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义景的愤怒(1/2)

加入书签

  朝仓义景这几天唯一做的就是疯狂的咆哮者诅咒该杀的一向宗,恶毒的咒骂一向宗千刀万剐断子绝孙,直到一乘谷内的谱代众有些看不下去,几番进言劝解才把盛怒的朝仓义景给劝住,家督不能镇之以定又怎么能安抚住骚动的家臣国人众,即使再愤怒家督也不能把表情外露出来,因为他代表的不单单是个人的情绪,更代表朝仓家上下武士的最终态度。

  好歹把朝仓义景给劝回来,请到评定间召开骚乱以来的第一场评定会,家中的谱代重臣国人领主把三里浜犬追物大会上的损失报出来,战死者主要是一些外样国人众,最大的损失就要属奏者众福冈吉家的意外身亡,还有两位夫人的陨难。

  这场耗时三天的大会还没开完就因为这场突袭而被迫中断,实际造成的财产损失并不严重,无非是一些伤员的医疗救治和骚乱中造成损毁的建筑,可这场骚乱对朝仓家造成的精神创伤却是巨大的,谱代家臣们七嘴八舌的安抚着家督,尽量用经济上的微小损失来证明这场骚乱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峻。

  在几位谱代家老的努力安抚下,逐渐把评定间里的诡异气氛淡化许多,朝仓景镜一本正经的坐在前排,悄悄瞥向那高居整座的朝仓义景,看到他浮肿的胖脸和暗淡无神的眼眸,暗自冷笑道:“确实不严重,只不过死掉两位夫人和一个亲信而已。”

  福冈石见守义清似乎不太满意这些谱代家老轻描淡写的举动,闷哼一声道:“一向宗胆大包天竟敢跑到我越前的心腹地带来撒野!还闯下惊天大祸简直无法无天,必须要给予坚决的报复以回应他们的恶毒作为!臣下恳请主公给予加贺一向宗全面打击。务必要把横行北陆道几十年的毒瘤彻底剪除。以告慰死在这场骚乱中的死者。”

  是朝仓义景近臣奏者众的首领。从他的通字里带着一个本属于将军家的“义”字就可以看出此人深受器重,朝仓义景为这位宠臣特意从幕府买来一个“义”字的免许使用权,而他在朝仓家内一直是充当沟通内外的重要近臣。

  福冈义清的本名为福冈吉清,他的同胞兄弟福冈吉澄战死在五年前与加贺一向一揆战斗的菅生口合战里,従弟福冈吉家又死在几天前加贺一向宗引发的骚乱,家中最有才华的两个弟弟先后死在加贺一向宗的手里,也难怪他会冒着谱代家臣的强烈不满也要捅这个马蜂窝。

  但是他这么做却激怒朝仓家的谱代家老,山崎长门守吉家不满地说道:“石见守应当知道先代孝景殿制定的战略是向西扩张吞并若狭国。加强对若狭湾的全面制霸地位,进而将势力渗透入畿内提高我朝仓家的影响力,年初的近畿三国同盟便是依照此战略的进一步强化,打加贺一向宗可以,灭加贺一向宗谈何容易?若真能灭掉又何必拖到今天。”

  奏者众成员小林备中守吉长反驳道:“长门守殿此言差矣,明国有句俗谚道此一时彼一时,宗滴公在世的时候我朝仓家虽能压住加贺一向宗取得优势,但彼时加贺一向宗决然没有今时今日这么衰弱,加贺半国大野半郡,加在一起不足二十万石。养活七八万加贺一向一揆恐怕是举步维艰,况且我朝仓家如今已与畿内两强结盟。背后安定正是进取加贺的大好时机呀!”

  朝仓家内众谱代家老,桜井新左卫门元忠说道:“那么备中守殿可知道这一切局面的造成者是那越后吉良家,加贺半国就是吉良家故意放在我朝仓家面前的一块肥肉,就是在故意引诱我朝仓家对加贺一向一揆动手。

  只待我等调整方略转向北陆道,竭尽全力驱逐越前境内的一向宗,就会引起大野郡内亲一向宗国人众的严重动荡,届时加贺一向一揆也必然不能束手待毙,下间赖照和超胜寺教芳必然会全力以赴的对抗我朝仓家,到那时莫说是一年半载能解决战争,就是三年五载甚至十年八年都不见得能脱身而出。”

  桜井元忠是朝仓孝景的亲信小姓出身,本身又担任越前第二大港口三国凑的奉行官,无论是出于支持故主朝仓孝景在十几年前定下的军政方略,还是出于三国凑毗邻坂井郡内越前一向宗的大本营吉崎御坊,只要朝仓家发动对加贺一向宗的进攻,就势必会影响到三国凑的自由贸易发展,这是身为奉行所不愿意看到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