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导火索现(1/2)

加入书签

  虽然她已经从嫂子归蝶那里得知侍奉男人的一些方法,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总是有些手忙脚乱的,还没想好是该做哪一个步骤就发觉胸前失守,一对秀挺的酥胸被轻而易举的捏在他的手里抚摸着,意乱情迷的少女顺势倒在他的怀里渐渐的衣衫被一件件轻松褪下,春色撩人。

  不过一会儿灯火熄灭,房间里传来一声吃痛的闷哼,又过一会儿句咿咿呀呀的传来猫儿叫春的声响,直到半夜时分才缓缓停下来,许是望月吉野怀孕以来好久没碰女人的缘故,吉良义时的特别强烈,天刚将放亮又开始新的征战。

  新妇哪里撑得住他这样的鞑伐,支撑没多久便败下阵来苦苦求饶,吉良义时的释放不出来只能换上其他办法,到是把这新婚妇人给折腾的不行,两人断断续续的奋战一天以至于织田犬接连三天都没能走出房间。

  春日御所就这么大点地方,吉良义时的一举一动不用一时三刻便传遍每个女子的耳中,好在内防区是姬武士到不怕被泄露出去,可是吉良义时这么猴急的举动还是惹来几位夫人的取笑,虎姬怜惜新妇的身子特意送来精心调配的药膏,让吉良义时亲手给抹上以示鲁莽行为的歉意。

  吉良义时到也光棍,觉得闺房之乐不足与外人道的事情到也挺有趣,除去每天上午固定的政务处理之外,下午都猫在御所里陪着几个妇人逗乐子,没事带着几个儿子和养女在御所的花园里转悠。竹蜻蜓小风车纸飞机之类的小玩意儿都是吉良义时亲手给做出来的。几位夫人又惊讶的发现吉良义时还有这么强的动手能力。

  听到自家夫人连声称赞。他就得意洋洋的表示小时候自己的玩具都是找来材料自己制作,阿菊和胜姬的小礼物也都是他自己制作的,结果几位夫人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强烈要求他补上几分同样的手工礼物,吉良义时又一次干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苦着脸去忙碌手工礼物的大业。

  在房间里制作玩具也不得安闲,因为总有小跟屁虫跑过来找他玩耍,这一天吉良义时正在休息就感觉鼻尖上有些痒痒。睁开眼一瞧是吉良义时的养女光姬和明姬,两个小女孩今年三岁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看到吉良义时醒过来便叫一声往外跑,还没走两步就被捉住。

  “咯咯咯……父亲别挠人家好痒痒啦!”两只小萝莉笑着在他怀里扭动挣扎着,两姐妹不但长相一模一样的连喜好也是完全相同,喜欢梳着一样的双马尾扎一样的蝴蝶结,站在一起只有她们的生母阿菊能分辨清楚,其他人包括照料她们的虎姬也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吉良义时知道她们俩都怕痒,就特意挠两下腋窝笑着说道:“小调皮又来找父亲玩什么呢?你们的弟弟醒了吗?”

  “醒啦!虎千代在欺负松千代呢!珍王丸让我们俩来找父亲告状,就看到父亲睡觉的姿势好有趣。然后就咯咯咯……”这两只小萝莉才三岁大,似乎继承斋藤朝信大大咧咧的性格。平时活泼开朗讨人喜爱,但是调皮起来又让人十分头疼。

  “又被欺负了?这次是压在松千代身上,还是怎么回事呢?”吉良义时有些不信地问道:“你们两个小调皮是不是又在里面做了什么呢?前几次可都是你们两个小调皮捣的乱呢!”

  两个小萝莉睁着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见吉良义时兀自不信的样子就咯咯一笑:“没有!光姬和明姬才没有做什么呢!只是说想看看弟弟们谁的力气大,然后虎千代就把松千代压的起不来了,好有趣呀!”

  吉良义时拿这两个宝贝女儿也没办法,摇头失笑道:“就知道是你们俩在捣乱,可不能再这么欺负你们弟弟了哟!不然你们的母亲大人可是会生气的,不要忘记你们的母亲可不像余这么好说话的哟!”

  三个最年长的儿子还没到两岁,就是个懵懂的小孩子而已,如果没人教导根本不懂得欺负人,最近一些日子里三个孩子也学会抱在一起扭打,虽然使不上多少力气但绝对不是侍女们教出来的,后来有一次松千代被虎千代压着好久一哭闹才发现两个小孩竟然打闹那么久,随后顺藤摸瓜才抓到两个幕后操控者的小姑娘。

  檀香和直虎拿她们俩也没有办法,唯有虎姬这个养母能管束的住,可是虎姬现在怀着身孕特别嗜睡,寻常的御所事物懒懒的也不爱管,就让这两个小丫头整天疯疯傻傻的在庭院里跑来跑去没人管束,侍女们怎么劝说都没有用,吉良义时碰到几次也都是不个管的,只有这对小姐妹的生母阿菊亲自过来让能让两个小丫头老实下来。

  近半年里阿菊来的次数也少了许多,斋藤朝信趁着去岁年末回家过年的休整期,就忙着把阿菊叫回家抵死缠绵着继续造孩子,整个冬天阿菊都没怎么出门,偶尔来到春日御所也是红光满面一副被雨露滋养过的样子,这才过去半年也是大腹便便的孕妇形象,算算时日比虎姬怀的还要早一些。

  前几天在华之间里虎姬就提起珍王丸断奶的事情,说到嫡子渐渐长大也正好是断奶的时候,正巧这时候阿菊这个乳母和她这个生母也都怀着孩子,不如就让阿菊以后继续做肚子里孩子的乳母,阿菊家孩子的乳母也已经联系到长尾市右卫门家的大儿媳来做,正巧这女子第一胎孩子再过两个月就要临盆,正合适做斋藤家的乳母。

  嫡长子珍王丸已经快两岁了,小家伙走路比说话还早一些,不到一岁就能晃悠悠的在廊下走来走去,年初的时候可以熟练的叫他“父亲大人”,到是让吉良义时高兴好一阵子。这还没到两岁就在虎姬的教导下认识一些简单的假名。

  吉良义时的本意是这么教育实在太早。不如让孩子玩耍几年再学习也不晚。可是虎姬坚决不同意还拿出一大堆理由反驳他的溺爱,其中就有一条是吉良义时才两岁就接受教育的旧例,到让他这个当父亲的不好继续说什么。

  虎姬怀孕以后脾气不小,吉良义时有过丰富的经验知道这时候不能惹她,索性就没事看着虎姬教子每天上演,珍王丸的天赋不错就是陌生的假名两三天就能给记住,这可比他当初学习的时候快出很多,吉良义时随口称赞一下没想到却被虎姬引以为豪。自己的儿子刚出生就有一项超过他英明神武的父亲,这被看作是家业兴旺的预兆。

  虎千代与松千代的情况也差不多,有虎姬的榜样在前那是见样学样也给自家的孩子做超前学习,不过两个孩子才刚满周岁就被两个当妈的给教的像个小大人似的,见到吉良义时还直到老老实实的行礼,虽然因为太小每次行礼都会栽倒逗得几个女子发笑,但这几个小家伙执着的样子到是让人很欢喜。

  就在吉良义时享受暖帐的好日子的时候,关东已是安云密布,北条氏政对上総国的制压仍在继续,两万大军团团围住房総半岛不露一丝缝隙。相模水军把房総半岛西海岸完全封闭,通往东海道的海上贸易渠道被彻底封闭。使得整个里见家的城下町日渐萧条,供应物资短缺使得物价飞涨,无论是武士还是农民的日子都越发的苦不堪言。

  自从三船山合战的失利以来,北条氏政就像突然开窍似的迅速成熟为一名合格的统率,他积极听取几位前线大将的建议,并对房総半岛侵攻战做出一系列调整,首先就是将速战速决改成长期围困,以阵地战里一场场小胜利逐渐积累起绝大的优势,从整体战局取得压制里见义弘的战略目的。

  反正关东三年大灾迭起疫病频发,关东武家的日子都差不多这么难过,关东武士们又向来是各扫自家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一个艰难的冬天挨过来谁手里都没有多少存粮,唯一比较富裕的大块头就是相模北条氏,关东的武士根本没多少力气派兵支援,都想着怎么节省点口粮挨到秋收再说。

  所以当这家打算对里见义弘开刀的时候,根本没有关东武家愿意站出来力挺里见家,其中一方面是因为连续大灾手里没粮不敢妄动,万一自己几千军势陷入房総半岛的战事里半年不得脱身可怎么得了,半年的兵粮消耗就足以逼死大部分关东国人,而且就算打赢北条军多半也是得不偿失,总不能相隔百里占据下総国北条家眼皮子底下的领地。

  另一方面就是关东武家大多对里见家的人品不怎么喜欢,里见义尧这人的性情用阴险狡诈来形容并不过分,占便宜的时候比任何武家都积极,一旦遇到战事不顺甚至面临危机的时候,他就是第一个跳出来逃跑的,不管这合战还能不能继续打下去,他总要先带着自家的军势跑掉。

  这种卖队友保全自己的行为极端引人厌恶,从天文初年的小弓公方足利义明被他无情出卖以来,经历关东天文之乱卖掉南关东大半国人众,又在随后爆发的第二次国府台合战里,表现出色的卖队友才能,成功的坑掉太田康资、太田资正以及下総有力国人结城父子。

  就依靠他这一手优秀的坑人技巧,整个关东已经找不到甘愿将后背交给里见家的盟友,唯一可以算作给点支持的常陆佐竹家也就送点粮草聊表心意,其本意还是希望里见义弘能咬牙坚持住而不是关键时刻投降北条家,里见家支撑的越久对其他关东国人就越安全,北条家都忙着打房総半岛,他们能不安全吗?

  所以当北条氏政打定主意要硬耗死里见义弘,不但北条家的谱代众没有意见,就是敌对北条家的结城氏、佐竹氏、小山氏等国人众也都是没有意见的,只要里见义弘坚决不服软他们就有办法支撑着里见家不倒台。

  反正大不了丢下领地往上述几家大名领地一藏,说不定没过多久便能偷偷摸摸返回房総半岛,重新召集旧部再次拉起烽烟斩获。关东的武士无论是从属北条家还是敌对北条家的。都有一个大概类似的想法。那就是最想看到的是北条家陷入房総半岛的战火,三年五载最好十年八年也没人反对。

  宇都宫家的家督宇都宫広纲自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