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鼓掌之间(1/2)

加入书签

  越前国的近六成财税收入出自敦贺郡,其余四成多则来自始终无法保证绝对安全的三国凑,以及包含一乘谷城下町在内的商业设施的税收,相反的是朝仓家从村庄里收来的段钱、栋别钱其实并不多,国中大量寺社、公卿、幕府的庄园依然保持半独立的姿态,还有一些国人众享受的守护使不入特权也让朝仓家的集权程度始终保持中下档水平。

  某种意义上来说,朝仓义景这个家督就是靠几处税收维持奢侈生活,而越前国的领地有近九成掌握在同名众、谱代众、国人众以及寺社、公卿、幕府的庄园的手里,这些财税收入还要被诸如敦贺郡司这样的大头过一遍筛子,可见他这个家督实际的控制力还是很弱的。

  一乘谷掌握的所有兵力只有四千余众,只能和同名众里相对较弱的足羽郡司比一比,完全不是大野众和敦贺众的对手,更不用提那茫茫多的谱代国人,朝仓义景会选择设立奏者众从掌权的谱代众手中分权,把朝仓军总大将的位置从最豪富的敦贺郡司手中夺走等等行动,就是在有实际行动表明他这个家督对有力谱代一门的不满。

  越前国所保有的总兵力超过三万五千人,但朝仓义景最多只能动员到其中的六成左右,比如这次吉良军突入敦贺郡就吸引到五千敦贺众的守军,而在讨伐一向一揆的行动中敦贺众就投入六千军势,由此可见敦贺一郡就掌握一万一千军势。

  虽然这五千军势并不意味着是敦贺郡司所能控制的力量,而是来自地方国人领主自发组织起来包围家园的反抗军。但这也从侧面反应出朝仓义景这个家督的控制力有多么的贫乏。他这个家督当的很不自在处处受掣肘。只能用一些非常规的方法来夺权。

  当他面临吉良家巨大的威胁时才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力量抵抗,敦贺港一旦被吉良家夺取不但会直接危急到敦贺郡司的全部利益,更会威胁朝仓义景本就不雄厚的核心利益,失去敦贺港的利益输送将会给朝仓家带来巨大的灾难,说不定就会由此一蹶不振衰落下去。

  朝仓义景真的怕了,他这个时候才想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朝仓家可以用商路关所来威胁吉良家,吉良家就就能用海上霸权来威胁朝仓家。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相比之下朝仓家到是没有更多的办法对付吉良家。

  大觉寺义俊双手合十行礼道:“以贫僧看来,金吾殿与镇府公同为幕府良臣,就更应化干戈为玉帛,以免刀兵之祸肆虐世间酿成生灵涂炭的灾难……贫僧已经把佐渡守殿的话带到,便不在叨扰金吾殿了,告辞!”

  直到大觉寺义俊离去许久,朝仓义景都没有从怔忡里解脱出来,急忙前往评定间召开小型评定会,讨论的议题就是吉良家发出的战争威胁。前波景定叹息道:“现代敏景公曾说,世道多危难。家业多艰辛!起初我等对先贤的遗训颇为不以为然,觉得朝仓家蒸蒸日上正是奋起拼搏的时机,说一些灰心丧气的话有些过于妄自菲薄……

  直到此刻才我等才意识到世道变化如水中月影,让人琢磨不清哪个是真实哪个又是幻景,强敌环伺世道艰难,我朝仓家横在两大势力之间,得罪哪一方都将给自己带来深重的影响,可真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啊!”

  前波景定提的遗训就是《英林壁书》,里面有许多朝仓敏景用几十年时间总结出的为人处事经验,其中包括勇敢团结自律节俭等多项训诫,因为成文的时间还是明応政变以前朝仓家的艰难日子,但随着世事的变化朝仓家的家督觉得这些家训有些跟不上实际情况而祝君安抛弃。

  朝仓义景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思前想后觉得朝仓家确实不是吉良家的对手,在心中暗叹道:“津江越三国同盟误我也!早知道本家就不该参与到这个三国同盟里,甲相骏三国同盟的前车之鉴犹在眼前,本家为何仍会轻信三好家的甜言蜜语呢?”

  他不会承认当初创建三国同盟的时候自己有多么的积极主动,更不会承认半年前他还在一力主张制裁近江坂本的吉良家领地,几个月前在越前近江的三郡之内设立关所,还有调略高岛郡国人众、蛊惑丹后一色氏、若狭武田氏针对吉良家等等行动都是他一手炮制出来的把戏。

  可事到如今被吉良军打上门来耀武扬威一番,他又觉得促使这一切的都是三好长庆的错误,没有畿内三国同盟就没有他受到打击这一出,说不定三里浜骚乱以及朝仓景垙之死也会消失,如果浅井长政没有那么水而是继续发挥他的神奇本领,在贱岳之战里再次击败吉良家保住伊香郡的安全,就不会有敦贺郡被攻击关所被烧毁的麻烦,他也不会被人捎带话威胁恐吓一顿。

  只有别人的错自己永远是受害者的心态,突出这位家督的心理已经完全不正常,朝仓义景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精神有些错乱,时常会觉得小宰相就在他的身边,甚至就在刚才还在屋子里和他说话,偶尔在睡梦中还会看到那个面目全非留下一个大血窟窿的面庞,被吓醒疯狂的叫骂并惩罚值夜的小姓和侍女,他觉得自己的精神真的有问题。

  头疼说来就来,朝仓义景捂着脑袋起身说道:“本家头疼需要休息,这些事情就交给诸君去处理罢!”

  目送朝仓义景离去,朝仓家的谱代家臣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应对之法,有些家臣认为此时不能服软而应该保持一定的强硬,不能朝令夕改更不能背信弃义,否则得罪吉良家在前又得罪三好家和浅井家,对朝仓家只会是场灾难。

  但这种说法显然站不住脚。如果是几个月前他们还有信心对抗吉良家。眼下朝仓家上下都知道不能再打仗。敦贺众和大野众的对立就是个天大的麻烦,朝仓景纪到现在还没有直接指责朝仓景镜,但距离完全撕破脸的日子已经不会太久,再转过头看吉良家就真是个得罪不起的大势力。

  同名众的三位家老缺席这场会议让会议本身减少几分权威性,山崎吉家扫视房间里的众多臣僚,轻声说道:“此事自有公论在下便不谈了,在下要说的是主公的精神状态非常微妙,近些日子里主公的行为越发的奇怪。几乎每日都会从本丸里传出小姓、侍女接受惩罚的消息,小姓与侍女们整日在担惊受怕中渡过,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早晚会影响到家业的安稳。”

  “说的不错,主公身边的两位夫人都已故去,在下觉得应该为主公再寻一位温柔美丽的夫人,用女子的柔情抚平主公的心头创伤。”河合吉统的发言前半段还比较正常,后面就多少有写离经叛道的意思,引来评定间里一阵心领神会的笑声。

  福冈义清闷哼一声表示不满,但心里却对这个提议颇为意动。在心里盘算一会儿就提议道:“据说斋藤兵部少辅殿有一位嫡流长的清秀可人,性格也是温柔善良为人所称赞。不如就选斋藤兵部少辅家的这位女子如何?”

  ……

  吉良义时整理着吉良忍者送来的情报,心里多少对畿内的情形有一个大概的认识,越前朝仓家如期的激烈的爆发纷争,朝仓家最强大的二内众也一如所料走向彻底对立的不归路,只要有吉良忍者在外煽风点火制造事端,就不用担心这两家出现和睦相处的可能性。

  被喻为畿内新一代希望之星的浅井长政,在山本时幸的几次短暂交手里也试探出真实水平,天赋优秀勇敢顽强还有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吉良军与山本时幸的组合也敢碰撞一次,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小白脸挺帅气。

  有优点自然有缺点,浅井长政的短板弱点也十分明显,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盲目的自信以及对军略的理解较为简陋,身为总大将带着军势冲在第一线,指挥的时候就是派出矶野员昌作为先阵吸引火力,然后浅井长政则带着本阵迂回突袭侧翼,这三板斧式的招数用的欢快但同样暴露他的才具有限。

  以目前来看,浅井长政是个具备优秀统兵大将之才,却不具备担当总大将气局的优秀武士,另外就智略方面从目前的情况则是完全不合格,就连调略肥田城城主高野濑秀隆都是假手他人代行,足可见他并不是个智谋优秀的谋将,有些类似泷川时益和本庄繁长,但又欠缺他们的丰富见识和老练手段,更缺乏以一敌百的勇武和气魄。

  比起浅井长政的那个深沉狡猾的父亲还是差出不少,再结合一些传闻里提到浅井久政被幽闭,其实是他自己与儿子浅井长政演的一出戏,旨在借这个机会彻底扭转浅井久政执政时期在外从属六角家收获屈辱,在内无法满足躁动国人众的自立诉求的主要矛盾。

  或许是更相信自己的儿子能有出色的发挥家督的才能,浅井久政才会自导自演一出苦肉计轻而易举的隐退,从事实证明浅井长政确实拥有非凡的实力,一上台就促成畿内三国同盟并成为三好家的女婿,朝仓义景的小舅子,而后又击败宿敌六角义贤从形式上获得完全独立,浅井家在他的手中完成一次从上到下的革新,的确达到最初隐退时确立的目标。

  但是浅井久政一隐退还是暴露浅井长政经验不足的缺点,刚强的性格可以获得国人众的支持,同时容易为他招惹到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比如浅井长政质疑亲姐姐阿久姬的死亡就引来朝仓家的不快,他对吉良家的轻率军事行动引来伊香郡内许多国人的不满。

  伊香郡内的有力国人及浅井长政的外祖父井口经元偷偷变节还被蒙在鼓里,还有重要的筹码京极高吉一家被吉良忍者轻易解救出来,这都是浅井家蒸蒸日上的家业下深埋的炸弹,只不过炸弹没引爆以前没人注意到而已。

  至于畿内三国同盟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环三好家。目前的形式更谈不上多么美妙。就畿内三国同盟的另外两家同时出现问题的情况下。三好长庆却没有余力作出军事支援,从某种程度也降低三国同盟的威信。

  三好家在河内国被畠山高政给拖住,这个家伙本来就是个十分难对付的刺头,河内畠山家是幕府有力一门众且是三管领家之一,家门可以追溯到源平镰仓时代,拥有着数不清的荣耀和辉煌的历史,在河内国的影响力只能用如日中天来形容,看看游佐信教的变节就知道这群国人众在两者之间的选择不会轻易改变。

  如果说前几年的畠山高政只是个鲁莽的愣头青的话。现在的他不但得到吉良家重金支援,还能时常接受智将山本时幸从旁点拨,虽然这家伙的大脑构造永远和正常人不同,经常把山本时幸的提议丢到一旁抡起膀子硬碰硬再吃个小亏,但是总体的表现还是趋向更加难缠。

  牛皮糖黏在手上甩不掉有多么窝火,偏偏这河内国还曾被三好家一口吞下去,觉得自己大赚的时候才发现如鲠在喉,向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