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烈士暮年死(1/2)

加入书签

  刚过几天舒坦ri子又有事情烦扰他,畿内风云激荡近半年终于在入秋尘埃落定,三好长庆终究还是发动准备已久的上洛之行,三好家的动作非常大,在chun播刚过没多久,三好家的军势就不断向畿内涌动,到五月初来自阿波国、讚岐国、摄津国、和泉国、河内国、丹波国以及东播磨国人众,聚集起六万余鼎盛之军势,顿时畿内被搅合的风雨大作让人忧心忡忡。

  足利义辉急忙号令畿内武家入洛保卫幕府,但畿内国人的反应十分暧昧,浅井久政刚被嫡子浅井贤政强行退位隐居,朝仓义景正忙着关顾加贺的一向一揆战事,武田义统正为若狭双壁掀起的内乱苦恼着。

  畠山高政到是趁机带着安见宗房逃出堺町,跑到纪伊寻找自己的谱代家臣丹下盛知的支援,准备重新拉回河内国、纪伊国、大和国的旧臣,伺机趁着三好家异动的空档重新夺回高屋城趁机复起,就此畿内再次陷入新一动荡。

  遍观整个畿内,中条时秀与六角义贤是畿内唯二能为幕府出力的势力,可问题是两家的军势加在一起也就三万多,而且这两家还在去年守山合战里闹过很大的矛盾,双方都不愿意倾巢而出守卫京都,再说近江境内还有个既反六角氏又反吉良氏的浅井贤政存在,万一被他从背后偷袭一下可就要糟糕,所以守家是军势必不可少。

  三好长庆的耐xing异乎寻常的强大,一边派出使者在京都散步消息联络幕府,言及管领细川氏纲任职数载未到幕府履任,这次是要拥立细川氏纲做个正经的管领,这个理由十分正当让人找不到反驳的理由,管领就任十年无法到京都履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但实情却是幕府尤其是足利义辉并不需要这个碍事的管领。

  足利义辉斥责三好长庆图谋不轨,上洛只需轻车简从三五百人轻骑入洛便是,三好长庆召集六万鼎盛军势明摆着是意图不轨,三好家对公方殿下提出的指责无动于衷,他们自己干的事情就不是伟光正的好事,无非是率军武装的一个名义而已,哪会真心实意的遵从幕府的号令,就算幕府真有心邀请三好家庆率三五百骑入京洛执政,恐怕三好长庆也不敢应这一茬。

  经历吉良义时闹的那一出打击,使得三好长庆的耐xing出乎意料的好,硬是等到五月下旬完全确定畿内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才动身上洛,三好长庆带着他的傀儡细川氏纲及两万军势越过摄津国对胜龙寺城发动进攻,而胜龙寺城内的大馆高信部只有两千军势,即便这些年胜龙寺城一再加强防御也很难抵挡三好家的大军围城。

  中条时秀率领一万军势赶赴伏见山布阵,六角义贤则率领两万军势赶到宇治川对岸扎营,让两人感到奇怪的是三好长庆只动用两万军势行动,另外四万军势依然没有任何消息,按照正常的规矩,这四万军势里保守估计也应该有两万五千军势可以出动,大胆一些出动三万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四万军势不动始终是个危险,迫使中条时秀也不敢有太大动作,可京都里的足利义辉却等不及命令两人尽快驱赶三好长庆的两万围城军,六角义贤试着渡河过去的尝试都被三好长庆的军事威慑给逼退回来,加上担心三好家背后留一手而始终不敢动弹。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好长庆围城猛攻,最后还是足利义辉坐不住命令六角义贤、中条时秀联合幕府奉公众八千军势联合救援胜龙寺城,中条时秀不赞同这么冒险的行动而拖在后面不积极,六角义贤则担心再向前几次那样落在后面一点功劳都捞不到而积极响应,于是就急忙率领两万军势响应足利义辉的号令。

  于是幕府军名义上三万八千军势就从淀川与桂川两个方向,一起对胜龙寺城外三好军发动进攻,这场胜龙寺合战彻底撕破京畿数年的安稳承平的假象,露出战国时代血淋淋的真实面目。

  这八千军势来自各地的武家庶子,怀才不遇的浪人及山城国本地国人众,经过几年的悉心训练到是颇有些jing锐之师的模样,只是出自奉公众的大将实在不合格,不通军略的足利义辉乱下令更是毁掉他们最后一丝胜利的希望。

  幕府的八千奉公众军势才渡过一半就半渡而击,几位奉公众头人当场被讨取,四千余军势死的死俘的俘毫无悬念的败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