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妖女的花招(1/2)

加入书签

  每年的腊月末都格外的忙碌,或者说整个春日山城都忙碌着,吉良义时忙着每天大会小会不断,拖着两个要处理的一些政务也要一一批复,好在许多政务都是奉行众先行批复予以试行,交给家督的基本是附件进行复核。

  家督要是觉得不合适再召集奉行众开个办公会进行处理,解释清楚的允许正式执行,若是不通过也能把试行停下来,如果事事都要家督一一过问,那这两个月家督不见踪影就足以让吉良家大乱,奉行众也就失去存在的基本意义,再说他这个家督也实在忙不过来。

  连续三年的灾害不是旱灾就是水灾,风不调雨不顺又时不时冒出传染病流行让奉行众手忙脚乱一阵子,不出预料的今年的粮食收入依然维持在去年的基准线上浮动,要不是有越后的厚实底子支撑,说不定配下家臣国人就要勒紧股腰带过日子。

  除去例行公事的会议和政务要处理之外,还有个正旦朝会也要忙着准备,每年正月初一元日群臣云集,各地的盟友缘戚也要派来使者凑个份子,少说也要几千号人涌进春日山城,闻风而动的商旅更是从四面八方跑到直江津町里做生意或来打探消息,突然增加那么多人流量且不说要准备多少饮食,就一个安全保卫的压力就足以让城卫军把警戒程度调到最高等级。

  随着吉良家的家业蒸蒸日上使得每年的正旦朝会变的更加隆重,原本只是几百个武士一起聚在一起喝喝酒吹吹牛的聚会,到如今却变成影响东国的一件大事。不管关东的各路武家和吉良家能否说的上话。都要派来使者带上点土产来说几句场面话。不求能获得什么只求混个脸熟。

  关东的武家早已不是那个所向无敌的镰仓武士,武士的魂魄随着一场场波及关东大乱在不断的流失,虽然骨子里保持着混乱的本性没有变,但是他们比自己的先祖更加圆滑事故,那些倔强的武士早已被大浪淘沙杀死,活下来的多是些奸猾之徒。

  当然这里面也有例外,比如太田康资与太田资正叔侄俩,这两位来到越后快半年的辰光应是顶着巨大的失落感坚持下来。屡次求见被拒也一点都不气馁,他们知道想踏进吉良家的门槛远比普通武家要难的多,寻常武家哪怕是关东名门佐竹家也要把他们叔侄奉若上宾,可这位镇府公完全不会这么对他们。

  摄津源氏的出身在关东不算低,但是在足利家看来完全不够看,源赖政的嫡流早就死在镰仓幕府的动乱里,作为源赖政的几个支流之一的太田氏在幕府里混的也不太如意,太田家不过是扇谷上杉家的家宰,太田家的主家扇谷上杉家作为关东公方的谱代,同族的一门惣领山内上杉家才是关东公方的家宰。也就意味着太田家只是关东公方的陪臣。

  所谓陪臣就是家臣的家臣,就好比猴子欣赏的直江小爱和片仓小十郎两人。就分别是小姐姐和独眼龙的谱代家臣,小姐姐和独眼龙当时名义上是猴子的家臣,所以这两个人也就是猴子家臣的家臣,天下两大陪臣就是说猴子得不到两个家臣的家臣,而对他们的才华和忠义赞叹而已。

  太田家勉强在关东混个名门,但是在正牌的幕府的御所样面前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这叔侄俩见到上杉宪政还要考虑是不是低头行礼,在上総足利家这个的地位和关东公方等同的大贵族面前就理所当然的算不得了不起的人物。

  唯一拿得出手的太田道灌没进过京都,更没见过幕府公方,最值得夸耀的一件事就是据说曾经收到细川胜元赠予的武经七书并自创《足轻军法》,因只是记录在《太田家谱》在细川家的文书里没有相关记录而真假难辨,太田家的真实地位大约比同族三河幡豆郡的大河内家少好一些。

  太田康资和太田资正知道自己没有摆谱的资格,不说上総足利家的家格就现如今越后的强大,就不知有多少武士像他们这样请求一次面见吉良义时的机会,当年以关东管领上杉宪政和信浓守护小笠原长时,尚且被屡次拒之门外并百般刁难,他们两人随着山内上杉家完蛋也变成南武藏的国人领主,差距那么大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吉良义时到真不是想抻量他们俩的耐性,夏天那会儿忙着对付畿内三国同盟以及脑壳有问题的关东公方足利藤政,根本没心思管这两个请求恢复领地的国人领主,入秋以后陆续处理这两家的首尾,接着就是发布出征关东的军令,自己则跑到直江津勾搭南蛮妹子享受人生赢家的福利去了,那里有功夫见这两个苦大仇深的中年大叔。

  这才忙活完手头的事情,就听说这两位锲而不舍的又来求见,看看日头就知道自己的夫人们还在听雨院搞娱乐活动,别说夫人们不在御所里就是孩子们也都被抱过去玩耍,他自己回去也没什么事情做,还不如把两人叫过来听听他们有什么话要说。

  没过多久便看到一中一青两个武士走进来向他恭敬的行礼,不用说他也知道那个年纪略轻的是太田康资,年纪大一些的是太田资正,两人仪表尚可个头中上论感官在这个时代也算不错的层次,唯一的缺点就是苦着脸有点减分。

  许是这些年见过的名将实在太多,对太田资正这个大名鼎鼎的历史人物完全没有波澜起伏,对两人矜持的回应便言道:“二位殿下远道而来甚是辛苦,在我越后苦寒之地过的如何?日常生活有什么难处可以说说,余会着人满足二位殿下的合理需求。”

  “我等在春日山城过的很好,越后是个好地方,但是我等还是更想念家乡的水土。希望殿下能帮助我们夺回本领。我等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半年的拒绝让两人第一次见面难免有些急躁情绪。太田康资就强行把话题扭转到复领的话题上来。

  吉良义时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原来是这样啊!到有劳两位大老远的来到越后了。”

  说完这两句便闭上嘴巴慢慢品茗,目光慢慢转向厅内的山水画上,一边喝茶一边欣赏佳作似乎没听到他的请求似的,太田康资被这句话堵的很尴尬,还欲强言又被太田资正轻轻拉住,转过头看到自己的同族冲他摇摇头,才醒悟到自己太仓促的提议反而起了反效果。

  太田资正咳嗽一声,笑着说道:“镇府公殿下是名满天下的武家名门。这些年讨伐乱臣安定东国闯出诺大的威名使关东武士十分倾慕,我等太田氏本是清和源氏一流,荣膺扇谷上杉家的家宰,只因先祖道灌公为主家所暗害才生的反乱之心报复主家。

  谁知引来恶贼北条氏闯入武藏横行霸道,无故夺我领地驱我二人使我太田一族有家难回漂泊在外,幸而今度有镇府公殿下愿为幕府安定奔波,我等才北上越后来此求见镇府公殿下想求一份恩典夺回家领,为此我太田氏愿代代效忠镇府公殿下。”

  比起不到刚满三十岁还不太成熟的太田康资,已年近四旬的太田资正不但有勇有谋,还精通文化讲话的水平要高出许多。一番言辞把自家这几十年的变乱给概括出来,成功的塑造出一个受主家侮辱而反叛的太田家形象。并为自己临阵变节致使河越夜战失败的无耻行径悄悄洗地。

  太田资正玩的小花招瞒不过吉良义时的眼睛,这种在言辞里玩花招的把戏在京都就见过不知道多少次,文化底蕴相对较差的关东再碰到一次到感到挺新鲜的,听了会儿假装在思考着他的提议,其实则是悄悄观察这两人的动作判断他们的心理活动。

  吉良义时并非道德洁癖者,也不是什么卫道士,比起狠辣无情的手段可能比武田信玄还厉害,只不过喜欢好名声不喜欢玩背信弃义的把戏而已,唯一可以称得上背盟的举动就是坑了把朝仓家,那还是他在盟约本身动手脚设下一个陷阱。

  只规定两家共分加贺而没提及吉良家要是先夺取加贺的一半,再支持加贺一向宗阻止朝仓家拿另一半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这个小小的背盟让朝仓家吃了个哑巴亏,想指责吉良义时也无从下手,因为他们自己说不定也存着这个心思,真扯起来绝对是占不到任何便宜,更要提防吉良忍者在畿内煽风点火,把朝仓义景塑造成三好长庆那个顶风臭十里的模样。

  吉良义时点点头说道:“两位殿下思念故土,期望恢复旧领的心思可以理解,我上総足利家也在做南下关东的准备,既然两位殿下有意为我上総足利家效忠,到不如就此前往上野国平井城听候上杉弹正殿调遣,他是此次南下关东讨伐军的总大将,至于两位殿下的这份忠诚,余思索良久还是决心收下了,不过余还是要把某些话先说出来免得两位觉得我上総足利家不通情理!

  幕府的法度森严决然不同于散乱的关东武家这一点一定要清楚,余希望两位电信爱对得起作为道灌公后裔的名号,发挥忠勇之心为幕府为余尽忠职守,须知忠谨与否在于长久行动而非简单的言辞保证,余配下的谱代家老大河内氏也是你太田氏的同族一门,这一族为上総足利家效忠三百多年,相信两位殿下应该明白身染污名就更需要百倍的忠诚来洗刷的道理吧!”

  吉良义时的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收你们做家臣不是不可以,只是你们的劣迹实在让人不太放心,明明是关东的名门武家却在关键时刻背叛扇谷上杉氏,在河越夜战打到最紧急的时刻朝自己的主家捅了一刀,间接导致河越夜战的全线溃败,虽然这件事是太田康资的父亲太田资高干出的事情,基本与太田资正没太大关系,可身为同族这个污名还是要承担的。

  十几年前的旧事被人当场提起还是很难堪的,尤其这两个人一个是当事者的嫡子,当初还没元服完全是个没有影响力旁观者。另一个还作为关东联军一方为扇谷上杉家奋战过。被未来的主家不轻不重的质疑忠诚实在羞愧的几乎要自杀。

  不能怪吉良义时不照顾他们的颜面。而是太田家确实有一定的问题存在,如果说背叛扇谷上杉家还有自己的理由的话,那么背叛北条家就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