就是一个劲哭,一哭就是一两个时辰,这性子要是由着还得了,不用多少年眼睛准保要哭坏,李定还能硬着心肠才有鬼。

  说起来李定也是很有把握的,这两年故意抻吉良家拖慢工期,一方面是为质量把关给自己第一次建圩田留下个好名头,另一方面是想看看吉良义时的容人之量,他一介无家可归之人,能在吉良家这棵大树里承载多少,要看他这个家督的重视度和耐心,做奉行不同于行军打仗,两三年出不了成绩他这个家督等得起吗?

  若是等不起,哪怕被斥骂冷落,他也会为吉良家建好圩田,事后大不了乘舟回九州,他李定为吉良家做了这么多,该还的也还过,以后谁也不欠谁的。

  如今看来是等得起,他也看出吉良义时是个有耐心的人,所以他才对松井幸子下手,早就瞄上的松井家的好姑娘好姑娘,身材娇小的小家碧玉,温柔的像水,松井家也早有此意,被他一耽误就是好几年辰光,如今喜结连理欢喜的不行,自然不敢再抻量了。

  “刚才是我脾气上来了,可不是有意的啊!”李定默默的朝松井信之递个眼神,意思是我办事你放心。不过他这个三舅子似乎还有点不太放心的样子。

  “今年天气事宜的话。半年内就能把这圩田拉起来。几个大圩田可以先建,七八千町步的圩田我也没有把握,去年建了几个小圩田练练手,觉得也差不多有把握了。”李定实话实说,三井虎高也得满头黑线的听着,一个书生秀才满嘴理论还能硬从书本里摸索出圩田的建设之法,这本事不要太夸张呀。

  “如此一来,我家馆主大人也能安心了!我主对李先生的工程进度可是格外关心啊!每次评定会上都会亲自过问。在下也是屡屡被召见,所以就拜托李先生了!但有所求在下一定竭力满足,工程完工之时,我主将会再临新潟。”

  “馆主大人亲自驾临吗!真是太好了!”松井信之两眼放光,自己辛辛苦苦伺候这位秀才还把唯一的妹子搭进去,因为这事还和兄长吵过架。

  他二哥松井友闲到是可以理解,远在近江的大哥得知此事后很是生气,斥责他罔顾同胞之情,四兄妹的父母均已不在人世,三个兄弟都对唯一幼妹很疼爱。如果是两情相悦把妹妹嫁出去到也罢了,掺杂其他意图像是出卖自己妹子就太让人愤怒了。

  兄弟三人差点因为这事闹僵。松井信之一力主张,松井正之坚决反对,松井友闲模棱两可,事情不知怎么捅到吉良义时那里,最后还是家督出面拍板才把唯一的妹妹送给李定,这一闹李定也是知道的,要说大明朝的秀才,娶一个番邦女子也算高看了,但他落难越后傍上吉良家这棵大树就没资格拿腔调,反而要承松井信之的天大人情。

  松井信之一直希望做好这个事情,提拔进奉行众担任正职奉行官,如今他的级别还是等同于足轻大将的奉行次官,在上面的主官是包括三井虎高在内的一干奉行主官,级别等同于备队大将,其中细川藤孝是侍大将格,拥有惣领奉行庶务的大权。

  正事谈完,三人有说有笑品着茶,天南地北的奇闻轶事都拿来扯上一通,李定的中古日语已经说的十分流畅,说起他家乡和客居九州的趣事时惟妙惟肖引的一阵喝彩。

  过了许久茶汤已冷,三井虎高轻轻敲击案几,进来几名小姓收拾茶具,待所有人撤出庭院才郑重其事的说道:“馆主大人想问李先生,可有兴趣加入我吉良家?如今李先生也是流亡他国,不如做我吉良家的奉行一展所才如何?”

  李定感觉到一旁的松井信之投来惊喜和激动的目光,咳嗽一声答道:“此事……还是容在下考虑一二吧。”

  三井虎高对他的表态也不奇怪,大明帝国富有四海,天朝上国的自尊心不是那么容易消解的,依然笑着道:“也好……我吉良家开出的条件是普请奉行主官,请李先生多多考虑!”

  ……

  腊月初八,春日山城东北部开辟出一片建筑群,乃是吉良义时的新御所,将原来的居馆都囊括进去,原居馆改造成吉良义时的日常政务的办公场所,新御所的内外通道被高墙挡住,成为吉良义时与虎姬的夫妇新家。

  每日打熬力气修行枪术,吃牛羊肉饮牛奶,让吉良义时的个头蹭蹭上窜,如今也只比泷川庆次郎那个变态的家伙矮一些,足以傲视一群一米六的家臣武士,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自满,总是期待着有朝一日亲自出阵斩杀敌将。

  香喷喷的腊八粥飘入鼻腔让他想起遥远的过去,吉良义时的双目中满是回忆,虎姬端着一碗腊八粥,好奇道:“殿下,这腊八粥到底有什么说法呢?”

  笨蛋萝莉吃的满嘴都是粥渍,笑嘻嘻的说道:“真的好好吃哦!这么小一碗怎么够吃的呢!所以千代女还要呀!”

  “给你。”直虎把自己的碗推过去。

  “诶?直虎姐姐不吃吗?”望月千代女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着,好似没想明白这么好吃的腊八粥为什么要让给他。

  “我不饿。”直虎的作风依然简捷明快,双眼不由自主的瞟向吉良义时,正巧迎到他投来关切的目光,白皙的脸颊一下红了起来。垂下脑袋嗫嚅道:“你先吃吧。”

  “哦!直虎姐姐真好。那千代女就不客气了!”笨蛋萝莉很干脆的抱着小碗一勺一勺的吃起来。

  沼田檀香一双妙目中光芒一闪而逝。笑盈盈的说道:“殿下!妾身也听说过这腊八粥的故事呢!”

  “噢?说说看。”吉良义时放下汤匙,露出颇有兴趣的表情。

  “相传腊八粥起源于大宋国抗金名将,武穆大将军岳飞的故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