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永禄大逆三(1/2)

加入书签

  “咚……咚……”

  足利义辉眺望御所外围旌旗招展擂鼓阵阵,知晓这是三好军杀入二之丸撞门的声音,奉公众连一道大手门都坚持不住,继续顶着剩下的几道城门也没有太大意义,不如趁机用巨木乱石封堵几道城门,争取能对三好军造成片刻的阻滞。

  残存的幕府奉公众,不顾身体伤势的痛苦,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苦苦哀求着,期望着幕府公方能够收回成命,却不想足利义辉坚决的摇头说道:“余的心意已定,诸君不必复言!”

  就在御所内哀鸿遍野的时刻,御所的一个隐蔽的角落里闪过一道黑影消失在原地,不一会儿那道黑影极速奔驰着返回东北方向角落里的御台所阁,在经过院外空地的时候,看到一地的三好军死尸没有丝毫意外,脚步不停的走进庭院里。

  那名黑衣忍者躬身道:“我等用秘术暂时清空附近的三好家乱捕之军势,最多一刻钟三好军就会发现异常情况,请速速离开!”

  服部保长皱眉说道:“前方的情况怎么说?”

  “公方殿下与庆寿院在常御所内坚守,上泉伊势守也在其中,公方殿下宣布死战到底的决断,相信很快就会得出结果。”

  服部保长转过身对近卫贤子说道:“现在是申时末,太阳快要落山了,足利义秋向朝廷宣布今天就要见分晓,他不能食言而肥在朝廷和京都二十万人的面前丢脸,三好军一定等不及了,将军殿下决心为荣誉而死。御台所殿却不能死。也不能留在这里等待囚禁幽闭的日子!”

  近卫贤子爱怜的抚摸着女儿们的小脸蛋。轻声说道:“妾身要留在这里陪着殿下,把两个孩子托付给石见守殿也是一样的……”

  服部保长坚定地说道:“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御台所殿留在这里不会给局势带来任何有益之处,更有可能让将军殿下蒙受不白之冤!”

  两个小女孩紧张大半日连午饭都没敢吃,放松下来没一会儿精神疲惫,依在母亲的怀抱里安心的睡下,近卫贤子搂着孩子轻声说道:“此话怎讲?”

  服部保长竭力规劝道:“御台所殿不但要照顾两位可爱的公主殿下,保住足利家的血脉传承,更需要继承将军殿下的志向。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带出二条御所,让天下人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足利义秋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抹黑将军殿下,以达成自己篡位的正统性。

  御台所殿留在这里非常危险,极有可能被幽闭甚至遭遇不可测的折辱,而两位公主殿下的生活也会非常的凄惨,最重要的是今日今时遭遇的真相,将会被足利义秋轻轻掩盖,将军殿下即使死掉也会蒙受不白之冤的!”

  “石见守殿是在说笑吗?这可并不好笑啊!”近卫贤子被吓的脸色一白,女人最怕的就是战后被俘遭受折辱甚至更悲惨的境遇。捂着胸口紧张地说道:“以妾身御台所的身份,那群四国武士也敢折辱妾身吗?”

  “四国三好家的残暴荒淫和无耻是非常出名的。三好実休与冈本小少将就是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啊!”服部保长暗道一声抱歉,只好用危言耸听外加抹黑三好家的手段,把近卫贤子给农骗出二条御所。

  冈本小少将的艳名远播四国,随着三好义贤频繁携带夫人进出京都而传播到畿内,此女本是阿波冈本氏一族,父亲是板野郡西条东城城主冈本美作守入道牧西,嫁给阿波守护细川持隆作为侧室,并诞下细川持隆的嫡子细川真之。

  天文末年,三好义贤在见性寺内杀害了名义上的主公细川持隆,并拥立其子细川真之作为傀儡,引起岳父久米义广、佐野丹波守为首的阿波细川家被官集体反抗,于是他就在枪场合战里干掉自己的岳父久米义广,并与久米夫人离缘。

  随后就迎娶这位冈本小少将,在婚后的两年里接连剩下三好长治、十河存保两个男孩,自从三好义贤身死久米田之战,又被三好义贤的谱代家老篠原自遁霸占娶为妻子,并随后生下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这个苦命女人的命运恰恰印证红颜薄命的真理。

  当她听完冈本小少将的遭遇简直羞愤欲死,实在不敢想象自己落入四国武士的手里会遭受多么大的折辱,堂堂征夷大将军的御台所被野蛮的卑贱的四国武士霸占,那景象简直不敢想象,她一定会先一步自杀的。

  服部保长知道这么抹黑四国武士很不地道,在心里默念几句抱歉便继续恐吓道:“根据在下的情报,这三好三人众性格卑劣没有一个好人,三好长逸是个老色鬼,三好政康是个无女不欢的恶徒,岩成友通是个喜好寡妇的伪君子,松永久通也是好色如命,内藤宗胜则喜好男风,传闻与他的侄子松永久通暗通款曲……”

  “不要再说了……”近卫贤子捂着耳朵精神混乱地说道:“不要再说了!妾身这就离开二条御所!不要再说了……”

  ……

  距离二条御所核心区域只有一百多米院的三之丸前,搭建起临时的阵幕作为联军攻击的指挥所,足利义秋意气风发的坐在阵幕里挥斥方遒,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出阵,心底里难免有那么点小激动,坐在阵幕里对几位大将炫耀自己的军略知识,诸如逢林莫入之类的小技巧描述的天花乱坠,还不停的展示这些年研读明国兵法的心得。

  三好三人众才发觉,这位未来的将军还有个好大喜功的习惯,一个三十岁才坐在阵幕里完成人生初阵的武士,在久经沙场的大将面前吹嘘自己多么懂行,可想而知这三好家的武士是以一种怎样的复杂心情看待他。

  足利义秋说话还不能不听,万一点他们的名字来个击鼓传花各自讲述经历。装作没听清岂不是要打足利义秋的脸面。只能在这么个没有亲手杀过一个敌人。甚至没见过敌人长什么样子的“新嫩”武士面前装傻冲愣。

  松永久秀一脸欣然听着足利义秋的讲述,每当他自以为讲到最精彩的地方开始卖关子的时候,还会努力的装作好奇探寻的样子,待足利义秋主动揭开谜底还能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惊讶,并激动的鼓掌叫好,真是一位优秀的演员。

  三好政康心里腻歪的要死还偏偏不能发作,用眼神不停的扫视三好长逸,主动凑过去轻声说道:“松永弹正也太热心点了吧?看他那样子要不是自己年老色衰又没有女儿。恐怕早就主动献身侍奉了吧!”

  三好长逸若有所思道:“松永弹正这是想借机跳船啊!”

  “怎么说?”

  三好长逸摇摇头,吩咐道:“待会儿攻陷御所的时候,一定要盯紧殿下,绝不能让松永弹正得逞!”

  这下三好政康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刚要勃然作色便被三好长逸给拉住,耳语几句立刻收起愤怒的表情大喜过望,站起来高声说道:“公方殿下,一定不知道松永弹正殿也是位久经战阵的大将吧!大和一国就是松永弹正殿攻略的,这位就是我武家五百年来第一位大和守护,不但善于统兵打仗还极善内政治理。有点石成金的卓越手段!”

  足利义秋好奇道:“噢?还有此事?”

  松永久秀连忙说道:“臣下只是侥幸遇到聚光院殿下的垂青,在三好家众多武士尤其是在座的几位大将的积极配合下。才艰难的

章节目录