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野良田之战(1/2)

加入书签

  朝仓义景见自己的联盟倡议手段完全不奏效也不召集,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又想起调略高岛郡内的国人反叛,或许是朝仓家的强势早已深入畿内武士的心中,朝仓义景的使者三言两语就把许多高岛郡的武士给说动,除去郡内的高岛七头始终暧昧不明之外,其他的各路国人还颇有一些人听信朝仓家的蛊惑。

  眼看高岛郡内生出几分动荡不稳的架势,朝仓义景就写信给自己的小舅子浅井长政,鼓动他趁着这个机会顺势发动对六角家的入侵战,只要能把六角义贤这个草包给揉扁搓圆,整个近江就再也没有能够抵抗畿内三国同盟的力量。

  这个要求恰好正中浅井长政的下怀,他早就盯上六角家这块肥肉眼馋许久,尤其是去年六角义贤这个草包竟然罕见的没有怂,在洛中合战里死磕三好义贤打的是昏天黑地山河变色,最后自己折损八千余众还搭进去几个家老可谓是元气大伤。

  可临到了只捞到一个象征意义的従四位下作为鼓励奖赏,还有五千贯文永乐钱作为对忠勇死去武士的补偿,六角家谱代众早已对强情公方的行为怨气冲天,可他们不能对幕府公方发火,那就只有六角义贤这个倒霉的家督要中枪。

  正值六角家内动荡人心混乱的时机,浅井长政就生出要趁你病要你命的想法,于是和朝仓家一拍即合立刻召集浅井家的国人众商议出兵事宜,北近江的国人众也是很清楚六角家内部的纷争矛盾,几乎没花多少时间就敲定出阵的事宜。但是在出兵之前却收三好家传递的情报。

  三好长庆身为三国同盟的发起者以及实际上的盟主。同样表示支持女婿浅井长政出兵尽快打下六角家。他给予的支持就是派出五千军势越过淀川在山城国东部驻扎,佯装作出威胁六角家左翼的样子,吸引六角义贤的主力不能完全转向北部浅井家的真正压力,同时三好长庆又委派松永久秀为自己女婿的攻略烧上一把火,这把火就是调略。

  永禄三年五月初,在松永久秀的从旁协助下很轻易的寝返爱智郡肥田城城主高野濑秀隆,此君的父亲高野濑赖定为六角氏履历功勋并英勇战死,却没有得到应得的封赏。因而高野濑秀隆始终对六角家抱有不满。

  这种不满随着日积月累逐渐发酵,尤其当他看到几个昔日的旧友同僚不是高升就是委派重任就更加不平衡,在松永久秀的使者居中几番调略就轻易的说服他反水,至于反叛以后能否得到他所需要的封赏之类的问题从来没想过,许多时候人是冲动的也是盲目的,高野濑秀隆就是个冲动而盲目的武士。

  他宣布反水投靠浅井家以后引发巨大的影响,六角义贤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出离的愤怒了,他觉得六角家对此君也算挺好的,虽然没有知行增封但地处琵琶湖东侧土地肥沃物产丰富,这可是近江甲贺郡里多少武士盼不来的好地方。

  更何况肥田城又承担着拱卫观音寺城的重任。可以说只要六角家的家督不脑袋不清醒就绝对不会动他们这一族,在六角义贤眼里高野濑秀隆是最不可能出问题的一环。比其家里的几个难缠的谱代家老绝对算的上人畜无害的代名词。

  可就是这么个“乖宝宝”却突然对自己龇牙咧嘴,甚至不惜投靠越发不听话的浅井家配下,这让六角义贤感到十分的愤怒和羞辱,觉得这几十年的真心对待全都喂狗了,于是他二话不说率领一万五千军势对肥田城展开进攻,同时将情报传递给坐镇坂本的山本时幸,希望他看住山城国边境的三好军势的五千余钉子。

  高野濑秀隆一边笼城固守一边向浅井家呼救,但是浅井长政并没有作出立刻出阵的选择而是集结军势在小谷城内待机,他这么做也是考虑到战国时代的攻城的两种极端,要么是几天破城要么就是长期攻而不克,担心自己贸然出阵还没到地方就发现肥田城被攻破,不如等一等看情况再做调整,顺便还能消耗六角家的锐气。

  六角家那边的行动却十分迅速,六角义贤统领一万五千军势迅速肥田城包围,位于爱知郡的肥田城距离位于蒲生郡的观音寺城实在太近,六角军只用一天就来到肥田城外大举围困,六角义贤先是象征性的派出使者劝降,待劝降不成就大举围困。

  不过他的围困还是十分巧妙的,可以看的出六角义贤是个心思缜密的家督,他很清楚对于六角家来说目前的形式不允许长期在外围困肥田城,于是就下令就地征发普请役在肥田城的周围修筑一道堤坝,将肥田城南北两侧的爱知川和宇曾川的河水水引入堤坝内,打算用水攻困死六角家的叛逆高野濑秀隆。

  爱知郡又名爱智郡,书写方法的不同经常出现通假字之一,比如加贺两字就是通假字,京都城东侧的鸭川既可以叫加茂川也可以叫贺茂川,所以爱知郡也叫爱智郡,同理还有爱知川和爱智川也是一个道理。

  他的计策确实取得不凡的成效,爱知川和宇曾川恰好环抱着两川之间的肥田城,两条河川就有现成的堤坝可以使用,一万普请役只是耗时一个月就勉强修起高一间多高的堤坝,以这到堤坝为依托掘开河坝发动水攻立刻就对肥田城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肥田城大半被浸泡在水塘里,只有二丸及以上凭借着修建城砦时的高度勉强摆脱大水的侵袭,面对如此巨大的损失已经把高野濑秀隆逼到绝路上,越是如此就越发不愿意投降认输,因为他知道此刻投降只有死路一条。

  事实证明他的坚持是有用的,时值六月正是雨水最丰沛的季节,一场巨大的暴风雨席卷畿内引发近江地区的河川暴涨。倾盆大雨连下十几天让爱知川和宇曾川也随之引发洪灾泛滥。本就不坚固的河堤迅速被洪水冲出决口。反过来把堤坝外的六角军淹成落汤鸡。

  六角义贤差点被气死,自以为机关算尽必然能成功,还特地用一套水攻就能轻易的收拾肥田城的叛逆,却遗忘为将之道最重要的天时之事条,洪水冲开刚修筑而并不坚固的堤坝,冲入平原上引发洪水泛滥,六角军的大寨被洪水淹到许多粮草辎重报废。

  水攻失败反而搭上不少损失,事到如今已经是无法再围城的。六角义贤无奈之下只得做出勒兵后退的决定,可这个时候浅井长政却亲率一万一千军势出阵南近江,强势出现在六角军的面前摆出要决一死战的架势。

  六角义贤很清楚这场合战多半是躲不掉的,可眼下军心不齐士气低落如何战斗还是个问题,他只得命令家中的谱代家臣迅速增援五千军势,这五千人是六角义贤训练的五千新兵,第一次亮相就是大战多少还有点不放心。

  有这五千生力军加入使得六角家的军势膨胀到两万人,不管士气粮草的损失如何但起码在人数上还是取得一定的优势,于是双方的军势就在爱知郡附近展开对峙,直到六月底云收雨歇露出晴朗的天气。大水退去又把被掘开的堤坝重新修复,双方的大将都意识到大战即将拉开。

  六角义贤率领两万大军在肥田城以南的宇曾川南岸驻扎。并派出蒲生定秀、永原重兴作为先阵大将统兵五千在野良田乡布阵,在他们的身后进藤贤盛、池田景雄、楢崎壱岐守、田中治部大夫为二阵在次第设防。

  而浅井军则以百百内蔵助、矶野员昌、丁野若狭守率领先阵五千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