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晴季捡便宜(1/2)

加入书签

  山本道鬼满怀惋惜地说:“一场不起眼的骚动竟会引起这么大的变化!京都还是完全落入三好家的手里实在让人失望,公方殿下辛苦那么多年就想为幕府保住京都这最后一块乐土,未曾想竟会发生这种匪夷所思的变故,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呀!”

  今出川晴季非常尴尬,仔细算起来他是这场京都骚动的唯一受益者,三好长庆父子掩面受损不得已作出不要脸的恶劣行为,被口诛笔伐就差直接在三好长庆脑袋上写着“恶贼”,在三好义兴的脑袋上写着“混蛋”。

  相比之下足利义辉亏的更多,为名誉不受损害很干脆的把坚守十几年没有丢失的京都拱手让出,偏偏这三好家用的是一个看似很合理的由头出兵,速度快行动突然让京都武士完全没有料到变故来的那么快那么急,等到三好军经过鸟语口杀入右京的时候,一些武士才匆忙反应过来四处传递情报。

  当时坐镇坂本的山本时幸也没想到会来这一出,收到情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再点集军势时中尾城、伏见山城的防御体系已经初步构建完成,就算山本时幸有三头六臂也没办法拯救京都的危机,三好家提前一步获得先手,迫使山本时幸进攻只有强行突破一条路选择,近江国三面环敌唯一的准盟友六角义治废成那样,强行突破根本无法保证北近江新得领地的安全。

  最后这场骚动是以各方沉默虎头蛇尾作为结局,足利义辉为自己一时之气付出惨痛的代价,而三好长庆也因此荣膺永禄年间第一奸臣的殊荣。成功的超过天文年间第一奸臣的斋藤道三。其名声之差得到畿内乃至天下的普遍认可。

  这场闹剧无论对足利义辉还是三好长庆都是得不偿失的。前者损失所剩不多的利益,后者损失所剩无几的名誉,上総足利家失去干涉京都的重要通道,伏见山城的位置卡在宇治川流域的核心地区,对坂本来说军事威胁的意思就更大一些也算受到损失。

  唯一获益的就是碰到天上掉馅饼好事的今出川晴季,稀里糊涂的就收获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去年足利诗姬去年还给他生下嫡女敦子,并很快就和足利义时的嫡三子宝王丸订下婚约。这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不要太爽。

  ……

  江户御所有内廷与外殿之分,形制有点类似京都的大内里,内廷与外殿之间不但有高墙塔楼相隔,还特意把内廷的土地层层垫高形成阶梯式的台地,不但可以有效的方式雨季来临时的雨水郁积,还具有防止窥伺以及一定的军事作用。

  秋收过去又到节分祭的时节,因为足利义时不在江户所以今年的三次节分祭办的都不怎么热闹,传统的游街洒豆子驱鬼活动远不如江户城内的几项运动吸引人,要说最受欢迎的运动那肯定是贫民化的蹴鞠。

  公卿玩的蹴鞠是造型别致的绣球,玩耍的时候像踢毽子之类的娱乐活动。最多也就是玩个花哨动作,贫民玩的蹴鞠就是兽皮做内胆两层缝制并冲气。有些造型类似橄榄型有些则是不规则类圆形的皮球,玩的不是花哨的技术动作而是像脱缰野马似的撒疯乱跑和野蛮的冲撞。

  足利珍王丸不太喜欢这种野蛮的运动,他的几个弟弟到是特别喜欢,尤其虎千代像个疯小子冲进一堆小屁孩的队伍里横冲直撞,反正虎千代冲进去也不是为纯粹踢球,就是想撞开人群然后用上吃奶得劲把球踢出去,进不进球得看老天给不给面子。

  比起几个弟弟的运动习惯,足利珍王丸更喜欢骑马射箭还有练习剑道,他的兵法师是鹿岛剑圣范塚原卜伝,这位老剑圣的精力早已大不如前,自从离开京都返家以来就一直隐居在鹿岛神宫足不出户,只是随着关东大变诸路关东国人降服以来,塚原卜伝也不可避免的牵扯进来。

  塚原氏就是南常陆三十三馆之一,这一族的宗家鹿岛氏就是大掾党成员之一,塚原卜伝作为坂东平氏一族的分支家督,很自然的就被编入坂东八平氏体系内,被足利义时下诏请出来担任足利珍王丸的师范。

  足利珍王丸每天的修业课程非常多,从上午的文化课修业弓马箭术修业,到下午继续文化修业以及剑术修业,每天忙完当天的修习课程就已经是傍晚,每天傍晚到晚饭有一个时辰的业余时间可供支配,今天他就恰好遇到南光坊天海当即把他拦下来。

  “天海大师请留步,我有一问要请教不知天海大师可有时间。”

  南光坊天海笑着点点头,然后对他表示可以到附近的凉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