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将军雄心减(1/2)

加入书签

  就在刚才似无意的瞥视里,就早已看穿近卫前久的心里盘算,这位义兄弟悄然间站在吉良义时一侧,表明自己身边的政治情势似乎在朝某个未知的方向发展,可是足利义辉还不能轻视怠慢近卫前久,因为这位义兄弟是他能牢牢抓住朝廷脉络的重要依仗,作为政治盟友更需要理念的契合而非对立。

  吉良义想取而代之做关东公方几乎变成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哪怕京都得到的消息再滞后几个月此刻也知道的差不多,从关东送来的零星情报就可以判断的出吉良家的战事非常激烈,尤其是事关关东归属的大战,通常都要绵延几年到十几年不等才能分出胜负。

  如享德之乱从享德三年1455年爆发直至文明十四年1483年前后历时整整十八年,间歇四年之后爆发的长享之乱从长享元年1487年爆发直到永正二年1505年结束又经历十八年,左一个十八年右一个十八年,这就是整整两代武士的青春华年浪费站无休止的战斗中,频繁的大乱也耗尽关东武士最后一丝忠诚和耐心。

  但是吉良义时的横空出世让一切变的不太一样,这充满奇迹的男子似乎拥有独特的魅力,总是能将一团乱麻的事物处理的井井有条,总是可以把贫瘠无用的土地经营的肥沃丰饶,他带来一次又一次胜利给许多人莫名的信心,好像在用行动对世人说:“看呐!我上総足利家又成功了!”

  近卫前久也知道让足利义辉完全信任是非常困难的,可有些事情即使明知道很困难也要硬着头皮去做。他的心里始终怀着对足利幕府的坚定支持以及对平定乱世的殷切期盼。足利义辉不能给他平定天下的未来。但吉良义时可以给这些而且正在付诸实施,这就是近卫前久选择支持吉良义时的重要原因。

  足利义辉的冷漠以对并没有击垮他的信心,近卫前久依然锲而不舍的开解道:“这是目下对幕府最好的机会,把握这个机会对幕府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至于义时是否会对将军家造成的威胁应当没有问题的吧!以义辉对他的影响力应当不用担心会有更多的变故。”

  “可惜的是余的嫡子还是死了……死的是那样的离奇,到底是谁才是幕后黑手呢?”足利义辉挑起眉头狐疑的打量着近卫前久,想从这位义兄弟的眼眸里看出哪怕一丝的歉疚与慌乱,可是这一切努力还是以失败告终。近卫前久自始至终都表现的问心无愧。

  近卫前久能够感受到足利义辉的猜忌和怀疑,他还清楚的知道这位至亲的义兄弟怀疑的不是别人,就是他另外一个义弟吉良义时在其中搞鬼,这个猜忌的心思或许早就已经深埋于足利义辉的脑海里,谁叫当初吉良义时非要画蛇添足加一句足利义辉的嫡系子孙,现在回想起来多少有点刻意做作的感觉。

  明知道足利义辉在猜忌他的另一个为义弟,近卫前久偏偏又没办法为其吉良义时做无罪辩护,只得饶着话题说道:“相信义辉一定可以猜到是三好家在作怪吧!三好长庆以及三好家的爪牙遍布畿内各国气焰嚣张。

  另外其配下水军在四国岛环濑户内海也拥有众多仆从,那出云阿国来历不明却能凭借来往采买日用品的奉行搭上二条御所这条线,想来也是处心积虑要对义辉下手了。而且这个时间要向前推三年,而三年前大概只有蛰伏着的三好家最有实力做到吧!”

  “说起来好像只有这么一个合理的可能性。但余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难道真的是余大惊小怪了吗?”足利义辉还是不太放心的样子,到不是他仍然对吉良义时的嫌疑产生质疑,前几年吉良家接连大战打个不停,不是跑到出羽就是跑到北陆四处扩张忙的不亦乐乎。

  要让他相信吉良义时掩藏这么深,还满肚子坏水的对自己正室夫人近卫贤子下手多半是不靠谱的,因为他想下手就绝度不是针对自己的弟子动手,或许会制造一个意外让他这个将军在生下嫡子前“意外身亡”,他相信吉良家一定有类似的办法对付自己,找一个出身不明来历不详的出云阿国跳一段舞混进二条御所的偶然性太高。

  用三年来执行计划更显得拖沓无聊,从这一点上再看就会觉得这确实不是吉良义时授意做的,吉良家使用谋略的时候往往更喜欢一环扣一环紧密的连接成一个体系,而不是盲目的对自己的夫人近卫贤子下手,这也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一件事。

  吉良义时和近卫前久的关系非常好,他本人也是个十分尊重女性的特别武士,还从没听说过他对任何一名女子做出过残暴恶毒的行为,近卫贤子与吉良义时早在他元服的乌帽子礼上就结识的,双方同为有些缘戚关联且又是支持幕府的一个阵营内公武两道的大贵族,关系到一直相处的很不错。

  近卫贤子代表自己的丈夫与义弟偶尔在御所里撞见也会简单的问候几句,在这个时代这就算的上相处融洽的典范的,比起动辄摔东西脾气暴躁发火时训人不留情的足利义辉,近卫贤子的身上集合美丽温柔和善等多种女性优点,全身充满知性美的奇女子到还真没听说过有人会对她充满怨恨,起码吉良义时不是这样的人。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近卫贤子与近卫家的犹女长尾虎姬是义姊妹关系,虎姬是吉良义时的正室夫人这无须赘言,近卫家最早与吉良义时定下姻亲的近卫绝姬,正是近卫前久与近卫贤子的嫡亲胞妹,到现在吉良义时还会在每年正月中秋寄一些书籍,绒衣毡帽手套和厚底毡靴作为礼物。

  吉良义时很细心的避免用兽皮制品破坏尊山秀性的三皈五戒,所以每次都是赠送绒织物毛织物作为礼品。而且每次赠送都是依照京都的裁缝量出的标准尺寸制作。绝对不给她随意送人留下机会。每次一送就的几十套。

  时日越久,来往光照院的贵族女子也渐渐知道这位年轻的院主就是炙手可热的吉良义时的昔日情人,渐渐的套近乎的人越来越多,虽然会打破尊山秀性清净自在的修行,但也让她渐渐明白昔日那个可爱的小男孩逐渐成为一个震惊天下的名将。

  而虎姬也十分喜欢网京都寄送一些小礼物,比如每年依照京都的祭典习俗按照时间从越后准时寄来好多礼物,小到一些纺线的小工具吉良义时发明的小玩具,手工缝制的婴儿衣衫。大到金银珠宝丝绸茶叶等各种高端产品都有馈赠。

  吉良义时夫妇通过这种从不间断的赠礼物方式,逐渐在京都的贵族圈子里形成一种共识,那就是吉良义时这个人非常好相处,待人真诚热情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可以被理解成冤大头式的蠢蛋,也可以被解读为慷慨大方仗义疏财,总之朝廷历来对吉良义时的态度都是很正面的。

  这几年足利义辉就时常从近卫贤子嘴里听到“夫人外交”这么个词汇,几次听的有些好奇想旁敲侧击一下,结果就被提高警惕的夫人给三言两语糊弄过去,无奈之下足利义辉也做起梁上君子的勾当。只不过他偷的不是钱财书籍而是自己夫人和虎姬之间的信笺。

  看过这些女人之间的信笺交流他才发觉自己的脑容量有点不够用,这书写方式简直比假名的用法还要非主流。基本都是一些假名各种倒桩叠加成为奇怪语序的书写成的私信,到有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