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三河菊一揆(1/2)

加入书签

  七月初从畿内传来的消息,石山本愿寺法主本愿寺显如作出积极回应,在吉良义时的大力支持下迅速发布法旨号令长岛一向宗东进,并密令三河三寺暗中挑动松平家臣团上门挑衅,借机制造松平家找茬在先的祸端。

  这场三河一向一揆的爆发的性质与历史上那场小规模动乱完全不同,并非松平家康脑袋一热打上门来惹下众怒,而是这只善于伪装的乌龟惹到不该惹的吉良义时,由他亲自出手精心策划并交由本愿寺显如执行的三河一向一揆。

  这场骚乱就在松平家康把大军云集在远江国境附近的时刻,三河三寺本证寺、上宫寺、胜鬘寺得到本愿寺显如的法旨暗自做积蓄准备,果然没用几天就有吉良忍者暗中策动一场闹剧,彻底拉开三河一向一揆的序幕。

  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名与主家发生矛盾动手杀人的年轻武士逃入本证寺内躲避,闻讯赶来的三河青山氏惣领家担任松平広忠首席奉行的青山忠门带头,率领一百名兵丁将本证寺团团围住强行索要案犯。

  这种内纷几乎每年都会发生,通常只要通融一番本证寺也会放人把案犯交给松平家处理,可是这次本证寺的态度却出奇的强硬的表示坚决不放人,还大剌剌的表示他们拥有守护使不入的特权,松平家无权查问寺内的任何人事甚至连寺领都不能踏入。

  青山忠门没想到自己会在本证寺碰到个硬钉子,被一通义正词严的教训有些别不过面子,当场就扬言只要不把案犯交出来。他们松平军就一直围住本证寺直到你教人为止。看似嚣张霸道的言辞其实也不算太过分。松平家武士还觉得这是你本证寺先破坏的默契。

  可是本证寺的一向宗信众可不这么看,此前出现类似的问题都是双方的高层走个形式在寺内悄悄把人扣住从后门交给松平家,表面上依然维持相对独立体面的形象,一向宗的信众并不知道所谓的守护使不入是个空壳子。

  面对松平家的强硬态度也不用本证寺空誓再费尽心思找茬发火,有现成的理由摆在他的面前可以使用,三河一向宗信众自发的聚集到本证寺周围对抗松平家的捕捉案犯的军势,摆出一副为捍卫领权不被侵犯坚决要护住这个杀人犯。

  青山忠门身为这次讨捕使其实也很着急,本来好端端的处理刑事案件不知怎么到本证寺这一环就卡壳不动。派出武士试图和本证寺空誓沟通都被撵回来,心里怨气冲天暗骂这三河一向宗简直无法无天,对方不退避自己身为讨捕使代表松平家的法度威严也不能后退,就这么僵持对峙近两个时辰仍然没有丝毫妥协的架势。

  在本证寺空誓的暗自煽动下,愤怒的一向宗信众与松平家的武士发生激烈的冲突,松平家武士顾忌着当地信众的影响力而不敢直接对抗,又考虑到松平家内多数武士都是一向宗信众,为首的几名武士就命令兵丁收束武力,只是象征性的推推搡搡一路向后撤退。

  本来这么闹下去也就不会生出太事端,可是本证寺空誓又怎么能错过这个天气良机。暗自煽动一些年轻冲动的信众围攻松平武士,他们拿起石块木棍叫嚷“南无阿弥陀佛”突然冲出来对着松平军一顿狂殴。缩在后面的和尚们立刻大喊一嗓子立刻让躁动的信众一拥而上,当场造成几名毫无防备的松平武士被围攻而死。

  人的盲从性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出来,许多信众根本不明白为何要围殴松平军,只是被动的喊着口号跟随队伍狠狠的殴打踩踏他们,那几个武士被一群人放倒殴打就再也没有爬起来,这下彻底激怒松平军的一众兵丁,松平家武士勃然大怒抽出太刀就对挑事的信众乱砍,这么一场血案就在推搡中骤然之间爆发。

  当场被砍死的无辜信众多达三十余人,随后重伤不治多大六十余人,轻伤过百人之多,若非青山忠门的即使制止恐怕死伤者还要再翻几倍,青山忠门似乎没料到他们会这么坚决的对抗松平家,急忙统治冈崎城的戍守军势前来救援,石川数正带着三百军势急忙赶来驱散越聚越多的本证寺信众。

  几经询问才弄清楚这其中的缘由,而此时双方的死仇已经悄然结下,石川数正没办法责怪青山忠门处时不慎,只能匆匆带着军势撤回冈崎城做紧急商议,就在当天晚上本证寺空誓就召集上宫寺、胜鬘寺的僧徒众商讨起事的相关事宜,三寺约定在七月十五日聚集信众举兵。

  郡司不入又名守护使不入,松平家康的父亲松平广忠亲自颁发给三河三寺的郡司不入特权,本意是稳定松平家对三河中部地方的支配权力,那时候的松平家还衰弱不堪必须要依附在今川家配下做个门下走狗,历史的条件不同使当时的权宜之计变成现在的毒瘤。

  随着松平家康的骤然崛起,使得松平家变强大越发的强硬的对待三河三寺,近年出台的法度似乎有削弱各寺社领地权力的苗头,在三河三寺本身看来这就是忘恩负义的表现,若不是他们三大寺院的支持,刚结束的西三河侵攻战里松平家没机会斗败大力排斥一向宗的三河吉良家。

  才刚统一三河国就对昔日的盟友动手,在三河三寺看来这是上屋抽梯过河拆桥的恶劣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本就对松平家康心存怨气的三河一向宗又得到本愿寺顕如的法旨,法主亲口告诉他们这背后有吉良义时的大力支持,让他们放心大胆的去做不用担心把事情搞的无法收拾,最好是能趁此机会把三河搞成“人间佛国”。

  本愿寺显如的小算盘恰掐就符合三河三寺的胃口,本证寺空誓本是八世法主莲如的庶孙,像他这样沾亲带故的庶族在宗家眼里大概是个屁都算不上的小喽啰。如果能趁此机会混成加贺一向宗那鼎盛的威势。本愿寺空誓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也就值了。

  在这道法旨的作用下。三河一向一揆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蜂起,随后长岛一向一揆众大约五千兵丁渡海而来,以支援三河一向宗对抗松平家康非幕府任命三河守护而妄行乱命,欲废除三河一向宗自治特权的名义发动进攻。

  西三河的原三河吉良家遗臣顺势离反,打着为吉良三河守报仇的旗号跟随一向一揆众蜂起,眨眼间碧海郡、额田郡、幡豆郡、宝饭郡的国人众过半闹腾起来,四面八方都是一向一揆的信众蜂起,三河一向一揆转而向更激烈的方向变化。

  刚赴任的西条城城主酒井正亲被蜂起的上万一揆众团团围住。此前完全没受到一向一揆异动的酒井正亲就被堵个正着,猝不及防之下被数千一向一揆众攻破城门杀入本丸,不得已之下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把疯狂的一向一揆军势给打退。

  此时松平家的武士才发觉一向一揆越发的难以理解,他们似乎正以某种不可想象的速度迅速膨胀着,迅速扫荡郡内所有松平家势力并一举攻陷本证寺旁边的数座城砦,松平清康的従弟现任藤井松平家的家督松平信一被撵出自家的居城狼狈而逃。

  酒井正亲也在围城的第三天被迫弃城而逃,转眼间碧海郡、幡豆郡完全落入一向一揆军的控制之中,坐镇前线的松平家康闻讯急忙调转军势回来平叛,这个时候一向一揆军势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松平家康所部的军势中许多大将陆续脱离主力离反。

  而且这股军势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聚集起来。团结在本证寺外宣布结为三河菊一揆并约定驱逐暴虐的松平家康恢复三河的安定,宣告这场动乱从原本的相对单纯的一向一揆变成有政治诉求的有意识反叛行动。

  桜井松平家的松平家次。大草松平家的松平昌久,石川数正亲父小川城城主石川康正,酒井家有力一门众酒井作右卫门重胜,原谱代家老酒井将监忠尚、夏目次郎左卫门吉信、榊原康政之舅大须贺五郎左卫门胤高、榊原康政之嫡兄榊原清政、内藤弥次右卫门清长、鸟居元忠胞弟鸟居忠広、蜂屋半之丞贞次、高木筑后守広正、酒井监物忠贤、久世三四郎広宣先后表明离反的坚定态度。

  由败给松平清康的西乡赖嗣之孙,大草松平家家督松平昌久担任菊一揆的旗头,松平昌久这一支原本名叫冈崎松平家,乃是冈崎城正儿八经的城主,后来被宗家安祥松平家夺取冈崎城而被迫迁徙到大草乡改成大草松平家。

  这一族就和桜井松平家一样,乃是天生有反骨恨死名为宗家的松平家康,因此当松平昌久看到松平家康陷入危机的时候,就义无反顾的站在三河三寺一方参与到菊一揆的创立过程里,并义无反顾的投入到造反的事业里,他的目的已经不仅仅是要夺取冈崎城,更希望进一步夺取总家的家柄成为三河的霸主。

  说这些武士是为信仰而战也好是为立场而战也罢,总之他们是坚定的脱离松平军的主力,使得松平家康的主力军势从五千之中迅速衰减到四千两百人,更可气的是本不属于三河三寺势力范围,以信仰曹洞宗为主的东三河国人众也在这个时候陆续脱离松平军。

  东三河的山家三方众,铃木氏、富永氏、渥美氏在内的众多东三河国人众迅速脱离松平家康的军势,让松平军的主力军势眨眼间锐减到不足三千人,而这仅剩的军势也面临士气衰减斗志全无的危险,松平家的武士门动摇了。

  冈崎城大广间里,松平家康望着稀稀疏疏的谱代家臣团,发觉依然有许多位置空着没有人坐下,哀叹自己的命运如崎岖的山路永没有平静的那一刻,自己的家业才刚看到有转好的迹象又惹来这一出,还迫使他放弃进取远江的打算,真可谓亏大了。

  扫视厅内低着脑袋默然不语的谱代家臣,松平家康苦笑道:“未曾想我三河国也能闹出菊一揆,我家康自问勤勉爱民待国中武家也算宽厚。只是为何会惹出这般灾劫降临在我松平家的头上呢?本家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呀!”

  “主公!让我平八郎率领三百军势讨伐这些反逆的菊一揆众吧!愿以性命担保绝对会马到功成!”本多忠胜的大嗓门辨识度非常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