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桐木合战(1/2)

加入书签

  神保长职率领两万军势从西部的小矢部川发起进攻,将加贺一向一揆的万余军势逼迫的节节败退逃往东部,在那里斋藤朝信所部三千余众正压着八千余断后的一向一揆抬不起头,断后的坊官看到超胜寺実照去而复返,以为有大军支援也来不及细想情形,就振奋起士气用上全身的力气企图借势一举反攻回去。

  被虚妄的援军激励着,一向一揆发挥不要命的本色,高喊着佛号迎着箭雨冲进枪林里,明明看到一具具残破的尸体挂在枪刃上也丝毫不畏惧,不过片刻残肢断臂以及各种颜色浸染的内脏,肠子都被锋利的太刀挑出来,论起杀人的技术这些加贺一向一揆军可比精锐武士差的太多,有阵列的保护就是二十个一揆足轻也休想换掉一条武士的性命。

  超胜寺実照没料到留下两千断后依然能这么快被撵上来,心里急的只想大喊大叫,可身为大将的尊严不允许他丢失体面,只得拼命催促军势与那八千断后一向一揆军汇合,只待两军汇合聚集近两万军势,或许还有一战的机会。

  斋藤朝信看到远处冲来的万余军势个个神色慌张阵形散乱,立刻调出一千骑兵亲自率领着绕过断后军冲向超胜寺実照,军势里的僧徒众望见杀气腾腾的斋藤朝信,吓的三魂七魄都飞出窍,有的僧人吓的浑身发抖双腿软的像面条,一头从战马上摔下来被后面躲闪不及的坐骑踩中,没一会儿就被踏成肉泥。

  超胜寺実照急忙喊道:“快!分出一部抵御斋藤军的骑兵,其余军势随贫僧与别动队主力汇合!”

  可这个节骨眼上愿意去送死的几乎没有。勇敢的坊官都留在后面断后。剩下的坊官不是贪生怕死就是老的走不动道。至于不通军略的僧徒众更不用多想,超胜寺実照连叫三遍都没有人出来应话,把他逼急了直接点名让两个坊官过去送死。

  这两个坊官不敢违令但又怎么会甘心被杀死,于是不情不愿的领着军势冲过去就被斋藤朝信的骑兵一波突击给冲散,这点时间就葬送不下两百条性命简直堪称一面倒的大屠杀,而他们所争取来的时间还不到半刻钟。

  超胜寺実照已经没心情去呵斥,搂着浑身发抖的般若院真如咬牙冲向这支断后别动队,待他率领残军好不容易会合在一起。遍寻不到超胜寺胜智、超胜寺胜力兄弟俩,还是坊官小心的指着远处扎堆的尸堆里,依稀躺着的两具高达强壮的尸体。

  这两兄弟很不幸的碰到斋藤朝信,在马上作战本就水平一般的两兄弟还敢舞动铸铁禅杖两面夹击斋藤朝信,结果被轻松格开顺手两枪夺取性命,超胜寺実照还没来及为两个得力手下的死痛哭的时候,神保长职已经从西面杀过来,超胜寺実照一咬牙决心向北逃窜,在那里强渡山田川向砺波平野中心逃窜。

  就在这时山田川岸边传来一阵军太鼓声,极具节奏感的鼓点声让战场霎那间陷入短暂安静。几万双眼睛死死盯着山田川岸边那飘渺的云雾下影影绰绰的身影,渐渐的军太鼓的鼓点越发的沉重有力。每一记鼓点仿佛都会让脉搏随之一跳,许多人的被清晨的冷风一激打个机灵。

  不知何时清冷的晨风吹在脸上,冰凉潮湿的就像超胜寺実照的双手冰冷一点温度都没有,而他拉着的般若院真如更是不知何时靠在他身旁吓的瑟瑟发抖,超胜寺実照咽下口水暗自祈祷道:“神佛保佑!一定要是杉浦玄任,最好还有贫僧的那五千精锐,有他们支援就好办多了!”

  但他很快就会失望并迅速的转化为绝望,强劲的晨风吹散原野上的薄雾露出山田川岸上黑压压一片不下万余精锐,他们一身黑衣黑甲打着足利二引两与竹轮五枚笹旗帜,带着饭纲权限前立兜的正是越后之龙上杉政虎。

  军太鼓突然停下来,上杉政虎轻轻策马走出本阵,将缠绕着一串长长念珠的左手按在腰间的刀鞘上,右手轻轻拽出心爱的太刀小豆长光,在云开雾散的恢复一片晴朗的清晨,这一抹雪亮的刀光是如此的刺眼,冷酷中还泛着让人颤栗的残忍。

  高高举起手中的小豆长光,指着呆愣的加贺一向一揆军大喝道:“南无八幡大菩萨!南无八幡大菩萨!”

  “南无八幡大菩萨!南无八幡大菩萨……”一万黑甲武士陷入狂热的吼叫着,就像某种呼唤一遍又一遍想起,在唤起他们血脉中积累的久远记忆,那段永不可灭的记忆。

  渐渐的柿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