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古河的恨意(1/2)

加入书签

  关东房総半岛战火脸面,自然去岁北条氏康、北条氏政父子二人联手取得国府台合战的胜利以来,上総国就陷入一场空前的巨大危机之中,里见义尧环顾左右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盟友可以给予有力支援,不禁哀叹这世道竟然衰颓如斯。

  其实这怪不得别人,还是得怪他自己太不小心,在第二次国府台合战里率先取得大好开局,却在最关键的时刻放松警惕换来一场惨痛的失败,自己的有力盟友太田康资、太田资正叔侄兵败被俘不得不低头降服,结城政胜、结城明朝父子则更倒霉的死在乱军之中,仅有一个全身而退的佐竹义昭在国府台合战里白做一番苦功。

  盟友死的死废的废,唯一给力的佐竹义昭还要面对常陆国南部的小田氏治,还有不太老实的江户忠通的威胁,对他的再次提出的援救邀请也是爱莫能助,北条家也一改不温不火的性子,对上総国展开一场疾风烈火似的的进攻。

  不得已之下,里见义尧只得全线收缩兵力,将北条军挡在精心构造的城砦防卫网之外,这条防卫网是由大多喜城城主正木时茂,久留里城城主里见义尧,佐贯城城主里见义弘,胜浦城城主正木时忠所组成的有力防御网,这时上総国大半已经落入北条家的手中。

  北条家现任家督北条氏政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自从去岁打赢国府台合战到如今不到一年的功夫就把大军推到上総国境内,有他的父亲坐镇小田原城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他只需要全力主持前方的战事盯紧房総半岛的一句一共即可。

  其实原本北条氏康是不同意他这么早对上総国动手的。可眼下的局势给北条家的活动空间有限。上野国进取的通道被掐断。甲斐与骏河又是自己的盟友,北条家能选择的扩张路线只有沿着东海道向东延伸。

  越后的吉良义时与上杉政虎就像一块巨大的乌云压在每个北条家武士们的心头,自从上杉政虎受领山内上杉家的家名,并宣布择日前往镰仓鹤冈八幡宫举行关东管领登位仪式起,双方的矛盾就陷入不可调和的状态,上杉政虎要继任关东管领的消息,就必须要来到镰仓鹤冈八幡宫举行仪式,这是历代关东管领继位时的成例有理有据无可辩驳。

  但镰仓就在相模湾三浦半岛的西侧。这里是处于相模国位置最紧要的地方,总不可能让上杉政虎带着几万大军过来举行继任仪式,那岂不变成假途伐虢了吗?当然也不可能指望越后之龙带着三五百侍从轻车简从的过来低调的举行个继位仪式就离去,那么相模与越后的矛盾就基本没有挽回的可能性。

  即便再幼稚的人也知道,吉良义时这个扩张节奏早晚是要南下关东的,只是这个时机可能是一年两年也可能是五年十年,如果有事情绊住吉良家的脚步自然会越拖越久,但到底是多久没人能说清楚,北条氏康会允许年轻的北条氏政发动第二次国府台合战,以及现在的一系列房総侵攻就是出于这个担忧。

  既然是向东扩张就要选好目标。首先把下野国排除掉,因为它距离越后所支配的上野国实在太近。同样距离相模最远实在不方便领地支配,其次是下総国也要被排除掉,目前下総国大部分国人都是北条家的盟友,唯一的刺头下総结城氏也陷入两代家督被杀的衰落期。

  但新任家督结城晴朝有着下野国小山氏的支持,另外还有陆奥国白河结城,以及盟友佐竹义昭的支持,其实反而不是最好捏的软柿子,而且下総结城的地盘就出在下総国与下野国之间,距离北条家的核心支配地区武藏、相模一线偏远,明显不是最佳的选择。

  常陆国还在下総国的东北,同时间隔下総千叶胤富、常陆小田氏治两个盟友,攻城掠地极为麻烦还要担心被盟友利用机会扩张自己的家领,所以也不是个很好的选择,唯一的选择就只有距离最近又有深仇大恨的上総里见义尧。

  在去年的第二次国府台合战里,北条氏政的表现只能用中庸来评价,但并不影响他在随后的房総侵攻战里屡立功勋,在不断的胜利中逐渐让他找回失落的自信心,同时也深刻的体会到越后的强大,心中不禁暗想若是早先不与越后发起冲突,或许北条家已经成功的吞并房総半岛。

  北条氏政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回小田原城,包括正月正旦也是在江户城过的节日,只有他这个家督坐镇前方亲自督战,才能激励武士和足轻个个奋勇作战,他可不比他的表兄弟今川氏真爱好广泛,作为一个合格的家督继承人,他具备所有关东优秀武家嫡子所拥有的资质,唯一欠缺的就是军略与政略上的经验。

  南武藏国江户城,这座建立百年的关东名城几经战火摧残,最近的一次大面积焚烧还是几年前的关东天文之乱,经过太田康资及北条家的多方努力,重建的江户城更加宽阔雄伟,那座造型别致的三层天守也算武藏国的一大特色,比起北条家多年增筑的小田原城三层天守也毫不逊色半分。

  江户城天守阁中,北条氏政正与谱代家臣团商讨军务,为此还把北条家三大军师全部调集过来,所为的就是紧锣密鼓的策划着对上総国的进一步侵攻计划,他打算一鼓作气拿下房総半岛然后再对常陆国、下野国展开攻略,带羽翼丰满之后再和越后的吉良义时一决雌雄,虽然这个计划偏向理想主义,但年轻的北条氏政坚信自己可以用双手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北条氏政的表现十分积极,像这样的军议几乎每天都要召开,大到军国大事小到战例分析都不放过一点。孜孜以求的努力吸收着几位谋士的高妙论点。他的野心是做的比他父亲相模雄狮更好。打下更大的地盘来证明自己不是虎父的犬子。

  小姓悄悄拉开纸门,低声回报:“主公,古河公方殿下到了!”

  北条氏政的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微笑道:“噢!快快有请古河公方殿!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辛苦诸君了!”

  谱代们一躬身缓缓退下,过了片刻就看见足利藤政兴冲冲的走进来,见到北条氏政相互见礼,然后就兴奋地说道:“氏政可知越后那位又陷入一番争乱之中?根据余得到的情报,加贺一向宗大举进攻越中。目的是要报复那位在越中的血腥行径,还有出羽国方面也陷入麻烦之中,现在越后那位一定是手忙脚乱的四处救火,这就是报应啊!哈哈哈……”

  北条氏政没有他的闲情逸致,而是不咸不淡的回应道:“这个在下也听说了,上杉弹正殿前去越中救援,吉良镇府殿率军前往出羽国救援……嗯!大概就是这样。”

  足利藤政奇怪的打量着这个大舅哥,不太明白他为何会如此淡定,旋即又想起这个让他辗转反侧睡不着的计策,依然高兴的说道:“听起来氏政似乎还没意识到这是我等的大好时机呀!趁着越后陷入扑火的机会。我等率军一鼓作气杀向上野,攻陷平井城夺回失去的领地并重振失落的声望。顺便还可以一洗高山合战失败的耻辱,此乃一举多得的难得机会呀!”

  北条氏政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机会,一举多得的机会,大概是吧!”

  “所以我等应该动员盟友杀向上野呀!一举多得呀!错过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赶上这个机会了!”

  北条氏政的眉头微微皱起,摇头说道:“这可不行,在下主持的房総战事还没有结束,等到战事告一段落再说吧!”

  “纳尼?氏政这是什么意思?”足利藤政带着惊讶和不解望着他:“待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