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骏府大崩坏(1/2)

加入书签

  今川氏真当天傍晚趁着夜色撤出骏府城,带着他的家眷亲族一门以及愿意追随的谱代众,还有今川义元为他打造的那三千精锐也随之逃走,至于庵原安房守忠胤只收拢五千残军紧随气候逃离骏府,城内的金银珠宝等贵重物品能带的全部带走,带不走的就掩藏起来期待有朝一日杀回来时能重新取出来,只是他这个梦想似乎有些遥不可及。

  骏府城破的当天,武田信玄果然依照宣传的那样下令三军乱捕,两万余虎贲憋着几年的邪火在这一刻释放出来,这可害苦期盼武田侵略军能善待他们的骏府町民,持续近半个月的乱捕让武田军干出许多畜生不如的事情,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简直比三光还要恶劣。

  这半个月的乱捕生生把这座屹立在东海道的明珠给摧毁,百分之七十的町並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抢红眼的武田家武士甚至连寺社古刹也不放过,许多美丽的庭院漂亮的敷屋在战火抢劫中被付之一炬,众多逃到寺院里避难的善男信女也没逃脱这些残暴武士的淫掠。

  当武田信玄意识到做的有些过火,急忙喝令这些疯狂的武士停止非法行为的时候,骏府国已经被洗劫成一座失去活力的死城,最鼎盛的八万町民残留的不到两万人,被烧毁的寺社建筑数不胜数,骏府城最辉煌的一页就在这场暴乱中被彻底终结。

  虽然武田信玄试图及时弥补这个错误,斩杀几百个犯下滔天罪恶或者民愤极大的武士,但是武田家在骏河的名声却受到不可避免的重大损失。原本投效的今川带路党主和派看到骏府城的惨景当场就恼了脸。他们看好武田家不假投靠过来也没错。可这些人是冲着利益而来不是让你武田家像群土匪似的抢劫掳掠一番拉倒。

  以朝比奈信置、冈部正纲为首的骏河武士背叛今川氏真有自己的理由,他们觉得这个家督无能不能保护自己的利益,当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的时候忠诚也就变的十分脆弱,迎接武田军进入骏河的本意是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到更大的损失。

  只是武田军进来做的事情实在让他们太失望,不说没有仁义之师秋毫无犯的半点迹象,就是简单的保住降服者的利益都做不到,差点把东海道的明珠骏府城付之一炬,这可不仅仅是骏河国的精华。更是今川氏两百年来辛苦开拓积累的果实,就这么被废掉了。

  有的时候人心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当武田信玄得知朝比奈信置等降将带着自家军势回到自己居城里,向他表明不在配合武田军接下来的任何军事行动,他便知道稍不留神的惯性举动又把今川家的降将给逼回到今川氏真那边。

  迫不得已他只能放下架势派出大量使者去联络这些降将试图做说服工作,只是效果远没有他预料的那么好,大部分骏河武士都对武田家报以戒备的态度,更有一些武士开始试着联络三河松平氏、相模北条氏,试图通过这两家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武田信玄立刻发觉势头有些不对劲,这个架势好像是要把武田家好不容易拧过来的局势重新摁回去。为此立刻聚集群臣在残破的骏府城内召开军议,会议上把一群心还野着的谱代家臣训斥一顿。大骂他们不长眼睛就知道抢劫,如今把人得罪的那么狠再劝回来又不知道要废多少力气,

  武田信繁揉揉酸涩的眼眶,疲倦的摇摇头说道:“主公说的十分有道理,我等甲斐国人常年在山里行动,接触的无非是彪悍勇猛的信浓、上野国人众,还从没碰到过像骏河国人这般孱弱的武士,闯入骏府就依照甲斐的惯例四处乱捕,给骏河国人造成很恶劣的印象,这对我武田家统治骏河是一件非常不利的事情啊!”

  内藤昌丰赞同道:“甲斐的一些规矩完全是陋习,比如乱捕和人狩应当逐渐减少与废除,毕竟我等的目标从性质类似的信浓国逐渐转向更富裕的东海道,臣下这一路在骏河国多方观察发现此地土地肥沃,文化发达,兼之骏府城是个风流人物荟萃的大城町,如以骏府城为中心发展我武田家新的城町中心也是非常好的选择。”

  武田家谱代众老实许多,彼此对视一眼不敢搭腔,但还是有不服气的年轻武士跳出来,甘利信康就被怂恿着叫嚷道:“俺们甲斐武士就是土有什么不好,就是俺们这帮土鳖武士打赢了有文化的骏河武士,要俺看还是土一点好!”

  迹部昌忠摇头笑道:“诶!不能这么说!土气不是我等武士的错,这是甲斐国地理位置构成的天然影响,我等武士应当怀着一颗渴望学习文化的心情,不能仿照旭日将军那样在京都横行作恶……”

  他的话只说道一半就不敢说下去,因为迹部昌忠发觉自己再说下去就是要把武田信玄比作木曾义仲的意图,吓得冷汗蹭的一下冒出来,木曾义仲个倒霉鬼能力出色可比拟日本的霸王,智商和权谋的低劣程度也雷同的很,在平安时代竟敢做出火烧京都的事情,确实可以称得上不长脑子。

  武田信玄的脸色很不好看,他知道迹部昌忠的意思表达之所在,无论是作为一名家督还是作为一个普通武士,所作出的任何行为都需要为相应的影响付出代价,武田信玄就意识到坚持甲斐国惯例是多么的愚蠢,不能入乡随俗就要等着被当地国人抵制,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在那个消息相对闭塞,远没有几十年后物欲横流的淳朴年代,乡民与地侍结为惣村集团以抱团自保,他们有几百年来形成的固有家族文化传统,每一国每一郡都有相应的神话传说以及各种风俗忌讳,骏河国是个文化相对昌盛的富裕领国。这里的情况就要比相对单纯的甲斐国复杂的多。

  这里有许多贯通东西行走关东与京畿的豪商大贾。还有学识丰富妙语连珠的文化人。以及耳目灵通见识广博的僧人,骏河国本身又承担着东海道连同关东的重要责任,境内的港口町並人烟稠密往来如梭,在这个文化鼎盛的领国里毁掉王座上最璀璨明珠,可以想象武田家所遭遇到的危机有多大。

  武田信玄无可遏制的感到忧虑,每打一地就要安抚国人众,这是家督的例行公事,如果放在几年前让他打入骏河国。绝对不会放任谱代家臣这么随意的乱捕来伤害民心,但是甲斐国的危急情势就是需要他立刻带兵打出骏河国,甚至于武田信玄这个家督之位都出现一丝动摇的迹象。

  万般无奈之下他决定拿自己的嫡子动手,用嫡子武田义信之死换来内部声音的再次统一,这也就意味着武田信玄对武田家谱代众的掌控力度在不断下降,当年还可以轻而易举的弄死板垣信方之子板垣信宪,现在让他再对谱代家臣团下手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在这种环境下,武田信玄就只有通过谱代家臣团的力量对武田两山体系施加压力,进而加强不断削弱中的家督权力,看起来他现在的情况还是非常不错的。可实际上若是掌控力如以前那样强大,就绝对不会出现一群谱代家臣乱捕废掉整个骏府城的事情。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武田信玄咧咧嘴,暗自想道:“骏河国人并不是只有本家一个武家可以选择,他可以向西选择三河松平氏、向右选择相模北条氏,还有更遥远的吉良氏,本家要面临的情势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妙啊!”

  ……

  七月初的盛夏正是最炎热的时候,此时关东的风雨稍歇恢复晴朗的天气,在这个碧空如洗的日子里,吉良义时带着近千骑马迴武士在关东举行盛大鹰狩,泷川时益、岛时胜、本庄繁长等年轻武士大显身手,一个上午猎到数百只猎物,随军的厨师顺势就支起烤架现场烤出来与众人分享。

  鹰狩是武士最热爱的户外运动之一,既可以联系弓马之术还能填饱肚子给自己打牙祭,吉良义时也很喜欢拖着一大群武士公开的杀生吃肉,可以体会到那种藐视这个时代风俗习惯的优越感,他也仅存那么点优越感以证明自己不是普通人。

  越后传来的最新消息,织田犬为吉良义时诞下一个健康的女儿,这是吉良义时的第四个亲生女儿,算上光姬明姬这对小姐妹就排在第六名,吉良义时大喜之下被这个小婴儿命名为幸姬,以庆祝南下关东取得一系列成功的的幸运象征。

  细川藤孝很羡慕吉良义时的多子多福,闲着没事就喜欢把话题往这方面靠拢,吉良义时知道他是着急自家夫人还没生出一个娃,就假意给他推荐牛鞭羊蛋之类的壮阳滋补品,不明就里的细川藤孝还吃大喝几次,据说一连几天晚上都睡不着觉,第二天盯着黑眼圈无精打采的颓废样子煞是好笑。

  自从雨季来临吉良军团那就再没有更激烈的军事行动,其目的是为镇抚武藏国人众处理越后迁徙的相关事宜,他这个家督一句话就把武藏国中十余万人口迁到越后,又从三十万人分批次迁入武藏国,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很松快的样子,可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简单。

  武藏国的农民当然不会情愿离开自己的故土,哪怕越后再美好那也不如自己的家里好,就好比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的一个道理,哪怕好话说尽好处给尽苦口婆心的劝说到喉咙沙哑,可这武藏国的农民仿佛就是坚决不走,这可把吉良家的奉行众给难的直挠头。

  上峰催的紧逼迫的奉行众使出各种怪招连蒙带骗总算弄走几万人,可剩下的就完全没辙,最后还是吉良义时看不过去,一拍板下令:“敬酒不吃吃罚酒,把所有人锁起来,编成长队押送送到越后!当然……该给的许诺不要少了,安抚工作切不可有丝毫轻忽大意。”

  就像洪武赶散对付农民那样,不走就强行把你们捆起来押走,好比看押犯人防止他们逃跑的严厉行为。农民想上个厕所都要解开绳索才能方便。这种笨办法是古人就发明的唯一动员方式。虽然粗暴无礼却又凸显出执政者的无奈之处。

  让武藏农民北上不容易,让越后的三十万农民那就更难,尤其是吉良家奉行众把目标对准近十年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