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今川大崩溃(1/2)

加入书签

  今川义元之死仿佛刮起一股十二级台风,在织田信长提着今川义元的首级炫耀自己的武功时,战场中的残余今川家武士选择用各自的方式为主公徇死,山田新右卫门在已经顺利脱出的情况下,得知主公被杀的消息就只返回战场,冲向织田信长的本阵英勇战死。

  松井宗信死后,他的族人全数血洒战场,战死者包括今川家大多数精华,今川义元的叔叔蒲原氏政、妹夫浅井政敏、外甥久能氏忠、骏河旗头三浦义就、军奉行吉田氏好、旗奉行庵原元政、外交奉行一宫宗是、后阵旗头葛山长嘉、枪奉行伊豆元利、左备侍大将冈部长定、先阵大将朝比奈秀诠,前备侍大将藤枝氏秋、葛山元清、江尻亲良、松井宗信、久野元宗、井伊直盛、由比正信等等。

  此一战织田军一共讨取三千首级,仅有名有姓的今川家大将就有六十余人,这些人每一个都是一方城主级别的有力武士,能统计上名号的今川家武士超过一千人,这些人可都是地地道道的精锐武士,是花费十几年培养出来,再经历几年到几十年战阵洗礼的精华,而不是随随便便拉壮丁来的农兵。

  这场奇袭战讲织田信长的名字推上历史的前台,使他得以跻身第一流武将的行列,织田家所收获的不单单是一场胜利或者三千首级,而是东海道第一弓取、骏河枭雄今川义元的首级,他的死亡预示着今川家不可抑止的衰落,今川家几代人苦心经营的东海道支配体系也将由此面临崩溃的局面。

  织田信长没有辜负众望。在桶狭间合战结束后乘胜追击。趁着今川义元身死桶狭间的消息扩散期间对尾张境内发动全面进攻。很快大军攻到沓挂城下,吉良义安早已被岳父身死的消息吓的六神无主,在谱代家臣的护送下匆匆撤回东条城。

  但人呢沓挂城城主的近藤景春战死,重原城看到织田军杀来当场降服,协助封锁海路的津岛水军服部友贞也退回老巢,倒把最后坚守鸣海城的冈部元信丢在原地不管,在得知主公今川义元身死的消息之后,这位骁勇之将不但没有精神崩溃。反而爆发出血气之勇,几次三番把织田军打的寸步不前。

  无论织田家来多少波劝降武士都一律轰走,或许是被冈部元信勇武忠义感动,当然更有可能是不愿意在这座坚城上浪费时间,织田信长开出让他无法拒绝的理由,以归还今川义元首级为条件,换取鸣海城开城投降的要求。

  最终冈部元信恭敬的捧着今川义元的首级,带着几百名百战残兵安然撤出鸣海城,走到半道又想起自己这场战争寸功未立眼睁睁看着今川义元身死,恼火之下就在归途中攻打位于尾张边境属于水野信元的刈谷城。并斩杀留守城将水野信近的首级,才缓缓撤回骏府城。

  今川义元的佩刀。宗三左文字也落入织田信长的手里,这把刀的来历颇为曲折,还是二十年前武田信虎上洛时,三好政长入道宗三赠予武田信虎的礼物,随后在花仓之乱结束后,今川义元成为武田信虎的女婿时,被武田信虎转赠予今川义元。

  这把刀所经手的三位主人都没有好下场,第一任主人三好宗三手持此刀的时间很长,看这把刀被称作“宗三”便可知道在他手里呆的时间有些念头,三好宗三也在随后不久就与三好长庆决裂,最终在江口之战被三好长庆斩杀。

  第二任主人武田信虎只在手里辗转不到两三年,就在不久之后被嫡子武田晴信流放骏河,堂堂一代枭雄甲斐猛虎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