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枭雄最期(1/2)

加入书签

  “儿郎们,跟着我的旗印冲锋!”三好义贤一马当先冲在队列的最前面,这一刻他目光坚定无所畏惧,这一刻他气势如虹一往无前,马迴众被家督的气势感染,慨然应诺紧追而上,几十骑武士迎着森森刀光勇敢的迎上去。

  “让你尝尝早合的滋味吧!”根来众坊官往来右京冷笑一声,当即喝令道:“瞄准前方敌将,发射!”

  前排僧兵举起铁炮喷出金黄色的火光和腾起的白色硝烟,三好义贤似是没想到铁炮队的上弹速度会这么快,惊愕的看着一枚铅弹击穿大铠没入他的胸口从背后钻出,巨大的痛楚让他当场失去平衡从疾驰的战马上重重摔下来。

  护持在左右的小姓急忙翻身下马扶起他,根来众见其惨状也收起武器默念佛号,三好义贤捂着胸口殷虹的鲜血自知命不久矣,便推开小姓吟唱着辞世歌:“枯草沾染的霜雪在晨光中消散,吾命之所归终究难逃因果报应。”

  如此反复三遍余韵久久不绝,于是便抽出太刀眼含热泪切腹自害,三好义贤所宠爱的小姓近侍悉数跪坐于主君身侧切腹殉死,三好义贤的马迴众在这一轮齐射里死的只剩下三十余人,在主君切腹之后有的选择下马殉死,有的则主动冲进薙刀僧兵的阵中被乱刀砍杀而死,贝吹山上千余只雀鸟似乎为其悲伤所动,围绕在山顶盘旋哀叫令见闻者无不扼腕叹息,一代名将就此陨落。

  畠山高政得知根来众弄死三好义贤吓的浑身一颤,生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不是大笑而是逃跑。他可不是十几年前那个智商不够脑袋有坑的笨蛋。耳濡目染的熏陶起码也知道三好长庆对一门众的几个弟弟有多看重。十几年前十河一存之死让三好长庆盯着足利义时穷追猛打好几年,要不是关东公方本事超凡还真就被打趴下。

  这次死掉的三好义贤比十河一存的分量还重,畠山高政掰着手指计算半天觉得自己这次凶多吉少,他决定对外宣布谁惹的事谁来承担责任,根来众弄死三好义贤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满心欢喜的以为这下可没人能找他他错了。

  他就没想到根来众比他还要聪明,起码从硬件搭配来看还是根来众的大脑运行速度更快,根来众根本就没等他听完消息的抉择。在通知畠山高政弄死三好义贤的同时宣布自己是雇佣军听从雇主的命令行事。

  现在合战打完就先回根来寺休整去了,紧接着河内国人人纷纷表示主将吃坏肚子心情不好先回去休整一下,游佐信教想起他父亲的忌辰快到了要回家祭奠亡父,也不管他爹的忌辰根本不是这个月,安见宗房跑慢一步被畠山高政给拽住,死活都要他想的办法对抗三好家,两个倒霉鬼缩在高屋城一想就是几个月闭门不出。

  几个月后的永禄七年二月初,愤怒的三好长庆带着五万大军围住高屋城发誓要弄死他,当即宣布募集三好军团五万军势以及三好长庆的本阵共计六万之众,麾下大将分别为三好义兴、安宅冬康、三好长逸、三好康长、三好政康、松永久秀、内藤宗胜以及十河家年轻的家督十河存保。

  畠山高政琢磨半天觉得自己反正就这样了。到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彻底撕破脸和三好家干一场,于是一边躲在高屋城里和他玩起鸿雁传书。一边散尽家财募集军势对抗三好军,人家玩鸿雁传书多是用在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畠山高政这鸿雁传书档次比较高,写信给三好长庆对骂一整个冬天,这气魄果然不愧是畠山高政勇猛无比。

  能惹不能抗,就他那笨嘴拙舌的言辞根本不是三好长庆犀利言辞的对手,几封信隔空对拼几计就把畠山高政骂了个狗血淋头,畠山高政实说这事不是他干的,却被三好长庆看作是“推卸责任”糊弄自己,越发坚定必须要彻底废掉这个家伙。

  兔子急了还咬人,畠山高政急了比兔子更厉害,拿着山本时幸及时送来的五万贯文特别军费四处招兵买马,还别说这个二货家督还真有两把刷子,就这局面依然能让他从河内国、大和国、纪伊国拉起四万大军,包括跑路摔锅坑自己的根来众以及一向宗势力的雇佣军杂贺众。

  这四万大军里竟然拥有四千余挺铁炮,平均十个人就有一挺的夸张持有,率突出一个有钱没处花砸铁炮吓死三好家,其实三好家手里也一点不缺铁炮,十几年前开始玩铁炮更一度装备两千挺铁炮吓坏不少畿内武家,现如今铁炮的持有量没有太多增长,三好长庆并不打算用铁炮和畠山军玩对射。

  双方从二月出阵与教兴寺对峙,整整三个月啥都没做就在对峙和对骂中渡过,得到骂战经验丰富的杂贺众支持,畠山高政顿时觉得自己实力翻番不用害怕嚣张的三好长庆,于是就不停的作死发出挑衅,不服就来教兴寺干翻我,谁怂谁不是好汉。

  别看畠山高政上窜下跳好似很主动的样子,其实这场合战是三好长庆过来找场子复仇,畠山军是被动应战而不是主动求战,三好长庆耐心的寻找发动进攻的最佳时机,就卡在五月初畠山军从最初的兴奋期进入漫长疲惫期的积累极限发动进攻。

  三好长庆很不厚道的选择夜袭战,而且还是赶在五月梅雨季节来临,一个漆黑的雨夜里二更造饭三更出兵,每个足轻都要携带几分便当作为临时补给,在拂晓前三好政康所部对教兴寺外的畠山军先阵纪伊国人众驻扎的周参见、玉置、野长濑等地方发动进攻,幸好安见宗房所部援军赶来经过短暂交锋,双方先阵作出暂时后退的决断。

  在黎明时分,三好长逸、池田长正、伊丹亲兴、松山新助所部沿着饭盛山侧迂回包抄。汤川直光所部汤川军。土桥种兴所部杂贺众主动迎击。接着双方不断的投入援军支撑前线的激斗,安宅冬康、三好康長、三好盛政对抗大和国人众及筒井家所部,十河存保所部讚岐国人众对抗河内国人众安见宗房、甲斐庄正治、恩智亲继。

  战斗从半夜一直打到午后,畠山军是又累又饿还要左支右挡抵抗三好军的猛攻,倒霉的天气还变化个不停,一会儿小雨一会儿阴天过一会儿又是狂风骤雨,从武士到足轻淋成个落汤鸡,害怕雨水和潮湿天气的铁炮压根就没拿出来。

  到此刻畠山军才意识到自己着了道。三好家故意对峙三个月就是要等待雨季的最佳时机,三好长庆早就想好要选择大雨滂沱的时候发起袭击,这个日期到底是今天还是明天都无所谓,只要是下雨天的夜里就是三好军出动的最佳时机,雨水使畠山军的四千挺铁炮排不上用场,失去可以依仗的一大利器,纯粹拼士气斗志指挥还是常年作战协调一致的三好军更占优势。

  三好家还在继续增兵,坚持要将添油战术进行到底,篠原长房以下原三好义贤残部投入战场,松永久秀以下被拉拢的部分大和国人众投入战场。三好义兴所部摄津国人众投入战场,畠山高政所能派出的就是堀内氏虎所部。援军是三打一还怎么打下去?

  畠山军请求援军支援,可这个时候畠山高政连一根鸟毛都没有,两千旗本谱代众不敢派也不舍得派,三好长庆率领的一万本阵不动他也不敢动,他就不知道自己没的退路而三好长庆是好整以暇的,顽固的认为大将要么都不动谁要先动就是认怂,于是根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