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加贺一揆袭来(1/2)

加入书签

  四月的越中天气温暖气候干燥,近两个月滴雨未下给春耕带来极大的麻烦,越中的国人、地侍们除了要操心老天爷何时下雨,还要分心盯着越发紧张的战争气氛,增山城已经接连下达数道将领,本地国人无命令不得离开各乡,砺波郡也随之进入战时状态。

  砺波郡西北部木舟城位置特殊,因为毗邻加贺国而被当作扼守越中西大门的门户,此时这座门户大开迎接一群特殊的客人,掺杂着越中败退到加贺国中寻求庇护的坊官、国人的加贺一向一揆先锋军。

  城主石黑左近蔵人成纲站在城外迎接旧主神保长职的到来,他作为神保长职留在越中的一颗钉子,假装顺服吉良军开城降服,因为山本时幸的主要精力放在甄别、处决、流配一向宗的信众宗徒上,所以给他这种非一向一揆出身的国人以浑水摸鱼的机会。

  作为跟随神保长职一起绑在一向一揆这根绳子上的蚂蚱,他早已经无退路可选,宗族里大半的男丁都被神保长职裹挟到加贺国,包括他的宗家石黑左近丞光兼也在其内,他的名门被神保长职捏着根本没有选择,只能乖乖配合加贺一向一揆的行动,他很清楚一旦被吉良家发现自己还和逃入加贺的败军有纠葛,说不定就成为被吊死在越中街道上的一个成员。

  “主公,此次吉良军入寇砺波郡以来,共杀害一向一揆宗徒六千七百三十一人,流配参与一向一揆的信众两万五千余人,据说他们将会被流配到越后的深山中作为罪囚矿工接受看押。这次郡内国人损失极大。包括主公的领地在内的绝大部分国人领被没收。郡内人口减少近六成,自入秋开始吉良家就一直在从妇负郡、新川郡转移人丁,转封国人来此居住,听说过些日子还要拆城砦,迁村庄编成更大的村庄重划阡陌街道,为此还几次三番的召集我等去增山城参加评定会……”

  神保长职黑黑瘦瘦的,乱糟糟的胡须也不见打理,看的出在加贺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听到他的介绍停下来仔细打量着木舟城,低声说道:“动作不小野心很大呀!留下来的家臣团们都过的怎么样?有没有被发现?”

  “没有,应该没有。”石黑成纲摇摇头,其实他也不太确定自己的判断,总觉得几次去增山城都是有意无意的被陌生的视线盯着,或许是他太过紧张产生的错觉。

  神保长职盯着打量一会儿,才叹口气说道:“此事攸关我神保氏复兴的大业,行动一定要慎之又慎切不可被吉良家知晓我们的切实行动,尽最大努力争取一举夺取增山城、放生津城一线各主要城砦,再合并攻陷富山城将吉良军驱逐出去。”

  石黑成纲暗骂一句蠢材。越中的紧急将令那么明显你看不到,但表面上还要装作懵懂不知的样子疑问道:“可是山本时幸似乎发现加贺的动向了。还如何保证行动隐秘呢?”

  “这到不怕,加贺那边的一向一揆动静那么大早晚会被发现,但是有许多像本家这样的越中国人坊官已经悄悄潜入砺波郡,只需时机一到同时出阵打吉良家一个措手不及,到时候你我都是有功之人,多分润些灭族国人家的领地也是理所应当的嘛!”神保长职得意洋洋的大笑起来,要不是站在天守阁上没人看到,就他那一身破旧的素襖和乱糟糟的打扮,说不定会被当作浪人武士给撵出去。

  石黑成纲的脸色好转,忙拍马屁道:“主公真是行的妙策啊!”

  但这次他却拍错地方,神保长职摇摇头说道:“此策如此高绝却不是出自本家之手,而是加贺一向一揆总大将,大僧都超胜寺実照亲自制定的策略,大都僧承诺只要我等办事得利,夺取越中后少不得给我等多分一些领地。”

  石黑成纲总觉的有些不安,表面上却不能流露半分颜色,嘴上念叨着:“如此最好!如此最好……”

  四月十八日天将放亮,砺波郡毗邻加贺国一侧的莲沼城、一乘寺城、安养寺城、高木场御坊、土山御坊一线全面失守,足有三万余众的加贺一向一揆大军顿时从几座山峠涌入越中境内,急报一道又一道传入增山城。

  即使早有预料,但当面对砺波郡西部全线离反的糜烂局面,山本时幸还是为此感到恼火,这些越中国人众即使你给他安堵也拉不住他们的人心,根深蒂固的心态根本不是一时半刻能瓦解的掉的,这就是战国时代最典型的国人心态,软硬不吃还特别喜欢蹬鼻子上脸,莫说是吉良义时这个外来户,就算你贵为将军委派来的守护说踢掉也是一句的事情。

  尤其那里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