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小把戏与心机(1/2)

加入书签

  河上弥六郎瞟见那十几条汉子分明身体一抖,忽然抬起头朝他张望过来,下一刻这些人又缩回原样毫无表情,河上弥六郎咳嗽一声说道:“先吃饭,吃过饭咱们再闲聊。”

  一日三餐的新鲜体验带给越中人的绝不仅仅是多吃一顿饭,从越后运来白花花的大米、白面,金灿灿的土豆、玉米,还有香喷喷的白米饭,好吃的汤饼,花样繁多的各类面条,还有炖土豆、玉米汤等各式菜式。

  别说农民从没见过这些东西,就是吃惯腌萝卜喝惯大酱汤的越中国人也被吸引的无法自拔,据坊间传闻里说,吉良家对越中的支持下了血本,要钱给钱要粮给粮,除了不给兵之外能给的尽力去满足,唯一的要求就是越中国人要坚决守住新川郡,不能让越中一向一揆靠近越后半步。

  河上弥六郎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也无心去想这些,几口扒完大碗里的面条,端着空碗再续一碗香喷喷的面条,泼上红亮的辣椒油,佐以蒜头香醋再撒点青菜简直是人间美味,民夫们一个个像饿极的狼碗筷劈哩啪啦的碰在一起,连汤带饭狼吞虎咽的吃下去。

  端起碗呼噜呼噜把把碗里的面条吃光,挎着竹篮的中年妇人走过来收走碗筷,引来几个老光棍的调戏,那妇人十分泼辣反骂他们“惫懒的夯货”,那几个汉子也不介意,嘻嘻哈哈的占着嘴巴上的便宜。

  “一群没见识的农夫!”河上弥六郎暗骂一句,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回工地休息。

  两个多月前他还是妇负郡内有力国人,作拥良田数百町步。手下兵丁五百来人。在越中大小也算一号人物。没想到越中一向一揆的突然出现打乱他平静的生活,农民投了一向一揆,足轻投了一向一揆,最后连他的家臣也有人投了一向一揆。

  居城被叛变的家臣攻破,河上弥六郎的老父为了掩护他撤走战死在城门口,他只能带着亲信家眷五十多人夺路而逃,这一逃就逃出妇负郡,越中一向一揆七八万大军铺天盖地的涌过来根本不给豪族一条活路。不投降只有死路一条,无论投降与否土地、粮食、女人都照样会被抢走,一向一揆的探子早就摸清越中豪族的底细,竟丝毫不给他们选择的机会。

  河上弥六郎本来也不想对抗一向一揆,但杀父毁家之仇不能不报,背负着血海深仇,他穿着破旧的衣裳用泥巴涂脸,带着仅存的几十个人混在逃难的农民队伍里,缓缓的来到新川郡,他才发现新川郡大部分国人都跑到椎名家的地盘。又跟着大股队伍来到椎名领。

  椎名家很干脆的放弃早月川南的所有领地,全数武装迁往早月川以北驻守。当地农民也闻风而动朝这里涌过来,加上河上弥六郎所在的难民大军足足有六万余人,以椎名家的能力显然是吃不住这么难民,眼看就要演变成一场灾难的时候,吉良水军携带大批物资前来支援挽救了败势。

  回到土堀下刚眯一会儿就听到轻轻的脚步声,河上弥六郎立刻睁开双眼,就看到坡上跳下个中年汉子,三两步走过来低声附耳道:“主公,我已经联系上那两家,据说难民里藏着七八个越中豪族,有咱们郡内还有射水郡的熟人,大家都等着这个机会呢!”

  “孙三郎,你说说咱们等那么久,真的能见到山本佐渡守吗?”河上弥六郎犹豫着说道:“本家真的有点后悔了,如果早亮出身份也免得大家跟着我一起吃苦受累,看在同气连枝的份上,椎名家也不会为难我们。”

  河上孙三郎一脸着急的说道:“不成啊主公!当初咱们忍辱负重夤夜逃亡还不是为了恢复家业报仇雪恨吗?咱们没兵没粮还拖家带口,若真投了椎名康胤保不准会把他们拆散了当他们家的家臣,主公您看看除了新川郡的国人,还有谁明着去投椎名家的!”

  “叔叔说的有理!”河上弥六郎纠结道:“可咱们见不着山本佐渡守,怎么投到镇府殿配下呢?总不能一直窝在这里当民夫吧!”

  “让臣下去吧!臣下一定想办法见到山本佐渡殿!”河上孙三郎起身一蹿翻上突破不见了。

  山本时幸刚从升形山城的建筑工地回到城上,城主小幡九助就设好酒宴款待他,此人是椎名家的谱代家老,在椎名家的话语权不低,这两个月里几次接触也知道山本时幸的能耐和影响,在他的曲意逢迎下,一场酒宴在宾主尽欢中收场。

  山本时幸要在升形山城视察三天,主要是把关完成的防御设施,督促施工建设的速度,为了打造出一个坚固的堡垒群,这两个月里日夜操劳让山本时幸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刚来到小幡家为他准备的精致敷屋,山本时幸就觉得胸口突然有些不舒服,握着心口窝趟在榻榻米上喘着粗气。

  沼田祐光见势不妙连忙翻找行囊,取出永田德本为他准备的秘制丸药,扶起他就着温水匆匆服下,过了好一会儿山本时幸才缓过气来,苦笑道:“诶!年纪大了,心慌气短越发不中用了!还好十六文钱殿为老夫准备了丸药,要不然……”

  小姓端着盛着热水的木盆走过来,为山本时幸解开衣衫擦拭身体,沼田祐光劝道:“师父,您先歇着吧!十六文钱殿说过您的病需要修养,切不可操劳过度,这些筑城修造的技艺徒儿都省得,您就让徒儿来历练历练吧!”

  “……也好!始终躲在翅膀下的雏鹰永远不能搏击长空,你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也是时候放你去捶打历练去了。”山本时幸欣慰的点点头。

  他这个小徒儿若论聪慧不及吉良义时,论谋略不如本多时正,论上阵将兵不如岛时胜。但是他有一点非常好。谦虚谨慎知错能改,并且很善于汲取借鉴别人的经验。这几年跟着他从最基础的文案记录做起,五、六年的功夫逐步参与到奉行、军务、政务处理的各个环节,要说一点没锻炼过是不可能的,他真正缺少的是独当一面的经验。

  接下来几天里,沼田祐光风风火火的忙上忙下,时而去一线工地时而闯进天守阁里与城主商讨问题,也不去管小幡九助的亲眷脸色有多么难看,作为一个地道的“为结果论”者。习惯用强势的手段让自己显得更加主动,国人怎么想是次要问题。

  “吉良水军称霸北陆后半段是不争的事实,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粮食经过富山湾,通过海边的鱼津城以及早月川运往松仓城,我们此战是为了击退一向一揆军,最低也要守住早月川一线不被攻破,否则我们做的一切都是白费,还不如退回越后,凭借亲不知子不知天险挡住越中一向一揆,我的意思小幡殿能理解吗?”

  “能能能!一定能够理解!在下的意思说非常好。我们一定要守住早月川,守住松仓城!可是如果越中一向一揆如果选择攻击鱼津城。放弃易守难攻的松仓城又该怎么办?”小幡九助人畜无害的样子却突然弄出一记出乎意料的反诘。

  几年的见闻及丰富的历练,沼田祐光的性子越发强势犀利,听到这个问题也不打愣,就反问道:“这是不可能成功的,鱼津城背靠大海,另一面是早月川就代表了问题!我敢打赌越中一向一揆绝不会这么做,如果他这么做将要面对的就是我吉良家强大的水军,小幡殿明白我的意思吗?吉良水军!”

  “原来如此……那么说来,我们只要守住松仓城就可以了,一向一揆军不可能傻到放弃两城直取越后,只要早月川还控制在吉良水军手里,越过这条河川的任何尝试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在下明白了!请佐渡殿、沼田殿放心,升形山城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离开升形山城天守阁,沼田祐光又马不停蹄的回转敷屋,刚走到半道就看见一个仆役装扮的中年汉子贼头贼脑的向敷屋里张望,沼田祐光见状大怒,呛啷一声抽出太刀,大喝道:“何人敢擅闯升形山城,来人将贼人给我拿下!”

  这一通大吼顿时引来七八个武士,一把又一把明晃晃的太刀围着中年汉子,这汉子到也硬气高举双手示意身上没有武器,然后大喊道:“等等!我有话要说!我是越中妇负郡内武士,有要事特来求见佐渡殿!”

  沼田祐光哪里会信他那套说辞,见几个守卫武士看向他,立刻喝骂道:“什么越中国人会鬼鬼祟祟的偷入城内,佐渡殿岂是你想见就见到的!左右给我擒下再说!”

  “我真的是越中妇负郡内武士,不信您去问问城内的越中豪族,一定认识我河上孙三郎!我家主公河上弥六郎带着亲眷藏在难民营里,还有十余家国人与我们处境相似,都是要投奔镇府殿的呀!放开我,放开我……”

  目送着河上孙三郎被插下去,才一转身就看见山本时幸站在小院里张望过来,沼田祐光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搀扶着老者,担心着说道:“师父怎么出来了!您不是方才歇着吗?中午的药您喝了吗?我让小姓煲了一锅鸡汤,晚上给您补补身体。”

  “不用搀扶,老夫还没那么孱弱,那点小毛病吃几剂药就好多了。”山本时幸双目湛然的注视着他:“我且问你,刚才被捉住那人是谁?因何被抓?”

  “原来师父是被他给搅合醒来的呀!不对,一定是我大喝一声吵醒了师父!”沼田祐光懊恼的拍拍脑袋,把刚才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临到最后还不忘嘲讽道:“若是越中豪族何必藏头露尾,直接前往松仓城岂不省事,想用这手段骗我,真当我是傻子吗?”

  山本时幸捻须沉吟:“原来如此,这样一来的话……他所说的不见得就是假话。”

  “什么?他说的不是假话?怎么不可能吧!哪有国人躲在难民里几个月的,绝对不可能!”

  见沼田祐光还是不明白,山本时幸笑着反问道:“老夫刚才分明听到那汉子在说投奔镇府殿。你可知道投奔我吉良家与投奔椎名家的区别吗?”

  “区别?一家是越中守护代。另一家是幕府御家门样。区别大的难以计数……难道师父的意思是,他们不愿意投靠椎名康胤,隐藏在难民里就为了投效我们?”沼田祐光有些糊涂了,满脸疑惑的说道:“这不太对啊!那他们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