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伊达的境遇(1/2)

加入书签

  时值九月,秋高气爽碧空如洗,奥州茫茫林海染上一层灿烂的金色,石卷平野上一望无际金灿灿的波浪随着轻柔的海风轻轻摇曳着,沉甸甸的稻穗预示着今年的收成值得期待,田间地头劳作的农民们望着即将成熟的稻米露出幸福的微笑。

  一支长长的队伍出现在原野上,领头的是腰胯太刀头带斗笠的武士,有的骑马有的步行加起来不下两千号人马,队伍里数十面竹雀纹旗印迎风飘舞,很显然这是奥州有力大名伊达的人马,领头的武士便是伊达辉宗。

  伊达家武士轻轻瞥过石卷平野上富饶的景象始终不发一语,南陆奥进入关东将军治下不过两年就有很大的起色,对于许多武士来说压力是非常沉重的,以自耕农围住的惣村制予以支持,依托挂靠关系免除税负的名主制在御连判众委派的奉行官手里被抖的七零八落,不管是挂靠着寺社领还是公卿领的名号一缕取消特权。

  传统惣村与名主结合的自治体系在逐渐崩溃消亡,奥州国人怀着彷徨与迷茫的心情迎接新时代的来临,而伊达家臣团所要面临的改变则要更多一些,白坂合战的损失不仅仅是南陆奥数个有力国人众崩溃降服,伊达稙宗的突然病死给伊达家以及他们的亲戚巨大的精神重创,哪怕是名义上不管事的总大将突然死去也是个不小影响,更何况伊达稙宗拥有非凡的威望影响。

  眼睁睁的看着外祖父病死在丸山城,相马盛胤发觉自己于情于理都没必要再站进伊达家的阵营里,毫不犹豫的背叛只是转瞬之间发生。南陆奥十几家有力国人不是里切变节就是笼城负隅顽抗。他们的纷乱行动并不能掩饰大势已去的结局。在奥州合战里伊达家败的血本无归。

  顽固的坚守米泽城没有改变任何结果,会津被上杉谦信三万大军团团围住猛攻两个月,攻的奥州一方霸主芦名盛氏信心崩溃几欲自杀,芦名氏一门众猪苗代盛国抛弃主家甘当带路党,积极的攻打主家为足利家立下汗马功劳,只可惜足利义时不太喜欢里切的武士。

  虽不至于对猪苗代盛国产生歧视态度,起码也不能让他们打成取代主家入嗣嫡流的如意算盘,经过外交僧朝山日乘苦口婆心的劝说。芦名盛氏最终下定决心打开黑川城降服,作为对抗关东将军的惩罚,被减封是理所应当的,关东就是这么一路减封下来,不服气大可以造反再来一次。

  还真就有人感到不服要造反,不过并非被上杉谦信警告的芦名盛氏,而是甘当带路党立下大功却只增封一万石知行领的猪苗代盛国,他觉得自己的父亲是芦名盛诠的幼子猪苗代盛清,自己论辈分还是芦名盛氏的叔叔,自己是非常有资格竞争家督之位的。

  可惜的是战国时代的武士可不流行论资排辈。论功劳他这个只管带路不负责打仗的叛徒能得到一万石封赏也算非常厚道的奖赏,许多大将打下会津也只是得到几百几千石的宛行增封。给猪苗代盛国安堵本领又增封一万石绝对不算差的待遇。

  贪心不足蛇吞象,总想一口吃成大胖子的武士活不长久,猪苗代盛国联络心怀不满的奥州国人再掀叛乱,被上杉谦信的派出一千军势就毫不留情的扑灭,当着越后之龙的面闹叛乱那绝对是老寿星上吊找死,这场叛乱终究以猪苗代盛国兵败自害划上句号。

  芦名家臣团吓的噤若寒蝉不敢有丝毫念想,芦名盛氏也是胆战心惊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连忙把自己的嫡子芦名盛兴送到江户城以表忠诚,把独子送到江户城做人质还是非常难受的,无奈形势比人强,他不做谱代家臣团也会逼着他去做。

  猪苗代氏覆灭给会津国人敲响警钟,堂堂芦名氏有力一门众的猪苗代氏瞬间崩塌,不但奖赏的一万石知行没收还要把领地被改易除封,表现出关东将军对叛乱者零容忍的心态,只要敢反叛不问过去有多少功绩都绝不轻娆。

  猪苗代家谱代众不是流配就是被打散重编入奥州军团,猪苗代盛国这一脉就只剩下孤儿寡母非常难堪,还是上杉谦信有些看不下去,着人将猪苗代盛国留下的孤儿寡母送到芦名家寄养,并准许其子成年时复兴猪苗代氏。

  芦名盛氏降服标志着奥州合战从相持阶段倒向足利军大优的局面,永禄七年整整一年的时间里,伊达氏都出在谨守米泽门户不敢出阵的尴尬境地,眼睁睁看着奥州的领地被上杉谦信横扫而过,一堆亲戚要么兵败被杀要么兵败降服,简直痛苦的要死。

  苦熬到永禄八年,足利义时率领三万大军出阵奥州,瞄准的第一目标就是米泽城的伊达辉宗,与此同时最上义光也从出羽国中发起进攻,还有上杉辉虎的两万本阵以及佐竹、宇都宫、那须等北关东一万军势在侧威胁,在大军作用下根本无须使者调略,就让置赐郡内国人纷纷离反。

  这还不是让伊达辉宗最难堪的经历,使伊达家饱受打击的是接连侍奉伊达稙宗、伊达晴宗、伊达辉宗三代老臣,谱代笔头家老中野宗时带着族人掀起叛乱,牧野久仲在米泽城被掀起叛乱一度攻入本丸威胁伊达辉宗的安全。

  幸好伊达辉宗的亲信大将鬼庭良直即使出现,率军从背后突袭牧野久仲的叛军并成功讨取他的首级,中野宗时见儿子事败被杀便逃回屋敷里切腹自杀,这场叛乱虽然是以虎头蛇尾的方式结束,可是其恶劣影响还是迅速波及到伊达家各个阶层。

  米泽城内渐渐传出各种谣言,诸如伊达辉宗被谱代家臣挟持,中野宗时、牧野久仲父子率军营救家督失败身死之类的荒诞谣言非常有市场,即便伊达辉宗走出天守阁在公众面前露面也无法阻止这种猜疑。町民们坚持认为伊达辉宗是被胁迫着不自然的表现。

  民心大乱引的军心不稳。许多武士开始怀疑谱代家老中是否有这么个掌控伊达辉宗的幕后黑手。年轻武士们一厢情愿的把伊达家对抗关东公方认作权臣的操控,奥州武家向来有臣服关东公方的传统,背叛关东对抗公方的不名誉行为终究是个坏名声,把罪过归咎于谱代权臣比较合适。

  伊达辉宗也是有苦说不出,总不能告诉町民们自己反抗关东公方是因为夺妻之恨,这种丑事只在中高级武士里作为禁忌悄然流传着,传播到底层町民的耳朵里终究很难堪,这会对伊达辉宗自己以及伊达家的名誉造成巨大的损失。

  苦苦坚守一个终究要失败的结果是愚蠢的。伊达辉宗明知道这很愚蠢依然执拗的坚持着,谱代家臣团清楚家督顽固坚持的所在,即使心里不赞同也无法提出反对意见,米泽城的局势就这么尴尬的僵持着一点点变坏,城下町的舆论越来越糟出现小规模骚动,武士与町民的肢体冲突日渐激烈,很是有点大打出手的架势。

  直到他的父亲伊达晴宗实在看不下去站出来,一通大骂才把偏执的伊达辉宗给骂醒过来,两父子促膝交谈整整一天恢复多年前父慈子孝的景象,伊达晴宗对他讲了许多身为家督和大将的处事道理。其中就提到已故的白河结城氏家督结城晴纲的遭遇。

  郑重的告诉他要学会识时务不可盲目逆势而行,该认怂就要老老实实的低头服软。当年结城晴纲就是被伊达晴宗抢了老婆,想找回场子又被伊达家的亲戚逮住胖揍一顿打的鼻青脸肿,不但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要割地认怂简直苦的要死。

  可这结城晴纲在认怂后混的越来越好,一路就这么熬过来还渐渐找回振兴家门的时机,成为联结芦名氏称雄南陆奥的有力国人领主,这从被揍到揍别人的身份变化的速度不要太快,若不是有关东公方这条过江龙突然杀出来在白坂合战讨取他的首级,结城晴纲的人生绝对称得上成功家督的标杆。

  伊达辉宗准确的了解父亲的意思,劝他要学结城晴纲做个缩头乌龟换来家业的延续,当年结城晴纲若是硬着头皮死磕伊达氏的一大群奥州亲戚,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失去领地逃到其他武家做浪人武士,运气差一点那就是切腹自杀让白河结城氏就此绝嗣。

  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自己不能逞一时英雄做伊达家的末代家督,他还没结婚也没有子嗣继承伊达氏宗祧,那么多亲戚理论上都拥有继承伊达家宗祧的机会,他不能让嫡流白白让给不知哪个武家的名头上,那只有开城降服一条路。

  伊达辉宗神情复杂的望着巍峨的熟悉的奥州镇守府,深吸一口气叹道:“本家的选择看起来还是没有错的,如今我有妻室有女儿家庭幸福,夫人怀着第一个孩子也即将出生,不用再为家业振兴领土扩张或者一门亲族的协调而苦恼,比以前幸福不知多少倍啊!”

  他这话多少有点自欺欺人,不扩张做臣下的滋味哪里比得上自己做主上来的爽快,不过最多也就是个心里不好受而已,领地被减封到只有置赐郡米泽附近十五万石也是勉强可以接受的,唯一的不爽大概就是头顶的主家是夺妻之人。

  伊达辉宗的正室夫人是足利义时亲自指定的,这女子的来头说出来可比前任婚约人最上义姬唬人的多,她就是今川义元的嫡女、武田义信的遗孀,带着一个小女孩改嫁伊达辉宗的今川岭松院,不是未经人事的黄毛丫头也不算个事,关键是来头大影响深对伊达家是个利好消息。

  战国时代的武士可没有处女情结,伊达辉宗反而非常感激足利义时的安排,在奥州国人看来这是关东公方器重伊达辉宗的表现,今川氏真逃到江户城当即就被提拔为御相伴众,其两个孀居的妹妹分别是武田义信的遗孀岭松院,以及吉良义安的遗孀今川鹤姬夫人。

  今川鹤姬夫人是关东公方的嫂子,早些年头就削发为尼法号如意院,带着三河吉良家一脉的遗孤万竹丸隐居在江户御所里。其身份尊贵地位超然以至于足利义时要以长姐侍奉之。在江户城坐镇期间会在一些茶会和歌会上邀请她出来参会。

  有今川鹤姬入道如意院的影响。她的同胞亲妹今川岭松院的地位也就更显得不同,在今川氏真带着今川家残部来到江户城,足利义时就盘算着把今川岭松院作为联姻手段加强奥州国人众的羁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