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共襄盛举(1/2)

加入书签

  足利藤政的同朋众以及众多小姓们完美的本色演出还真的唬住不少关东武家,让他们误以为关东的几个有力大名已经在暗地里达成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协议,又因为这代的古河公方是个出名的大草包,让关东的武家更愿意相信这个计谋一定是出自北条氏政的手笔。

  许多武家不禁惊叹北条家的隐忍手段,竟然舍得用两万军势在上総国演一出大戏,只是为麻痹吉良家的警惕心理做出的示弱举动,看起来北条家的这位新家督也是个智谋超绝,能耐直逼相模雄狮北条氏康的枭雄人物。

  那须资胤也被他成功的唬住,尤其听到这使者照本宣科毫无感彩的分析里把那须家现在遇到的困境阐述的淋漓尽致,让他感觉脊梁骨都在不断的颤抖着,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尾椎直冒到后脑,六神无主的心里慌乱的不得了。

  古河使者虽然水平不高,连外交官最基础的隐忍都做不到,但是他的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磕磕巴巴总算把一番言辞给说出来:“今年初春那须殿在小仓原取得一场平局,而后又在两个月后的南乡合战里小胜一场,并又那须殿亲手讨取曾经伤到那须殿的仇敌,芦名家的佐濑伝七郎常秀一报受伤的仇恨,由此可见那须殿的武勇和军略都是非常优秀的。

  只是大关美作守殿与大田原山城守殿的骄横有些不合时宜,竟然企图联络常陆国的佐竹右京大夫殿迎立一位养嗣子做家督,这样明摆着胳膊往外拐的行为完全背离身为谱代家臣应有的忠诚。更何况那须七党之一以忠勇之心感动天下的群雄。他们这么做是在对其父亲大田原备前守资清殿下一生清誉的亵渎和践踏呀!”

  “说的不错!”谱代家老伊王野资宗赞同道:“大田原备前守殿是关东武家人人敬佩的优秀武士。他为我那须家做出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没有备前守殿的强力支持就不会有那须家今天的地位,大田原家的那两个小子实在太过分了,竟想用亲缘的身份压制家督抬高自己,实在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那须资胤和满屋子的亲信武士都显露出十分赞同的表情,显然大田原资清在关东尤其是下野国的名声十分响亮,那须家从孱弱到强盛与他有直接的关系,作用就好比给武田家带来昌盛的著名智将荻原昌胜。教导培养出武田信虎、武田信玄两代优秀的家督,为武田家的强盛确立坚实的基础。

  古河使者又开始照本宣科:“我家公方殿下的意思很简单,既然大关美作守殿与大田原山城守殿主动连携常陆佐竹右京大夫殿,那么那须殿为何就不能连携北条家作出积极对抗的姿态呢?相信有北条相模守殿的强力支持,必然会改变家中一边倒的局面吧!

  另外就是那须殿的仇敌宇都宫下野守殿的情况想必诸君也都知道,宇都宫下野守殿是在多方支持下重回宇都宫城,在此期间迎娶佐竹右京大夫殿的女儿做正室夫人,可后来宇都宫下野守殿依然站到芦名家、白河结城家的一方,对抗那须殿以及佐竹家、结城家、小山家的阵营里去了吗?所谓亲缘与仇恨有时只是一线之隔,只要是对自家有力的事情即使再恶心也会去做的吧!”

  “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那须资胤迟疑着说道:“只是宇都宫広纲那个家伙一定不会轻易同意的吧?那个联盟其实是他拉起来对抗本家的手段。宇都宫家从来都没有直面佐竹家的进攻,佐竹家只是借本家去对付芦名家以及白河结城家而已。”

  这个问题让古河使者有些卡壳。他的背诵稿里似乎没有这方面的记述,好在那须资胤也没打算从他这张尴尬的表情里获取什么有用的信息,待又过一会儿就听这使者又念叨起来:“我家公方殿下已经联络宇都宫下野守殿的重臣家老,芳贺右兵卫尉高定殿下,以及皆川山城守俊宗殿下。

  想必那须殿也知道这两位是宇都宫家的有力谱代家臣,尤其是芳贺右兵卫尉殿作为宇都宫下野守的肱骨重臣,为宇都宫下野守能够顺利返回宇都宫城立下汗马功劳,另外他还联络大关美作守殿暗杀那须殿的庶兄那须高资,为那须殿登上家督宝座也做出一些影响力,而这两位都是亲北条的有力武士,主张与北条家关系亲善建立宇都宫家稳固的支配体系,相信那须殿应当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含义吧?”

  那须资胤长叹一声道:“这就是本家刚才想获得的答案……果然是北条相模守殿有计划的谋划吗?宇都宫家的家督亲佐竹反北条,宇都宫家的谱代重臣亲北条反佐竹……看起来到是挺有趣的样子,如果本家亲北条反佐竹是不是也能获得同样的效果呢?”

  伊王野资宗老成持重,虽不善于谋略却还是能看出这一套分析里有一些微不可查的疑问,于是就忧心忡忡地说道:“似乎会起到相似的作用吧?只是就这么草率的反吉良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呀!”

  “原来资宗殿也这么认为呀!本家同样觉得很不安心呐!”那须资胤轻轻敲击地板显示出游移不定的复杂心里,迟疑许久依然满怀忧虑地说道:“我那须家与镇府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就这么贸然的得罪似乎不是一件很合适的事情,总觉得这么做会对我那组家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

  “我家公方殿下希望那须殿作出加入反吉良联盟的姿态,可以派出少量军势加入关东联军,主力就联合宇都宫下野守殿的军势对付下野国中的反北条国人众吧!想必这样的选择一定可以让那须殿放下心中的忧虑吧!”

  古河使者念叨完这句长出一口气,似乎是把一番说辞都背诵完毕,那须资胤又陷入深思之中。于是大着胆子提出要求:“那须殿考虑的怎么样了?不管那须殿最后的决断如何。是不是应该先释放在下回去复命呀!”

  “那就先请天使回去复命吧!就告诉古河公方殿下……”那须资胤迟疑许久。最后咬牙说道:“本家届时一定前往古河御所共襄盛举!”

  六月仲夏还未过去,一场暴风雨袭来预示着漫长的雨季就此拉开帷幕,不知是不是去年的雨水偏少而特意给的补偿,今年的雨水显得格外丰沛,从年初就是暴雪不断到四五月份本该略微干旱的季节也没缺过雨水,直到六月里台风袭来又是连绵不断的豪雨降下。

  但凡下雨下雪等恶劣天气的情况下是无法打仗的,无论是关东武士还是北陆的国人都只能窝在家里盯着连绵不断的雨水发呆,越后领内众多家臣们忙着加固河防巡查堤岸。河堤是年年加固次次巡查还是不能让人放心,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再好的河堤三年五载放置不管也必然要出现垮塌。

  细川藤孝的夫人沼田麝香也怀上孩子,因为是头一胎身孕让这位勘定奉行忙前忙后侍奉着夫人,怀孕的沼田麝香也格外亲近她的姐姐沼田檀香,隔三差五就挺着大肚子往御所里跑,恰好和阿菊、绫公主,还有已经成婚的长尾阿绪等一群夫人在御所里聊天打趣消磨时光。

  这不大的御所似乎要变成越后夫人外交的主战场,随后加入的长尾景信的夫人,真田幸隆的夫人也成为这个小群体里的大姐级人物。另外还有代表上杉辉虎的阿浪也参与其中,并作为新增添的“十日谈”活动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