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虎父囚虎子(2/2)

加入书签

东光寺内软禁起来,武田义信的郎党也被一并捕捉杀的杀流放的流放,竟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把亲武田义信的一党连根拔除。

  这其中有谱代家臣团的鼎力支持和积极配合,因为他们知道武田信玄这是要出兵骏河的节奏,这也是他们热切盼望已久的事情,不扩张大家还要继续窝在山里过苦日子,这对见识过山外花花世界的甲斐武士来说是残忍的,比起少主的冤枉与否还是自己的利益更重要。

  武田信玄紧急从诹访郡将诹访四郎胜赖调回来,并改名为武田胜赖作为家督继承人培养,武田信繁也随之从诹访郡赶回来请求武田信玄放过太郎义信,嫡子用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抓起来软禁是很没有道理的,武田信繁根本不相信他的侄子会干出大逆不道的事情。

  “兄长请听我一言!”武田信繁恳求道:“太郎是个好孩子,他绝对不会背叛兄长背叛武田家,臣下以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请兄长给太郎一个解释的机会。”

  “本家也知道太郎可能是被冤枉的,可是谱代家臣团联手检举太郎谋反,证据确凿让本家这个家督也是无可奈何的呀!”武田信玄只能敷衍道:“信繁放心,太郎是本家的嫡子一定不会让他受到委屈的!正好本家有个计划要和你参详一下……”

  武田信繁当然不会相信武田信玄的话,可是他在东光寺外就被把守森严的武士给拦住,堂堂有力一门众竟然连武田义信的面都见不到,这几天里在踯躅崎馆奔走呼吁连个愿意说话的人都没有他的心就凉了一半,明摆着这是家督与谱代的有一次合谋出卖,只不过把出卖的人从他的父亲武田信虎变成他的侄子武田义信。

  武田信繁向来以忠义无双闻名于世,可面对兄长又一次背叛却无能为力,如果说上次背叛武田信虎他还参与其中的话,这次的背叛他就只是作为一个局外人旁观变局,武田家在一次又一次背叛中不知不觉降低自己的底线,武田信繁甚至有种错觉,或许他的兄长早晚有一天会被出卖。

  救不了侄子也不敢去救侄子,武田信繁的沮丧心情溢于言表,身为谱代一门众所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刚才砸提议释放武田义信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兄长的眼神带着深深的忌惮。统兵在外屡次阻挡真田幸隆的名声已经使他在家中拥有不小的威望,兄弟之间的感情本就疏淡的很,因为权力和威望的原因更让这两兄弟的关系越发显得微妙起来。

  武田信玄顺势就向他介绍正在完善的入侵骏河的计划,并有意让他担任先手大将统兵五千征讨骏河,武田信繁对这种变向的军权剥夺完全没有抵抗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场信春与曾根昌世肢解他配下的这支百战军势,留给他的只有武川众的原班人马以及部分从信浓逃难而来的国人军。

  就在北条氏政发出求援要请的时候,武田信玄也顺势恢复相模北条氏。告知其揭发今川家与其嫡子密谋武田家的事件,决心对昏庸无道的今川氏真进行讨伐,并邀请北条家趁此机会与他一道会猎于骏河国共分骏河今川氏。

  北条氏政收到武田信玄的亲笔文书的时候差点气昏过去,他敢向神佛发誓从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家督,竟然明目张胆的对另一个铁杆盟友动手,还能腆着脸对他们家发出共分骏河国的提议,这简直是红果果的践踏甲相骏三国同盟的神圣契约,更是对渊源深刻的姻亲骏河今川氏的公然挑衅,这是在打相模北条氏的脸,北条氏政的脸被这一纸文书给抽的血肉模糊。

  隐居在小田原城不问世事的北条氏康也被气的不轻。他早就察觉武田家有些不稳的状况,只是一直觉得自己的宝贝女婿今川氏真能顶住压力。再加上北条家的威慑力足以听过今川家暂时的危机,可是他没料到吉良义时竟冲着他北条家要下手,前后六万五千大军云集关东还怎么得了。

  北条家的谱代家臣团本就人心惶惶,听到武田信玄竟然趁着北条家危难之际,竟然背信弃义对盟友今川家下手就越发的惊慌失措,伊豆十四家的地盘就在骏河东侧只有咫尺距离,在武田信玄宣布进兵骏河以后就引起伊豆众的群体骚动。

  北条氏繁义愤填膺着说道:“武田信玄狼子野心!这几年定是早已觊觎今川家领地,此次趁着吉良家的大军南下关东夺取骏河国,我北条家绝对不能放过武田信玄啊!”

  “不能放过武田家的恶贼!让他们对骏河下手就意味着甲相骏三国同盟彻底崩溃,武田家从骏河补充失血会对我北条家的边境安全产生极大的威胁。”老迈的松田盛秀说道:“再苦再难也要出兵力挺今川家啊!”

  “可眼下的局势对我等极为不利,上杉弹正带着四万五千大军进入御嶽城,其南侵之势已是昭然若揭,我们该怎么抵挡两边的大混乱呢?”大道寺政繁忧心忡忡的说道:“吉良家来势汹汹其意不言自明,关东的盟友装聋作哑使我北条家陷入空前的被动之中呀!”

  大道寺政繁的意思很简单,此时正值相模北条氏陷入空前大危机的时刻,贸然援助骏河很可能陷入深不见的泥沼中,在骏河与武田家开战绝对不是个好选择,且不说北条家的所有利益都在关东,骏河对他们来说打下来是个麻烦,打不下来还要面临伊豆直接受到武田家军事威胁的危机。

  更重要的是北条家的主力现如今是片刻不敢轻动,生怕神出鬼没的吉良军不知从什么刁钻角度杀到他们的面前,此时援助今川家怎么看都是一件得不偿失的行为,身为家督应当把大局放在武藏国的吉良入侵军身上。

  北条氏政的脸色十分难看,家督和谱代家臣的立场以及出发点是完全不同的,他也得承认大道寺政繁说的非常有道理,但是政治这种东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利益考量,需要考虑的还有名誉士气信望等各方各面的影响力变化。

  在他看来脸面甚至比利益更加重要,武田家胆敢厚颜无耻的邀请他一起共同会猎于骏河,这就等于揪着北条家的脸朝墙上碾,比打脸更过分的事情大概就是这个程度,如果北条家选择捏鼻子认怂,北条氏政这个家督以后还那什么让如此多的谱代外样感到心服。

  身为家督最重要的是个人威望和家臣的信服度,威望崇高的家督可以乾纲独断且依然能人家臣感到信服,威望不够的家督被谱代外样联手压制、傀儡、流放甚至暗杀的也是比比皆是,远的说有镰仓幕府源赖家、源実朝两个悲剧,近的有足利义教、足利义材、足利义晴等诸多悲剧。

  将军家尚且保不住被家臣傀儡流放杀害,就更不用说这些低层次的大名国人屡次败死在家中的动乱里,而北条家引以为荣的无非是相模伊豆的家臣团结,以及甲相骏三国同盟堪比各类盟约的模范带头作用。

  当甲相骏三国同盟面临破盟的危机,北条氏政连自己的妹夫兼姻亲表兄弟的今川氏真都保不住,被人家当着面强行肢解自己的盟友实在太丢脸,隐居的北条氏康列席评定会并发言:“必须警告武田大膳殿不得轻举妄动,就请伊豆众出兵三千前往河东郡援助今川家吧!江雪斋殿就去骏府走一遭与今川刑部殿沟通相关援助事宜。”

  板部冈江雪斋起身应诺,北条家的谱代家臣团也被老家督的提议所影响陷入短暂的思考,在座的不少谱代家臣很快推敲出其中的关窍,大和晴统若有所思道:“大敌当前,屋形样命令伊豆众前去援救今川刑部殿,其意难道是……”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