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武藏大崩溃(1/2)

加入书签

  明知必败无疑仍然坚持战斗,这是身为武士的基本武士道德,北条纲成努力的率领军势朝大手门方向退却,企图用本阵的突击力量把北条氏邦给救出来,忠勇的北条武士死死的抵挡着吉良军的猛攻,为北条氏邦争取更多的时间。

  为营救深陷重围之中的北条氏邦,北条纲成把手下大将横井越前守派出去,这位老将的年纪比北条纲成还大一些,年轻时跟随北条氏纲征战关东凭借一手左右开弓百发百中的箭术,生生打出个关东八州无双强弓的名号。

  即使这位老将如今已经拉不开强弓,只能依靠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准确的半段击杀大意的武士,但是他那一手准头很厉害的弓术依然是个不小的威胁,横井越前守的别动队还没杀进城内就收到一个糟糕的消息,北条氏邦竟然被吉良军的一众武士生擒住,这个消息对北条军来说是个意料之外的重大打击。

  说到底还是北条氏邦太年轻太冲动,竟会在田波目城大手门内并不开阔的地形里举着太刀乱劈砍,他就不明白人挤人的狭小空间里举着太刀砍杀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不但能威胁到敌人同样也可以威胁到自己,北条氏邦就现场示范一次威胁自己的标准结局。

  北条氏邦仗着年轻力壮骁勇无畏的气势,举着太刀连砍七八个吉良军的士卒并成功的误伤几个属下武士,又磕磕绊绊挡住几次堪称致命的攒刺把锋利的太刀砍卷刃,吉良家的众多武士就趁着他丢弃太刀抽出肋差的功夫一拥而上将他给擒拿住。

  失去北条氏邦就等于失去逃跑的机会。北条纲成得知北条氏邦被生擒的消息。二话不说就带着数十骑黄备之中的勇猛武士对这支吉良军的本阵发起决死突击。北条纲成冲着身后的士卒大吼道:“诸将听我将令!在我死后立即投降不得反抗!违令者杀!”

  “大将!”没追赶上步伐的步战武士跪在地上哀恸道:“大将若战死,我等一定会追随大将去那黄泉比良坂!”

  一将哀恸众将齐哭,短短的片刻之间田波目城外几千北条军,随之丢掉武器跪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也不管身旁有没有吉良军的动静就嚎啕大哭,他们哭的不仅仅是统御五色备的大将北条纲成,更是在哭对他们施以恩义的相模北条氏。

  “这就是人心的力量!义时说的不错!这北条家决然不简单,让他们成了气候对我上総足利家是个巨大的威胁呀!”看到几千人为几十骑猛士送行。上杉辉虎也为之动容:“传我将令,不惜一切代价活捉北条上総介!”

  数百骑兵领命而出,他们拎着备用的套马索直朝北条军的数十骑马武士冲过去,在即将接战的前一瞬调转方向顺势跑出套马索,北条军的骑马武士慌忙举起太刀乱砍,可惜的是套马索实在太多,没几下就把他们的太刀也给套走,失去武器的骑马武士毫无悬念的被套住拽下马重重摔倒。

  北条纲成眼看着身边的勇士一个个被套马索拽下马来,心中的愤怒之情溢于言表,大喝一声:“吉良家的卑鄙之徒。连给予武士体面死去的机会都不给,你们愧对身为武士的尊严!你们这群可耻的武士。可敢与我纲成一骑讨!”

  “我喜欢一骑讨,让我朝信去吧!必定把他给生擒下来!”斋藤朝信连话都没说完就一马当先的冲出去,举着精钢铸造的大身枪喝道:“我斋藤下野守来也!早闻你地黄八幡的威名,就在此与我一战吧!”

  北条纲成大笑道:“正合吾意!临死前斩杀鬼斋藤也算对得起我纲成的一世威名了!”

  在源平时代一骑讨期间是一件十分光荣的事情,在一骑讨期间严禁任何人施加干扰和影响,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到镰仓后期一骑讨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进入战国时代一骑讨通常只是在特殊场合才会出现。

  比如这次北条纲成大战斋藤朝信的一骑讨,所用的武器不在是镰仓时代的竹弓而是他们手中的利器大身枪,当两人策马疾驰两枪碰撞擦起一道火花,战马逐渐卸下冲击力调转马头再来第二回合,每一个回合的碰撞都是在斗智斗勇,稍有不慎一方就有可能被一枪刺死。

  即使强如斋藤朝信也不敢在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面前托大,他有把握无伤刺死北条纲成却没把握无伤生擒他,这世上能在一骑讨之中生擒北条纲成的人还不存在,无论是斋藤朝信亦或是泷川时益都不能做到。

  两人僵持不下三十回合,以逸待劳又饱食一顿的斋藤朝信到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从上午对到这傍晚都没吃一粒米饭的北条纲成有些支撑不住,才三十回合就已经汗流浃背右手传来的一阵阵麻痹感觉提醒他,自己马上就要到达极限了。

  北条纲成忽然大笑道:“最后一回合定胜负如何!”

  斋藤朝信用余光瞥见上野家成冲他竖起大拇指,就高声回应道:“正有此意!”

  两人再次策马冲锋,北条纲成握着大身枪的胳膊轻轻颤抖着,心中苦涩的一笑知道自己还是没有坚持到最后,轻轻垂下枪刃放缓战马行进的速度,不用亲近他的人也知道北条纲成这是要放弃抵抗自杀的念头。

  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身后喊道:“叔叔!”

  “氏邦?”北条纲成一愣神刚想回头就看到斋藤朝信的大身枪冲他劈砍而来,他下意识的抬起大身枪抵挡被瞬间的巨力压来将长枪给弹飞,北条纲成叹道:“氏邦还活着没有被杀死,即使死掉也可以安心了!”

  就在北条纲成准备闭目等死的时候,斋藤朝信却收枪而立大笑道:“安房守殿安然无恙,上総介殿也就不必死了!上総介殿为何还不速速下马受降。以保住这七千北条军的性命?”

  北条氏邦被五花大绑捆住坐在马上。只能焦急的探着脑袋大叫道:“叔叔!你不能死啊!你死了父亲大人和兄长会伤心的!”

  “原来你们的打算是要生擒我呀!”北条纲成沉默片刻。整个人仿佛突然苍老许多:“我……愿降!”

  北条纲成战败被俘是影响武藏进程的一件大事,往小里说那是北武藏唯一拥有反抗力量的八千精锐被击溃俘虏,往大里说这就是武藏国最强的军事集团就此消失,对北条家尤其是武藏国中的北条家武士是个莫大的打击。

  但是在此之前,上杉辉虎决心先将这个消息掩藏起来,凭借着多年统兵的经验他很快发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于是做出一个事前没有想过的军事冒险,派出数路侦骑化妆成北条家的使番求救。企图用引蛇出洞的计策把武藏国中的剩余几路北条军击败。

  他这个大胆的冒险完全出乎北条家的预料,泷山城的北条氏照与岩槻城的北条氏规完全不知是诈,急忙带着本阵军势赶往田波目城求援北条纲成与北条氏邦,这么贸然的出兵自然遭到四散包围北武藏的吉良军阻击。

  北条氏照不过是个二十二岁的小青年,更年轻的北条氏规还是个十七岁的半大小子,看到杀气腾腾的柿崎景家与斋藤朝信就吓的两腿发软,身边的谱代家臣为了给两个小子争取逃跑的时间主动去挡刀,面对这两个越后无双大将的正面突击,确实不是两个毛头小伙能抵挡的,他们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