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镇抚的手段(1/2)

加入书签

  佐渡本间家自从归顺以来格外恭顺,羽茂城城主本间高信,杂太城城主本间泰高、太田城城主本间秀氏、久知城城主本间与十郎,等本间一族每人轮换一季长驻春日山城,作出一副十分恭顺的态度。

  事实上他们不恭顺也不行,佐渡港掌握在吉良水军的手里,九鬼重隆一年的时间起码有五个月驻守佐渡港,在吉良家的大力建设下,佐渡港比以前扩大两倍有余,佐渡港町内的纯木制结构也换成土木式结构,敷上三合土的草葺木屋比原来更结实暖和。

  吉良水军的主力常驻新的佐渡港,把佐渡的本间家及国人众压的喘不过起来,出海的重要港口被捏住,佐渡水军主力被剿灭残部被收编,本间家以及佐渡国人已经无力反抗,只要吉良义时愿意,完全可以把他们全部抹去。

  生存的压力迫使本间家全体臣服春日山城,接受长尾家的军役和税赋厘定,接受检地和农业改革,整个佐渡两万石土地需要负担一千五百军役,其中五百名常备被安排在新潟町的下越国人常备军团内接受训练。

  根据弘治二年吉良家常备法度的要求,整个越后的军役帐将进行新一轮改革,常备军团的提议也在半年前被酝酿出来,以军役帐的三分之一为常备军团,接受长期专业化训练,常备足轻并非世袭,而是以两年为标准在军役帐内进行轮换,在负担常备军役期间食宿由各家领主大名统一支付,具体费用在每一年的财政预算中单独列出。

  这个常备军团的主要含义在于快速机动的职业军团。确保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有常备足轻随时调用。各常备军团的大将由长尾家谱代众担任。备队大将根据军役及国人众分部情况统一确定,这个军役体系完整的囊括整个越后各个阶层,职业化常备军团,职业化足轻,半职业化同心众,预备役少年各梯次都有足够的兵源,其主要战力还是前两者,后两者暂时作用不大。

  九鬼重隆的小儿子元服名为九鬼隆持。年纪虽小但厮混水上的行伍时间却接近十年,甫一元服就担任水军组头,作为吉良水军的代表负责监督在建十艘的安宅船,以及八十艘关船的建造进度,很显然他父亲不单单想让他做一个水军大将。

  佐渡岛的金山开采对佐渡国人来说意义不大,金山开采的多寡与没有他们一分钱关系,相比之下农业改革更让人兴奋,佐渡岛受到北部日本海的海洋性气候影响,农业发展一直缺乏建树,诺大的一个岛石高只有两万石。

  但佐渡岛上实际耕地面积却有七千町步。初步探查实际可耕作的农田有一万一千町步,其中没有包括高山。森林以及沙滩,以及城池等不可耕作的土地,如佐渡海港附近的一千五百町步土地,半数以上是沙化严重的的极下田,通常这种土地耕作意义和价值太低是不作为耕地计算和使用的。

  另外不到半数的土地里仍有一半是沙土下田,一小半多才是中田,上田一共也才一百多町步,所以实际上给吉良家的土地有一大半不算耕地,只有大约七百町步是真正意义的耕地,不过吉良家需要的是佐渡港以及重建港町,附近的这些耕地都属于附送性质的到也无所谓。

  那么一万一千町步是什么概念呢?整个越后如今的耕地面积还不到十万町步,虽然这与越后农业开发有极大,但初步估计整个越后的耕地面积大约有二十五万町步,其中新潟地方就有十万多町步的耕地,其耕作潜力是巨大的。

  佐渡岛上的耕地面积相对狭小的岛屿来说是非常多的,七千町步就是七万反耕地,在几年前的越后怎么也能产出七、八万石粮食,但在佐渡岛才只有两万石粮食,这其中虽然有海洋气候的因素影响农时,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佐渡不会耕作,甚至根本不怎么耕作。

  佐渡作为罪囚流放之地,历来就不被人重视,镰仓时代派驻地头也是粗放式管理,到如今千年的时光,佐渡岛还是停留在刀耕火种的水准上,有些国人撒上稻种就不管不顾了,到秋天有多少就收多少,一反土地秋收才能收到四五斗粮食也是常有的事,有些惫懒的领主自家野草比稻子长的还旺盛,也不知道他们种的什么田耕的什么地。

  吉良家的农业改革进入佐渡后做的很彻底,撤并新村,拆除支城,一个小小的佐渡岛上密密麻麻的城砦有六七十个,能称得上城堡的也就四座,其他大一些的算是土楼山寨的标准,更小的连强盗野伏的山寨都不如,一把火就能把小木寨给烧掉的水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