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新年新气象(1/2)

加入书签

  在今年夏天越后陆续出阵上野、信浓的时候,留守在春日山城的长尾景信喜得一子,取幼名小法师丸,这也是栖吉长尾家世代相传的幼名,算上今年年初诞生的国松,栖吉长尾与上田长尾都先后诞下嫡子,这也被视为长尾家大兴之兆。

  在距离信浓不远的美浓国也发生一件大事,今年四月美浓国斋藤家爆发严重军事冲突,斋藤义龙与他父亲斋藤道三反目成仇与长良川合战中击杀其父,作为女婿的织田信长试图营救不成,并籍此与自己大舅子斋藤义龙反目成仇。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吉良家正在大肆处置一向一揆众,随后又是一夏天的战争这到无所谓,毕竟和吉良义时没多大关系,但秋末织田信长的来信还是让他有些吃惊,这位织田三郎似乎把他当成笔友,每年一春一秋总要来两三封信,从交流个人兴趣爱好到畅想未来,还有自家什么事情都要扯一通,这次就扯到他岳父斋藤道三之死。

  斋藤道三之死就是壮年英明老年昏聩的代表,长子斋藤义龙为侧室深芳野所生后被立为嫡子,才能和手腕上颇像斋藤道三,但又没他父亲那么阴狠无情,所以被斋藤家一门众以及降服的美浓国人众所喜爱。

  斋藤道三身为美浓国盗得位不正,早年为了谋夺土岐家的家业无所不用其极,登上国主之位又和锲而不舍的土岐赖艺争夺了十几年,美浓国内土岐家的一门众不是被拉拢就是被彻底消灭,前几年先后与越前的朝仓孝景。尾张的织田信秀和睦。才把失去后盾的土岐赖艺彻底赶出去。

  可他也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为了震慑反抗他的美浓国人,斋藤道三用上许多惨绝人寰的酷刑,将所有反抗他的武士和家眷全部捆起来,按照他的个人喜好来进行处决,处决的酷刑各不相同。

  比如牛裂即照车裂之刑,将反抗的罪犯武士和家眷用绳索捆缚双脚,然后拴在牛身上用火和鞭子驱赶牛将罪犯武士活活撕成碎片,内脏和鲜血四处飞溅。还要强迫那些他认为是心怀不轨之徒来观看,以达到震慑和炫耀的目的。

  釜煎即油烹之刑,将罪犯武士和家眷投入油锅内活活煎炸而死,尤其当他听着凄厉的惨叫声,还有美浓国人畏惧的表情的时候非常有成就感,石川五右卫门也是受到这种酷刑处决,其来源就是斋藤道三的启发。

  最后也是最有名的蓑衣踊,将厚重的蓑衣用绳索捆绑在罪犯武士和家眷的身上,然后淋上油脂点燃蓑衣,在熊熊烈火中全身被裹住无法移动只能一蹦一跳或者摔在地上四处打滚哀号着。斋藤道三称这种挣扎爱好的动作叫蓑衣踊,他非常喜欢看蓑衣踊。因为这是只有死人才能跳的舞蹈。

  因为他的残暴和嗜杀让美浓国人既畏惧又憎恨,他们不敢反抗残暴的斋藤道三,就渐渐团结在斋藤义龙的旗下抱团取暖,斋藤义龙更愿意厚待这些美浓国人,渐渐的在残暴的酷刑和血色恐怖中,美浓国内聚集起一大势力,那就是斋藤义龙。

  1554年,斋藤道三发觉自己身边的亲信原来越少,斋藤义龙的威望越来越高,聪明如他立刻意识到局势的严重性,立刻让出家督之位隐居出家并有了道三这个法号,本来这样发展下去就是一个顺利完成权力交接的节奏,结果偏偏出了差错。

  或许真是老而昏聩,隐退的斋藤道三开始宠爱两个小儿子喜平次、孙四郎,年老的对这两个小儿子是极力满足所有需要,比如对次子喜平次就给予“一色右兵衛大輔”的名号。

  因为他是斋藤义龙的胞弟,他们兄弟的母亲深芳野是一色义清的女儿,所以弄个高门的名份来装点自己的家门,以显示道三对喜平次的喜爱。

  可是这样一来,对斋藤义龙就很不公平,身为美浓国主的斋藤义龙觉得自己倍受侮辱,次子是一色右兵衛大輔,自己却还是斋藤义龙,没有好听的名字也就罢了,他那隐居的老爹逢人就说喜平次、孙四郎怎么怎么好,并提到一个关键词“废嫡”。

  只是宠爱弄个名号他还能忍一忍,但唯独废嫡是斋藤义龙绝不能容忍的,随着这两年斋藤道三对喜平次、孙四郎的偏爱越来越重,废嫡的苗头也越来越明显,斋藤义龙决定要做点什么。

  在去年十一月初的某一天,在稻叶山城的斋藤义龙突然一病不起,据医师说斋藤义龙将命不久矣,知道自己快不行的斋藤义龙就提出想见一见他的两个弟弟,深受斋藤道三信任的弟弟长井道利亲自担当使者,让喜平次与孙四郎两兄弟放松警惕,他们俩一听还有这等好事,就急忙赶到稻叶山城看望他病重的兄长。

  初见虎背熊腰的兄长斋藤义龙,两兄弟还有些畏惧和担忧,但听着病入膏肓的斋藤义龙在嘱咐后事,表示有意将家督之位传给喜平次,两兄弟顿时喜上眉梢全然忘记随从武士的警惕和劝说,在斋藤义龙的宠臣日根野弘就的积极劝说下,两兄弟放下戒备打发走侍从饮酒作乐,两兄弟一高兴喝的酩酊大醉直至午夜方歇。

  陪着喜平次、孙四郎饮酒至半夜的日根野弘却没有喝醉,待确定两兄弟及随从都放松警惕之后,手持太刀将喜平次、孙四郎两兄弟当场斩杀,两人就这么做着国主的美梦下了地狱。

  原本该重病卧床不起的斋藤义龙此时却出现在门外,他冷冷的注视着日根野弘就处决两兄弟的过程,在叔父长井道利的催促下,大手一挥将两兄弟的侍从,连同他父亲埋在城内的暗探全部处死,这也意味着父子俩从此反目成仇。

  从手法上来看,斋藤义龙处决两个弟弟。就差不多雷同织田信长处决织田信行的手段。同样的装病引敌对的一门入嗀。而且还都是临近国之间国主家发生的同样矛盾,不得不说贪婪蒙蔽了他们的双眼,才断送这他们的性命。

  谋害两个兄弟之后,斋藤义龙差遣使者将两个兄弟的尸首送到斋藤道三处,得知事情始末的斋藤道三仰天长叹,面对斋藤义龙的大军集结,他立刻向自己的外戚明智家,女婿织田信长派出使者求援。

  斋藤道三没想到玩一辈子阴谋诡计。最后却被自家最信任的人给坑掉,长井道利是他十分一种的弟弟,一直担负着为他传递稻叶山城情报的使命,他可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弟弟早已变节投靠斋藤义龙。

  或者说整个美浓的国人基本都投靠斋藤义龙,他们厌恶残暴阴戾的斋藤道三,厌恶他的牛裂、釜煎、蓑衣踊,每一次观看昔日的旧友被酷刑折磨而死的时候,他们心中的愤怒与愤怒就越发无法抑制。

  祸根早已埋下,斋藤道三的败亡已成定局,因为冬末的大雪让行军困难。斋藤道三也不敢在鹭山城继续带着,就烧掉城堡向长良川附近的大桑城逃难。耐心的斋藤义龙决心按兵不动先统一内部战线,再对付瓮中之鳖斋藤道三。

  再此期间,美浓国内流传出一则传闻,乃是说当年作为土岐赖芸侧室的深芳野,怀着土岐赖芸的孩子嫁给斋藤道三做侧室,那个孩子也就是斋藤义龙,其实相关的传说原型早就有了,斋藤义龙生的人高马大,一米七五的大个子走到哪里都威压全场,斋藤道三只有一米六的身高,这对父子怎么看都不搭对,据说斋藤道三不喜欢斋藤义龙也是这个原因。

  对于这则传闻,斋藤义龙也没有出面证实,就因为他的大个子多年来备受父亲的压制和忌惮,现如今却因祸得福成为他的护身符,因此他也乐得有人为他煽风点火,毕竟弑父是忤逆不孝的大罪暴行,如果自己的亲爹是土岐赖芸就不太一样了,而且他还可以用此方法来加强美浓国主的合法统治地位。

  今年四月冰雪消融春播结束,斋藤义龙拉起一万七千五百大军出阵大桑城,四月十八日,斋藤道三与月鹤山布阵,明智家因为情势不明不敢出兵,另一边因为飞騨山脉上的冬雪溶化使得河水暴涨,身为客军的织田信长不敢孤军深入,只能在相对遥远的木曾川、飞騨川附近的户岛、东蔵坊附近布阵。

  斋藤道三没想到斋藤义龙竟然聚集这么多大军,看看自己只有两千七百依然忠诚的军势,心中有多么苦涩与悲凉,这场毫无悬念的战争在长良川沿岸展开,一上来斋藤军先锋大将竹腰道鎮一马当先冲在前面,斋藤道三不得不派出旗本队打退竹腰队。

  斋藤义龙军中大将長屋甚右衛門发出一騎討挑战、斋藤道三军柴田角内应战,双方同一时刻选择在一骑讨的时候发动突袭,两千七百硬拼一万七千五百,就算是吉良家的精锐也不敢这么做,何况对面还是斋藤义龙领军,一群愤怒的美浓国人作为主力,斋藤道三军在战争未开始前就已经注定了结果。

  很快斋藤道三军寡不敌众败退到长良川岸边,望着身后滔滔江水滚滚而逝,斋藤道三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人困马乏的几百名残兵败将绝望的抵抗着,六十三岁的斋藤道三仍在奋勇作战,他大声咆哮着喝骂斋藤义龙忘恩负义,努力抵挡斋藤义龙军的进攻,心里已经十分清楚此战是逃不出去了。

  就这在时,小牧源太从侧里杀出,这位斋藤义龙的老熟人大喝一声,刺中斋藤道三的小腿,趁着老人踉跄摔倒的工夫,手起刀落斩下他的首级,一代枭雄的命运就此终结,作壁上观的织田信长只能铁青着脸带着三千军势返回青州城,心中发誓一定要洗刷这个耻辱。

  织田信长的来信里信誓旦旦的表示,一定要攻下美浓为岳父报仇,吉良义时也能理解他的想法,春风得意的一个年轻大名,看到岳父在眼皮子底下被大舅子剁了脑袋,偏偏自己实力太弱不够人家吃肉的,只能灰溜溜的跑路实在窝囊。

  至于为他岳父报仇是不是因为他岳父对他很好之类的也不用多想。像这种大名哪有那么深厚的感情。斋藤道三不去阴这个小女婿就很厚道了。不用想他肯定是垂涎美浓的领地才为他岳父报仇。

  吉良义时就随便回点信,把他被刺杀到一向一揆全不写出来,尤其强调一向一揆的危害,以及他曾经在津岛遇到的一向宗僧徒闹事事件,让他小心尾张的长岛一向宗,还有三河的一向宗云云。

  “我可是提醒你的说,至于能不能悟透就看你自己了。”吉良义时将信纸叠好交给小姓贴上漆封寄往尾张。

  除了充当织田信长发泄个人情绪的传声筒之外,还有一条来自京都的消息。就是今年年初,幕府将军足利义辉不知怎么就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