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两场认亲(1/2)

加入书签

  这对眷侣得偿所愿,仗着身体硬朗一夜里乐此不疲,直到四更天才恋恋不舍的交颈而眠,却不想这二人直到午后才睡醒,一向勤勉的吉良义时也是头一遭起的这么迟,走出房间来往的侍女们露出善意的微笑,像是在祝福这对年轻的夫妇。

  虎姬轻声抱怨着太坏了,无尽的索取差点让少女起不了床,别别扭扭的在吉良义时的搀扶下出来用午饭,厨房准备的午饭热了两次口味难免差了些,好在两人也没心思计较许多,狼吞虎咽的吃下四人份的食物,一夜风流的代价还是很大的。

  自从早晨起来没见到他们俩,檀香的嘴巴就一直撅着,看到吉良义时搀扶着虎姬走来就更不高兴了,傻瓜也能看的出虎姬艳若桃李的脸色不那么正常,从早晨她就听到一些侍女小声嘀咕着什么,再联系虎姬走路动作不太一样,就什么都明白了。

  羡慕嫉妒恨,可以完美的体现檀香此时的心情,直虎似乎也明白发生过什么,只是她的眼里流露出的只有羡慕却没有嫉妒,望月千代女到现在还有些没开窍,小姑娘才十四岁个头正在努力向一米五五发起冲锋,或许还要再等两年才能明白。

  太阳西斜眼看今天也没有事情,索性就不去主天守露面,揽着虎姬的腰肢赏了会儿雪景就折返回寝居,半路上虎姬提起阿菊姐姐几日没有来看她甚是想念,吉良义时拍拍额头尴尬的一笑道:“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虎姬还记得阿菊姐姐的那对双胞胎吗?昨日里斋藤朝信跑过来找我。说这对双生女惹的阿菊姐姐差点轻生。我前思后想觉得还是把这两个孩子领过来做我们的养女比较好。不知虎姬的意思如何?”

  “啊!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虎姬都不知道啊!殿下昨天为什么不告诉虎姬呢!没有第一时间去看阿菊姐姐多不好啊!”

  面对虎姬的抱怨他也无话可说,总不能告诉自己老婆半路上碰上大姨姐的训话,让我早早的把你给吃了吧?然后跟着就是研究怎么吃你更可口之类的问题,刚从男孩变成男人的家伙还没有勇气戳破这个气泡。

  逮住吉良义时一通好说再三确认阿菊姐姐毫发无损之后,虎姬才满意的放过他,过了好一会儿似乎回过味来有些害羞的垂下脑袋,身体最柔软的部位传来的疼痛,还有止痛药膏带来的丝丝清凉都在提醒着年轻的小妇人。昨天晚上她的殿下在忙着做什么。

  当天傍晚阿菊就带着两个孩子和乳母过来了,阿菊比一年前更加成熟,长长的头发被裹头披肩遮住,看着两个不满半岁的婴儿面带哀愁和不舍,虎姬拉着阿菊的手宽慰几句,才从乳母手中接过两个婴儿。

  看着襁褓中的两个小婴儿还在睡觉,虎姬又看了一会儿笑着说道:“两个孩子很可爱,眼睛鼻子和小嘴巴像极了阿菊姐姐,殿下有一句话虎姬很认同,能生一对双生女是斋藤家的福分呐!钟馗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可惜我这两个孩儿。一出生就要离开我了,我真是上辈子做了什么错事。让我的两个苦命的孩儿一出生就要受到这个罪孽啊……”阿菊抱着两个婴儿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流,襁褓里的婴儿似乎感受到她们母亲的悲伤,突然醒来哇哇大哭。

  虎姬拉着阿菊的手努力安慰道:“阿菊姐姐也不必太难过,这两个孩子以后就是虎姬的女儿,我会把她们当作亲女儿看待,给她们最好照顾、最好的教育,以后再许个好人家,请阿菊姐姐放心吧!”

  身为女人她能够理解因为备受非议,而被迫把亲生骨肉送予他人的痛苦和悲哀,虽然她清楚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绝对不会被亏待,就像斋藤朝信昨晚兴奋的告诉她时,就提到自家的闺女做上総足利家的养女是无比荣耀,莫说是这两个被人诟病的双生女,就是整个天下不知道多少武家家把女儿送给镇府公做养女而不可得。

  又哭一会儿阿菊似乎也想通了,让两个婴儿的乳母带着孩子去休息,向着这对越后第一夫妇恭敬的行下一礼,感激的说道:“阿菊谢谢殿下与虎御台,谢谢您可怜我这两个苦命的孩儿,若没有殿下和虎御台的帮助,阿菊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阿菊姐姐不用客气,咱们姐妹俩相处几年还不了解虎姬的性子吗?在御所里不要叫我御台所,怪别扭的。”虎姬亲昵的拉着阿菊的胳膊说起私房话,不知道说起什么有趣的故事,没过一会儿就又有说有笑的开心起来。

  两姐妹好多日子不见面,坐在一起聊了许久,又邀请阿菊在御所里用了晚膳,在晚餐前吉良义时宣布收养两个养女的消息,并当即要求侍女们把预备的房间准备好,今晚就让两位小公主及乳母住进去,相应安排伺候的侍女等工作就交给虎姬来定夺。

  面对御所里几十个女子投过来羡慕的眼神,阿菊的心里不知道有多么感动,接着吉良义时又宣布三日后将在春日山城举行盛大的认养仪式,吉良家的女儿要登上源氏金册,她们的朝臣姓就从藤原朝臣变成源朝臣。

  在一阵祝福声中,阿菊千恩万谢的回去了,临走前虎姬又着人送了些明国的阿胶和红糖,嘱咐她好生将养着身体,过上一两年再要孩子便是。

  三天后,春日山城大广间里如期举行盛大的认养仪式,在录入金册之前,吉良义时要为两个孩子起一个名字,他沉吟片刻言道:“《诗》云:‘如霜雪之将将,如日月之光明。’,不如就取这光明二字如何?”

  “吉良光姬,吉良明姬,果然是个好名字。义时到是有心了。”长尾景虎抚须微笑着不停点头。越后最重要的两个人点头。斋藤朝信自然不会有二话,这个名字很顺利的通过。

  上総足利家家的这副金册是几年前足利义辉赐予的,足利将军家的御家门方可不是阿猫阿狗都能仿照的,家谱记载是一方面造册立谱系都是大事,当年八代公方义政公首倡此议,却因为应仁之乱后幕府衰退而被迫中止。

  自明応政变以来,几十年里幕府几代公方东奔西走没安稳过,自然也不会送出这副金册。而且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足利将军家无论是与古河足利、阿波足利还是鞍谷足利的关系都非常恶劣,简直要闹到恨不得你全家去死的地步,打死他也不会对这几个时刻想着篡位,或者被人怂恿着想要篡位的混蛋们送金册。

  上総足利家是第一个得到金册的人,这东西自从被造出来就遗忘在角落里几十年,也不知足利义辉是怎么想起来送出去,让吉良义时成为第一个享受金册待遇的御家门方,金册上把足利将军家的谱系与上総足利家的谱系一一列出来。

  到他这一代三个岔道,左边吉良义乡上写了个天文八年战殁,右边的吉良义安上写了个别出三河吉良氏。中间才是足利上総三郎义时,上総足利家宗家家督。然后下面分开几到枝杈,今天就是在上面填写光姬、明姬的名号。

  简单的仪式结束后,吉良义时用折扇敲了下案几,高声言道:“余到是想起一桩事,政景殿与景信殿家里正巧有两个刚出生的儿子,一个叫卯松,一个叫小法师丸,这两个孩子余都见过,眉清目秀身体壮硕,年纪比余这两个女儿大上一些,不如就在今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