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朝仓家的手段(2/2)

加入书签

收入和支出的时候,才收到姗姗来迟的畿内最新情报。

  畿内一大波变乱袭来,其激烈程度完全出乎吉良义时的预料之外,首先是四月份朝仓义景与浅井长政联合高调宣布,将对敦贺港到坂本町之间的交通要道设置关所收取重税,这就是要把坂本町往死路里逼迫的意思。

  山本时幸当然不能允许他们那么肆无忌惮,于是就联合中条时秀迅速夺取丹后舞鹤港,在若狭湾的西侧寻找到另一个出海口,摆出一副你要想逼死坂本町大不了就鱼死网破,让你一分商税也收不到还要把吉良家得罪到死。

  朝仓义景和浅井长政似乎完全不在乎这点威胁,在他们眼里吉良家根本影响不到他们郡内的内政问题,很快就在近江国的浅井郡、伊香郡,以及朝仓家的敦贺郡内很快设立几处关所征税,每个郡一处关所从途径此地的商旅征收货品总价值一成的税收,三个郡也就是需要反复征收三次,平白无故就让贸易过程增加三成的成本支出。

  更过分的是朝仓义景竟然下令敦贺郡司朝仓景纪,在敦贺港内的停泊船只征收高额的货物搬运费,不征人头税而是根据货物的价值征收五分到一成不等的搬运费,这就是摆出一副爱玩就玩不玩滚蛋的土霸王姿态没,朝仓义景还联络若狭守护武田义统,丹后守护一色义道企图对舞鹤港的吉良军展开追讨,企图用这种方法对吉良家的渗透施行反制措施。

  武田义统立刻发起相关的讨伐动议,并在评定会上遭到掌握家中实权的弟弟武田信方,以及重臣粟屋胜久、逸见昌经的联手反对,其中逸见昌经的反应最为激烈,甚至不惜当场翻脸以表示自己的强烈不满,武田义统一看不行也不敢闹的太僵,想想这只不过是朝仓家和吉良家的矛盾,与他们若狭武田家的关系不大便顺势不谈了。

  一色义道则压根不打理朝仓义景,这厮前些年还连同武田义统攻打丹后一色家的领地,今天又跑来找他反吉良家明摆着是要把他当枪使,而与之相反的吉良家早早的派出沼田光兼联系一色义道,告诉他舞鹤港的税收一文不少都会归还一色家,他们只是驻军控制这个港口作为连同京都贸易的出入港口。

  这对一色家来说是个十分重要的消息,作为原幕府四职之一的丹后一色氏虽然强势过百年,但自从一色义贯被恶御所足利义教杀死之后,这一族就基本退出幕府重臣序列,应仁之乱里从属于西军又被制裁过,家业早就衰退的不像样子。

  只有丹后一国勉强守着家门不失,早就不是昔日威望崇高的强大武家,丹后国人口稀少土地贫瘠。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几个港口和城下町的财税收入。如果把这几样刨除就真的是一穷二白的在地土鳖武士一个。

  吉良家的三千入侵军突然夺取舞鹤港。已经显露出一色氏完全无法抵抗的强大军力,而整个一色家也就只有三千军势而已,面对这么强大的对手一色义道甚至做好以死相拼也要夺回舞鹤港的准备,而吉良家恰好此时派来的使者沼田光兼就很好的缓解一色家的对抗情绪,归还一色氏的财税收入也不会驱逐原有的港口奉行,只需要舞鹤港的驻军和治安权即可。

  而后吉良义时写给他的亲笔信也告知自己绝无染指丹后国的意图,这三千守军可以作为舞鹤港的守军替丹后守住东大门,以后一色氏只需要用心经营领内即可。一色义道反复衡量觉得吉良义时提出的要求,虽然很过分让他这个家督感到难堪,但是他却很清楚小国大名的命运就是这样。

  前几年他还在为朝仓家的入侵而愤愤不平,这几年又为三好家的霸道感到恼火,暗骂天下纷乱竟让这些低贱的武士骑到他这名门的头上来,可眼下碰到一个家门比他还要高一筹的同族一门众,一色义道完全没有要死磕对拼下去的意思。

  吉良义时还在信里提及可以为舞鹤港提供一些便利,比如优惠的价格价为一色氏的居城建部山城提供改修重筑,其中还包括建部山城城下町的重建整修工作,以及丹后街道的扩建整理都可以给予相应的帮助。这一点同样可以运用在舞鹤港町的改建上。

  另外还愿意让一色氏以胡麻、水产品以及蜂蜜以及农产品作为抵扣相应的建设用费,但就这一点就让一色义道十分满意。进而升起与吉良家合作的打算,要知道丹后是个很狭小的领地缺乏土地也没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只有这么点特产还不怎么值钱,支撑一色氏在丹后的优渥生活就是靠通往京都的商道税收。

  从平安时代开始,丹后就作为京都的北部窗口而历来被朝廷重视着,且拥有便利的交通优势以及舒适的环境而成为公卿青睐的下向地点之一,因而丹后的商贸活动相对发达,来自西国山阴的一些商旅会在舞鹤港上陆进京,财税就是丹后守护唯一引以为用的主要收入,如果一色义道不识时务的拒绝,说不定就是舞鹤港拿不到手还要丢失这些优惠待遇,那可真是鸡飞蛋打什么都得不到。

  而比起只是口头上联合而没有实质利益输送的朝仓义景,来自越后的吉良义时诚心诚意的合作,就让一色义道感觉到还是同出身的一门众更可靠,没怎么考虑就认下吉良军支配舞鹤港的事实,同时与吉良家签署一系列合作协议,包括先前提到的建部山城及城下町的建造,丹后街道以及舞鹤港的修建都包括在其内。

  这一揽子协议预计需要五到七年的工期,前后需要投入十几万贯文永乐钱进行改造,重建的丹后东部地区将成为京都另一个重要的出海口,这将大大提高丹后的经济活力以及商贸来往,同时也会使得一色氏的家内经济大有起色,丹后国的守护一色义道将会比以往过的更舒服。

  又因为建部山城和舞鹤港都是一色氏的私产,所以一色氏需要负担的债务也是一连串天文数字,协议里添加一条就是当一色氏无法在协定完成时还清债务,将自动把舞鹤港作为抵充债务的抵押品转给吉良家,折算的债务如果仍不够赔偿就需要领地来折扣。

  可以确定是一色义道是直到到死那一刻也还不起这笔巨大的债务,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归还这笔巨额债务,只是想着享受五七年的舒适生活以及吉良家巨额投入带来的丰厚红利,五七年之后的事情谁知道会怎么样,或许天下会更乱或许吉良家会烟消云散,或许天下太平一色义道进京做重臣。

  即使不考虑这种不靠谱的可能性,并非所谓的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同样可以想象一下五七年以后吉良家这条大腿可以抱住,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或许就是一棵可以傍上去的大树,至于舞鹤港的问题根本不重要,抱大腿总要付出一些代价。

  这一条可以理解成吉良家用钱来买下丹后的一种手段,强大的军队是杀人盈野的太刀,强大的经济实力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用这么一套商业手段就轻易的避免抢夺港口而可能引发的严重冲突,用金钱开路买出一条当地土著武士愿意接受的和平过渡手段。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