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可有还手力?(1/2)

加入书签

  内无依仗外无强援,依凭上万将士以坚城死守固然可以抵挡一时,从长久来看依城而守不过是困兽之斗自寻死路而已,小田原并非传说中无法攻破的无敌堡垒,城里有町民有武士的家眷那是他们为之守护和奋斗的东西,承载着无数家乡父老的殷切期望,拿本想本地町民的生命来作为筹码死撑下去的事情,北条家还真做不出来。

  明智如相模雄狮北条氏康,非常清楚潜伏在小田原城死寂之下的危机有多深,城内的一次又一次骚动说明足利义时的调略一刻没有放松过,他不需要猜测也知道自己的谱代家臣团里一定有人暗中里切叛离北条家,追究这个人到底是谁没有太大意义,反而会进一步动摇家臣团的信心。

  “本家到底该怎么办!父亲大人的意见是不是应该使用,难道就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吗?”北条氏政倚栏眺望雄伟的小田原城,往日里让他豪气干云充满无尽荣耀的城池,在此刻却像一个沉重的包袱压在他胸口都快喘不过气来。

  相模北条氏在在关东公方的面前是软弱的,北条家留在城内的军势已经不足一万三千人,切多数武士对强大的关东公方充满畏惧与迷茫,除非北条氏政出城打真田幸隆一个措手不及,以一万两千人击溃甚至全歼三万围城军,否则这劣势盘是翻过不来的。

  只可惜河越夜战只有这么一次,北条氏政的军略水平完全不足以支撑惊天大逆转,小田原城号称拥有数万军势吃三年也吃不完的粮草。这是个非常理想化的没有考虑实际粮草供应量的单纯算法。在小田原城里需要供应的粮食绝不仅仅有那一万余万守军。还有更重要的几万城下町町民也要吃饭,围城半年里水路运粮通道粮食已经吃掉近半,留给相模北条氏的时间不超过半年。

  小田原城封闭四门不出可以用粮食按量发放来维持短暂的稳定,但城下町的工坊商町接不到生意全部陷入停顿也是不争的事实,商屋没生意就只能关门歇业辞退町民,接不到工作的町民除了每天定点领受另一份口粮外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整日无所事事的町民们渐渐爱去酒屋与鲸屋寻欢作乐,用酒色麻痹渐渐僵硬的大脑。负面情绪普遍滋生,形成一股引发动荡的可怕力量。

  经济秩序崩坏贸易往来被迫中断,市场上物资匮乏缺少町民们需要的日用百货品,町民们自发组织的黑市里流通最多的就是北条家免费给予的陈粮,人们开始偷偷摸摸的以物易物,永乐钱在封闭的小田原城里失去身为货币的作用。

  北条氏的奉行官无法从城下町收到哪怕一文税收,还需要承担供应町民的巨大粮食供应压力,养着町民还需要承担各种指责和冷漠的对待,身为家督的北条氏政忽然觉得这个家督真难当,任由这种情势发展下去。长此以往会让小田原城陷入骚乱。

  有的时候人心向背有时只是一念之间,不可否认小田原城的町民们是拥护北条家的。他们愿意把子孙儿郎送到北条家配下做足轻说明北条家的人望还在,只是螳臂当车的事情不见得人人都爱干,即使一时间热血沸腾抱着膀子冲过去和足利义时拼命,随着日复一日的耐心和信心消磨也早已烧光那点沸腾的激情。

  冷静下来的年轻武士们,忽然发觉所深爱的小田原城忽然变成另一幅景象,城外的所有通道都被彻底封锁导致物资供应匮乏,少少的一些特殊渠道弄来的商品价格十倍于以往,这就导致货币短时间内迅速贬值并催生物价飞涨。

  九成九的商屋早已关门歇业人去屋空,百业凋敝迫使家乡父老失去工作只能窝在家里混日子,即使北条氏康早早的发现不对劲也无可奈何,他对经济原理的研究几近于空白,遇到这种问题大概只有减税免税召集商人众好言安抚这几条,可这无助于解决小田原城的危机,人心也就在这束手无策见悄然流失一空。

  “再这样下去,坚持不到秋收城内就要断粮了……”北条氏政暗恼的拍打围栏,过了会儿突然说道:“不对!即使坚持过秋收也收不到一粒粮食,不能尽快打破江户公方对小田原城的无限期封锁,即便撑到明年后年要早晚要开城降服,到那时就不会是这份城下之盟宽厚的条件了吧!父亲说的对,本家确实没有退路可言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关东公方的使者长野业固来到小田原城,他带来足利义时第一次劝降的口谕:“今度关东初定令幕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