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阴影中的阴谋(1/2)

加入书签

  二月下旬,出羽国山形城内正召开一场评定会,与会的国人众一个个面sè严肃,盯着武田家的使者发呆,他们确实只是单纯的发呆,盯着一片金灿灿的光辉一动不动,那是足足五百两黄金,武田家为了拉拢盟友下了血本,作为出羽的地方土豪几乎见不到这么大笔金额的金钱。

  “最上民部殿只要点头参与反越后联盟,这五百两黄金就是最上家的了,请诸位务必慎重考虑,在下先告辞了!”改名为高坂昌信的chunri虎纲瞥见最上家臣团的表情,笑着收起泛着金光的黄金起身告退,几十道目光跟着黄金一起移动,直到走出评定间为止。

  年老体弱的天童赖道没有参与会议,换上一个年轻气盛的天童赖贞作为家督继承人,他是家里的嫡次子,长兄天童赖长比他年长十几岁,在几年前已经病故,这次天童赖贞先以家督继承人露面是给众国人以及主君一个适应期,下次出现就是天童家的家督了。

  “这笔黄金一定要留下来!主公也一定是这么想的吧?”天童赖贞斜视最上义守,脸上闪过一道不屑的神情。

  最上义守不过是庶流中野家的继子,地位与天童家相差仿佛,永正十一年上代家督最上义定在長谷堂城合战中被伊达稙宗大军打了场大败,当场讨死的军势超过一千多人,長谷堂城也因此被攻陷,战后最上义定接受伊达稙宗的联姻要求,娶了伊达家的女儿生下一个嫡子,所幸那名嫡子很快夭折,给出羽国人短暂的喘息机会。

  于是以最上八楯为首的地方国人站出来,决定推出一个属于本土出身的主君,最有想法的自然是最上八楯之首的天童赖道,他们家本就是奥州斯波氏一族,后来家族转为里见一族继承家门,几代之前又被最上家的一门反响过继回来,所以他的机会最大。

  但最上八楯内部担心天童家因此成为强势君主,因此强烈反对当时还很年轻的天童赖道出任家督,最后一番争执才决定立起相对弱势的中野家之子继承家督,在天童赖贞看来这家督就该是天童家的,如果他父亲做了最上家的家督,他现在也就是最上家的家督继承人了。

  有这种思想在让天童赖贞看这位家督格外不顺意,若没有最上八楯鼎力支持,他是绝对当不上家督的,最上义守就是最上八楯为应对伊达家渗透竖起的旗杆,但如今最上义守一力图强,在经历三年前那场越后侵攻后,陆续降服几路国人大有中兴之姿让他十分不爽。

  “当然要拿下来,不过本家对这个计划更感兴趣,武田家这次竟然拉上半个关东的力量,还有加贺一向一揆的总大将,想必肯定还会有会津的芦名盛氏,看起来这次的机会很大啊!”最上义守闭着眼睛露出神往的表情,似乎在幻想一口吃下整个下越的美妙感觉,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

  三年前的入侵铩羽而归不假,最上家的损失其实很小,最上八楯顶多算白跑一趟,大宝寺家受点损失也是喜闻乐见的,最上义守一次捞到两百两黄金,除了拿出一半支付出兵的最上八楯作为辛苦费之外,作为家督独享其中一半,这次他也打着这个算盘,出兵打越后赢了大家享受胜利果实,输了他也能捞到两百五十两黄金不算很亏。

  “众所周知,越后之富庶令人眼馋,若我等能沾上点便宜就妙不可言了……只是万一再遇到上次那情形又该怎么办?”楯冈丰前守义郡的意思很简单,肥肉谁都爱吃但不能为了吃肥肉崩了牙,上次吃点小亏无功而返就很让他不爽。

  清水肥前守义高也不爽,八楯里主力没动偏偏把他和楯冈家派到越后,被吉良家当头敲一棒到现在还记忆犹新,看起来像最上义守筹谋有功,在一场损失不大的战争中试探出越后的根底,其实个中缘由自己清楚。

  “其实诸君忘记一件事,那就是越后富庶的秘密,只要掌握越后高产作物种植的秘诀,我出羽也能如越后那样富庶,伊达家还能威胁到我们吗?正是因为这一点,越中、甲信、关东的国人才会动手的吧!”

  最上家评定会在勾心斗角中达成初步意向,在山形城内屋敷内高坂昌信整理手中的资料,这是武田透破定期送来最新情报,在加贺一向宗作出加入的选择以来,他这几个月将足迹遍布北陆、羽奥几国。

  二月底的出羽才刚开始chun播,冰雪融化让气温比正月还要冷一些,屋敷里火塘冒着红红的光焰驱散室内的寒冷,高坂昌信随手将一份信纸丢进火盆里,赤红的火炭瞬间吞没薄薄的纸片,将上面的些许字迹烧成灰烬。

  自从北信浓局势崩坏以来,身为武田晴信的爱将他从北信浓一线调任武田家外交使者,他深知这是主公对他的厚爱和殷切期望,顶住家内一门谱代众的强大非议声,屡次临阵提拔的厚恩让高坂昌信发誓粉身碎骨也要报答这份恩情。

  如今越后的动作越来越大,武田家渐渐有些支撑不住的趋势,武田晴信当机立断命令他悄悄联络越中、出羽、陆奥方向的大名,武田晴信的原话要求:“以八方之协力对抗越后一国,争取一战而胜!”

  “主公的要求我昌信已经基本达成!伊达晴宗已经同意派出三千大军支援最上军,但前提是必须要与最上家订立新的盟约,看起来还要多一番手脚,不过问题也不大!芦名盛氏已经说动,现在又有伊达晴宗、最上义守,还有是很快主公的计划就要成功了!就算吉良家有三头六臂也难逃败亡!给我们的耻辱迟早要还回来!”当最后一份情报丢入火塘里化作灰烬,高坂昌信的目光越发森然。

  接下来半个月里,高坂昌信四处活动征得最上八楯的支持,向最上义守提出伊达晴宗的要求,看着近乎蛮横的要求,最上义守气的全身发抖,怒声道:“同盟、联姻、借道出兵!这是要视本家如无物吗?傲慢之极的要求简直可恶!本家绝不能答应!”

  “借道出兵?这是怎么回事?”最上八楯的表情也很jing彩,他们突然发觉这与之前的约定不太一样,通过同盟联姻解决东部伊达家以及南部芦名家的外患,这一下怎么变成借道出兵了呢?最上八楯狐疑的望着他。

  “借道出兵可以商量,即使不成也可以从会津芦名家借道的,请诸位不必担心。”高坂昌信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这么说来,伊达与芦名都要参与了吗?”最上八楯之一的延沢能登守满重朝与几个同伴传递着眼sè,然后对自己的主君说道:“那我最上家也只有参与一条路可以选择了吧!不知主公的意思如何?”

  “嗯,联姻的事情就等伊达家的使者到来时再定下吧!”最上义守面sè严峻的站起来转身离去,最上家臣团也纷纷退下,高坂昌信正要跟随大队人马撤退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冲他龇牙吓唬着,好像嘴巴里在念叨着“混蛋”之类的脏话,接着一转身跑掉了。

  在山形城天守阁里,业已改名源五郎的白寿与他的父亲激烈争执着,虚岁只有十二的源五郎丝毫不畏惧他的威严,据理力争着:“父亲大人,为什么要把妹妹许配给伊达家的混蛋!那群虎狼之途一定会像控制陆奥领主那样渗透到我们最上家的!我们最上家与伊达家有深仇大恨,因此绝不能让那些混蛋得逞啊!”

  最上义守勃然大怒道:“源五郎,给我住口!谁允许你在本家面前大呼小叫的!给我回到你的房间里去!”

  小小的源五郎噗通一声跪在廊下苦苦哀求道:“父亲大人!义姬是您唯一的女儿,是我唯一的妹妹,我最上家贵为河内源氏足利流斯波氏之裔,绝不能向伊达家低头啊!”

  “你!”最上义守怒瞪着长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一个十岁多大的小女孩出现在回廊的另一角,她的头上带着一朵美丽的丝缎发饰,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笑起来带着两个好看的酒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