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龙兴寺随风(1/2)

加入书签

  永禄三年七月,越后直江津町西南妙觉寺内,朝山日乘与虎哉宗乙各持棋子正在弈棋,室内香炉里散发着淡淡的香气,窗外风铃轻轻晃动屋檐上的雨滴轻轻落下,远处的水竹发出叮咚的声响,一派和谐安宁气氛让人不自觉的放松。

  年过三旬的虎哉宗乙到和几年前一样的年轻,手持黑棋静静的盯着棋盘凝神沉思,粗茶淡饭没有损失他半分从容淡定的气度,经过几年的禅修渐渐有些一代高僧的气质,他早已不是昔年一文不名的年轻僧人而是越后知名的学问大师,高深的禅理和卓越的文化素养使他的名声渐渐传到关东。

  随着吉良家的声势日渐提高,这座并不起眼的妙觉寺也随之成为越后乃至关东引人注目的地方,来自各地的商旅都会在妙觉寺逗留片刻上一炷香祈求平安幸福,传说中在这座寺院里上香就会被神佛保佑,因为神佛对上総足利家总是格外的青睐。

  虎哉宗乙在离开京都之前,曾经在妙云寺里听候快川绍喜的教导,他的授业恩师就传给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八字真言,由此虎哉宗乙便努力贯彻知行合一的理念,除去实施笔耕不辍的做记录以外,这些年并没有窝在直江津这一方小天地里足不出户。

  他就像个苦修士那样轻车简从,只带着几个徒儿走遍大半的北陆、关东,并造访过信浓的饭绳山,出羽的羽黑山等修验道场,还和真言宗的山伏僧人一道禅修过半年有余。这些年从美浓国到京都的诸多名山大川。再到下向越后以来走访的诸多地方。所记录的山川地理、文化风俗方面的游记足有尺余厚,这其中就有他的亲笔记录也有口述给徒儿做的记录,内容之丰富保罗万象成为一生的游记。

  而朝山日乘则越发的身宽体胖,原本雄壮的个头也慢慢有些横向的趋势,一张富态的胖脸红光满面连带着凶神恶煞的样子也减少七八分,嘴角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就像个弥勒佛似的,这会儿他手持白棋呆愣许久不知该如何落子。

  朝山日乘的白棋大龙已经被拦腰斩成两截,而黑棋一方已然势不可挡开始四处分割围剿白棋。朝山日乘眼看这局已无继续争斗下去的必要便索性丢下棋子认输,放下心思转而欣赏窗外的风光,说道:“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摩诘居士的诗清雅如这雨后的兰花,看着只是初读便有一种让人心旷神怡之感呀!”

  虎哉宗乙放下也丢下棋子,望着庭院里的假山溪水淡淡地说道:“东坡居士曾说过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善于表现幽静山水和恬淡从容的心情。让人读后有爱不释手之感。”

  清风吹散云彩露出久违的太阳,一缕阳光落在屋檐下渐渐庭院里响起蛙鸣蝉叫,二人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显然是沉醉在安宁祥和的雨后美景中,恰而此时前庭传来一声吵扰声打断他们的安宁恬淡的心境。

  一个小沙弥匆匆跑进来,说道:“师父,杉浦法桥又开始闹了,几位师兄制他不住呀!”

  “果然又是杉浦法桥……”虎哉宗乙苦笑一声,无奈的摇头说道:“由着杉浦法桥去闹吧!只是注意莫要他让伤到人就好。”

  这小沙弥连忙领命退下,朝山日乘捏着长长的胡须若有所思地说道:“公方殿下怎么会想起将这一向宗的法桥送到妙觉寺里加以管束呢?贫僧也试过这杉浦法桥的能耐,以贫僧这一身蛮力竟扯不动他,就这一身怪力果然是非同寻常之辈呀!”

  虎哉宗乙说道:“公方殿下的想法如天上漂浮的白云无法捉摸,不过这位杉浦法桥到来这大半年里确实越发的收敛火气,半年前还是每日都要闹上一会才能睡下,不是伤到寺内的护院武僧就是砸坏伽蓝惹出风波,现在已经降低到十天八天才会想起闹一闹,已经许久没有伤人了。”

  朝山日乘呵呵笑到:“这应当是宗乙大师的度化的功劳,贫僧这日莲宗的佛子不是也被宗乙给度化了嘛?整日禅坐精研佛理修生养性,到是逐渐将这肥胖的体重给降下来了,果然还是在这佛寺里待上半年总是好的,这几年来回奔波着实对身体不好呀!”

  身为吉良家的外交使者,朝山日乘当然不能整日无所事事的呆在寺院里坐禅发呆,这几年上京沟通朝廷幕府,联系寺社僧团以及各地的大名会晤着实没少走动,包括播磨国调略的前哨联系也是朝山日乘做的,丹波国的波多野秀治,河内国的畠山高政,以及大和国的筒井顺正也都是他代为引荐给本多时正由他上手操控,没有他这些年在畿内的东奔西走便无法施行这一次反制三好家的策略。

  朝山日乘本就是个不禁五戒的花和尚,在畿内迎来送往过惯浮华的生活就不免要逐渐身宽体胖起来,这次因为吉良家的战略调整又把他暂时调回来休整,于是朝山日乘就跑到妙觉寺赖着不走,这半年里小日子过的到是挺滋润,不但减肥成功还让脸色越来越好。

  面对朝山日乘嬉皮笑脸的表情,虎哉宗乙有些无奈的说道:“此语且可不可传出去,贫僧可没有度化日乘大师,那是日乘大师戒了荤腥,整日在寺内吃些粗食的缘故,可不是贫僧度化日乘大师呀!”

  “哎,都差不多都差不多……”朝山日乘正要说话,句瞥见那小沙弥又一溜烟的飞跑进来道:“师父!杉浦法桥安静不闹了!他被挂单的那位随风小师傅给说服了,还向神佛发誓以后再也不闹了。”

  “噢?是龙兴寺随风吗?他又对杉浦法桥说了什么?”虎哉宗乙有些意外地说道:“杉浦法桥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说话了?贫僧可是劝过好多次都没有效果的。”

  小沙弥嗫嚅着说道:“只是看到杉浦法桥被随风小师傅说了几句就安静下来了,具体情形徒儿也不知晓。”

  朝山日乘疑惑地问道:“这龙兴寺随风是何许人也?”

  虎哉宗乙说道:“这位龙兴寺随风到勉强算的上贫僧的师弟,乃是家师希菴玄密推荐来的优秀人才。据说其本是陆奥会津地方有力国人芦名盛氏的同族一门众。俗名芦名兵太郎。十四岁在会津道树山龙兴寺出家得度,没多久便前往粉河寺拜在僧正皇舜大师门下,又过两年前往畿内延历寺、三井寺、兴福寺以及妙心寺修行,前些日子拿着家师的推荐信来到妙觉寺挂单修行,到如今才二十四岁而已。”

  “原来如此,天台宗的挂单年轻僧人呀!”朝山日乘咂咂嘴说道:“在畿内几家大寺修行……看起来也是位遍才无双的学问僧,能劝住杉浦法桥便是因为这个缘故吧!这么年轻就有如此才具,看起来真是位前途无量的优秀佛子呀!”

  “大概是这样吧!”虎哉宗乙淡淡地说道:“只是这位随风师弟来到越后似乎有其他想法。最近一直在直江津附近化缘修行几乎没怎么在寺里居住,不知今日怎么就碰到杉浦法桥又把他给劝住……”

  朝山日乘笑着说道:“年轻僧人总是更喜欢体验生活,就像宗乙大师不是也行过万里路了嘛!多走走多看看终归是好的,窝在寺院里做学问研究佛理终究是个只会读经文的书呆子,宗乙大师常说的知行合一大概就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