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朝仓家的手段(1/2)

加入书签

  这种乱哄哄的国人军根本不足为惧,一群心怀叵测的国人众聚在一起能指望他们共同行动就已属不易,没有强力大名的支持和影响这群国人众就是笑话,他们的本领看家护院有余,扩张称霸不足稍显不足,联合进取更是痴心妄想。

  毕竟这可不是两百年前的南北朝时代,足利尊氏在败走九州之前就已经获得河内源氏嫡流的名份,所以带着一群残兵败将退往九州没过多久便拉起二十万大军重新杀入京都,名份的力量随着足利将军家的不断衰弱而失去作用。

  更何况当今的征夷大将军足利义辉坐镇京都,前些年一度形势大好有中兴的样子,而足利藤政这个古河御所的傀儡公方,选择对另外一个刚获得御所样的同族发起进攻是多么的滑稽,更无须提他这个草包公方根本没占住公理大义的名份。

  这场闹剧还没开始就已经注定没有好结果,吉良义时暂时没有理会足利藤政气急败坏的叫嚣,而是从下越新潟町的守军里调拨五千军势出越后走酒田港进入出羽国,趁着下雪之前的短暂时间迅速展开对出羽国几个国人众的严厉惩罚行动。

  此五千军势由驻守出羽国的内藤正成以及色部胜长分别率领,负责对天童赖贞、延沢满重以及对减封心怀不满的大宝寺义增展开惩罚,汇合出羽国的吉良守军外加出羽国人众的军势,以一万三千军势围住清水城,最上义光另外率领三千军势对天童、延沢以及他们的同党白鸟、寒河江发起进攻。总体局势对吉良军十分有利。

  伊达辉宗几度希望杀入出羽国对大仇人最上义光发动进攻。可是都被他的父亲伊达晴宗严厉制止住。对于伊达家来说家督的脸面比较重要,伊达家的霸权维持更加重要,伊达家的家业传承最为重要,家督脸面不如维持霸权更不如家业传承,前者和后者发生冲突的时候脸面是次要的。

  最初接到足利藤政的联盟邀请时,伊达晴宗是持反对意见的,可他一个隐居的前家督总不至于比伊达辉宗这个现任家督更有权威,就是他自己选择正当盛年把家督传给才十几岁的嫡子。伊达晴宗不能因为理念不同就对嫡子的政治判断大加干涉甚至横加阻挠。

  那样一来就是要促使新一轮家督对立的意思,就好比当年的天文之乱差不多就是这个原因,伊达稙宗因为过继养子的原因和家督继承人伊达晴宗产生严重的理念,然后老家督伊达稙宗被儿子伊达晴宗赶下台被迫隐居,作为天文之乱的发起者是很清楚两代家督对立的恶果。

  伊达晴宗很清楚这个足利藤政不可靠,可是他说话没有用也不敢有用,他没有选择对谱代家老打招呼妄加阻挠,而是合理的表达自己的态度之后就闭上嘴巴,将来伊达家的基业需要伊达辉宗来守护,让他多磨练几次才便于他的成长。

  现如今足利藤政被证明确实是个草包。他所倡议的所谓反越后联盟也随之沦为笑柄,现如今吉良军选择在大雪前对出羽国的叛军展开重大打击。此时伊达家是不方便贸然介入进去的,一来大雪将至这个节骨眼打进去怎么退回来还是个问题。

  二来他很担心这么攻向最上领会激怒吉良义时,在来年春季来临之后就会把伊达家列为首要打击目标,无论是一万大军还是两万大军杀进出羽国对米泽展开进攻将会是个灾难,伊达家现在的身板是绝度扛不住吉良家的大军进击,这个可以从上次的中山城争夺战就可以判断出来。

  如果这会儿贸然冲进最上领是最傻的选择,这就等于伊达家为草包公方足利藤政这个始作俑者挡枪,用伊达家完蛋来换取拖住吉良家的扩张速度,这怎么看都是一件毫无意义而又十分愚蠢的选择,因此伊达晴宗毫不犹豫的叫来他冲动的儿子训斥一通,把伊达辉宗给彻底骂醒才警告他不准冲动。

  伊达家不上钩也就意味着出羽国中的反叛军失去最有力的依仗,在上万大军的围攻以及最上义光的计谋策动之下,只是稍稍挑拨大宝寺氏家臣团之间的关系,利用大宝寺家臣团内部对反叛的不同声音,就轻易的促使东禅寺义长联合几位家老,突然袭击并囚禁谱代笔头宿老土佐林禅栋,而后绞杀大宝寺义增及其子满门并亲自开城降服。

  吉良义时对这个识时务者十分高兴的接纳,立即允诺将大宝寺义增死后的遗领全部交给东禅寺义长来统领,随后故作大方的释放土佐林禅栋等大宝寺氏的旧臣,其实暗地里鼓动他们为主家复仇,于是东禅寺义长这个清水城城主的宝座还没捂热乎就人头落地,被大宝寺一族的死士砍下脑袋然后切腹为故去的主公殉死。

  就这么来回倒手一次前后不过十几天的功夫,声威赫赫的大宝寺氏就此烟消云散,经此打击使得土佐林禅栋心灰意冷,选择遁入羽黑山做一介山伏野外僧不问世事,大宝寺氏的一门众和谱代家臣死的死废的废,再也没有力量来抵抗吉良军的肃清,清水领随之落入吉良义时的手中。

  兴许是大宝寺氏灭族的大戏实在有些吓人,使得原先闹哄哄的出羽国人众一下变成小鸡似的既老实又听话,那些为足利藤政摇旗呐喊并高呼“吉良家从出羽国滚出去”的国人众们全部偃旗息鼓,咱短暂的几天时间里整个出羽国安静的仿佛没有武士存在。

  天童赖贞和延沢满重一看情况不妙也光棍的很,完全不给几路大军会师而后进击围剿的机会,就十分干脆的打开城门摆出负荆请罪的架势降服,这一套早在上次就在吉良义时的面前演出过一回,当时还让吉良义时觉得颇为感动。立刻给予安堵本领的许可并赞赏他们的投诚行为。

  这前后时隔不到两年的功夫。天童赖贞和延沢满重似乎还打算故技重施获取宽恕。只可惜倍感被欺骗的吉良义时已经狠下心来决定废掉这两个家族,随后便这两位家督以及各自的子侄七组被直接捉走强行扭送到春日山城,其实半道上是被送到佐渡岛当矿工,这辈子是没希望走出那座岛屿了,天童氏及延沢氏的领地也顺理成章的归属吉良义时的手里。

  至于最上八楯的其他六家,已经涉及支持反叛军的白鸟、寒河江以及几座寺院都受到相应的减封处罚,这几家减少的封地全部划入最上义光的直领里,在这一刻才让最上义光深切的明白什么叫罚出来的直领。再盯着那几家减封的国人众的时候,就有点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思。

  还没来得及收拾仙北三郡的领主小野寺景道,出羽国就迎来秋末的第一场大雪,大雪降下就基本宣布当年的战事全部结束,内藤正成与色部胜长治好带着军势撤回防区驻守,进军的节奏完全停止下来,这让出羽国人不禁松了口气。

  对付出羽国的反叛者已经无须攥起拳头猛力一锤,增兵五千就足以对付这些不老实的出羽国人众,这五千人都来自下越更耐苦寒的越后本地人,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将会被留在出羽国作为镇守。有这五千增援就基本可以稳住,就在召开的秋收评定会。例行公事的盘点这一年的农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